• <var id="dwqt5"></var>
  • <input id="dwqt5"><rt id="dwqt5"></rt></input>

        <input id="dwqt5"><output id="dwqt5"></output></input>
      1. 河北十一选五河北十一选五官网河北十一选五网址河北十一选五注册河北十一选五app河北十一选五平台河北十一选五邀请码河北十一选五网登录河北十一选五开户河北十一选五手机版河北十一选五app下载河北十一选五ios河北十一选五可靠吗

        兩世歡

        8.9
        該劇講述了因仇恨不能相守的一對青梅竹馬,各換一重身份,攜手連破大案,共保一方太平的故事。
        打包價格:
        劇集列表 更新至 36 / 共36集)
        由于版權原因,部分劇集暫時無法觀看,請持續關注更新~~感謝使用愛奇藝!

        分集劇情

        • 雍帝妃子景氏回昭州省親途中遇刺早產,生下景辭后逝去。侍婢知夏斷定是原夫人派的刺客,盜來原夫人之女,欲殺之為主報仇。年幼的景辭不顧知夏和義父昭王的反對,將女嬰救下,取名風眠晚,留在自己身邊長大。十八年后,景辭長大成人,文武雙全,成為昭王得力臂助。群臣建議昭王與紀國聯姻以求自保,景辭一句道破天機,雍國不會就此罷休。風眠晚在景辭身邊長大,學了一身好武藝,但不通烹飪。她學著給景辭燉湯,卻笨拙地弄傷了自己,景辭心疼又好笑地為她裹傷。因景辭處處維護,雖有知夏姑姑的苛責,風眠晚過得幸福知足。

        • 風眠晚為景辭做了一個丑丑的荷包,因手藝笨拙,繡得鴛鴦像小黃鴨。景辭看到荷包,明了眠晚心意,喜悅地收起。紀國使臣李源在筵席上求娶風眠晚,景辭拒絕,昭王卻應允下來。眠晚得知,大驚,擔心自己會被嫁往紀國,前去找李源,希望李源收回成命,李源卻說他是真心求娶。知夏姑姑希望景辭能娶王則竹,并提醒景辭,風眠晚是仇人之女,不可對她動心。風眠晚無意聽在耳中,震驚,前去翻尋當年景妃遇害的資料。昭王得知,擔憂。他以為是景辭在查雍國往年之事,有心返回雍國。

        查看全部劇集詳情
        • 雍帝妃子景氏回昭州省親途中遇刺早產,生下景辭后逝去。侍婢知夏斷定是原夫人派的刺客,盜來原夫人之女,欲殺之為主報仇。年幼的景辭不顧知夏和義父昭王的反對,將女嬰救下,取名風眠晚,留在自己身邊長大。十八年后,景辭長大成人,文武雙全,成為昭王得力臂助。群臣建議昭王與紀國聯姻以求自保,景辭一句道破天機,雍國不會就此罷休。風眠晚在景辭身邊長大,學了一身好武藝,但不通烹飪。她學著給景辭燉湯,卻笨拙地弄傷了自己,景辭心疼又好笑地為她裹傷。因景辭處處維護,雖有知夏姑姑的苛責,風眠晚過得幸福知足。

        • 風眠晚為景辭做了一個丑丑的荷包,因手藝笨拙,繡得鴛鴦像小黃鴨。景辭看到荷包,明了眠晚心意,喜悅地收起。紀國使臣李源在筵席上求娶風眠晚,景辭拒絕,昭王卻應允下來。眠晚得知,大驚,擔心自己會被嫁往紀國,前去找李源,希望李源收回成命,李源卻說他是真心求娶。知夏姑姑希望景辭能娶王則竹,并提醒景辭,風眠晚是仇人之女,不可對她動心。風眠晚無意聽在耳中,震驚,前去翻尋當年景妃遇害的資料。昭王得知,擔憂。他以為是景辭在查雍國往年之事,有心返回雍國。

        • 原清離按原計劃離開了雍國;景辭送親,也已將風眠晚送親至遠方的驛館。風眠晚請景辭飲酒,說起這些年自己所受的委屈,不甘于受人擺布。景辭想解釋,卻中迷藥暈了過去。景辭在荒野中醒來,模糊中看到和風眠晚衣著一樣的女子走來,挑斷了他的腳筋。景辭被群狼圍困,重傷無力自保,左言希及時出現,將他救下。風眠晚夜間驚醒,發現驛館起火,正要離開,蒙面人出現將她帶走。眾人救火之際,侍女雁蓉尋找著風眠晚。風眠晚忽然出現在她后,神情卻像換了一個人。

        • 男裝的風眠晚帶小鹿宿于破廟,獵鷹來找主人,鬧出不小動靜,讓她們虛驚一場。風眠晚覺得獵鷹眼熟,決定收養它,并取名小壞。雍帝封景辭為端侯,讓他在京中養病,不讓眾皇子驚擾。眾皇子因此諸多猜測,甚至有人盯上養傷的景辭,派刺客喬裝成太監前去刺殺。景辭發現太監手上戴著來自沁河的芙蓉石,決定隔些日子前往沁河。風眠晚在茶棚里歇腳,無意救下了沁河知縣李斐。因行囊被盜,風眠晚便在李斐的邀請下前往沁河縣衙,化名阿原,成為沁河縣的一名捕快。阿原很快因抓賊小有名氣,在沁河過得如魚得水,還和慈心庵的妙貞師太有了交往。

        • 李斐前來查案,得知妙貞竟是雍帝的胞姐,升寧長公主,只得先將阿原收監。獄中,小鹿擔憂沁河無人能為阿原洗脫冤屈,這時李斐帶來景辭,介紹說是新來的縣尉景知晚,會負責查明長公主的案情。阿原回憶起她見長公主前,曾將破塵劍留在了精舍外。她為再次相遇而開心,景辭卻不假辭色。景辭隨李斐驗尸后推斷,長公主死后,現場出現第三人,摘去了長公主的右手小指。李斐擔心總查不出兇手,擔待不起,景辭表明他會擔待。雍帝召見亳王,亳王以為自己端侯府找岔的事發作,誰知雍帝只是安排他去興修水利。

        • 阿原遇到在花月樓喝醉的慕北湮,將他推倒后逃開。慕北湮認出偶遇的這人竟是他的未婚妻原清離。景辭聽說阿原越獄,前去尋找阿原。遠方的昭王感嘆養父不如親父,派人將景妃遺留的玉佩送給景辭,好讓他留個念想。阿原逃到當日遇到李斐的草棚,仔細思索后決定回去查明真兇,以還死者安寧,并自證清白。她們返回長公主遇害現場,景辭已等在那里,帶她一起繼續探查案發現場。景辭身體不適,阿原不由關懷。小鹿跌落山坡,二人找過去,發現坡下有高手練過箭,頓時猜到案情關鍵。

        • 阿原覺得案件還有疑點,跟景辭提起長公主曾托她帶信到江北大營之事。景辭怕阿原卷入危險,讓她手別伸得太長。趙巖前去找景辭認親。原來,趙巖的母親是景妃之姐,二人乃是表兄弟。景辭告訴趙巖,長公主案還有未解之疑點。慕北湮納悶“原清離”為何不認自己,趙巖提起自己曾在昭國遇到和原清離一模一樣的侍女,覺得她們只是面貌相同。他還提醒慕北湮,景辭身份尊貴,不能得罪。阿原讓小鹿去花月樓買了補湯,前去討好景辭。這時刺客來襲,二人出門迎敵,阿原意外發現景辭對自己的招式十分熟悉。刺客逃去,阿原讓獵鷹小壞追人。獄中消息傳來,止戈被殺,并被摘去小指。同時,左言希也在為雍帝辦事,并摘取背叛者的小指為憑證。

        • 長駙馬正在辦長公主的喪事,有神秘人拜訪,帶來了昭王的口訊。阿原打聽景辭有否親事,景辭走近,承認心中惦念一人,阿原以為景辭要親自己,誰知景辭只是放好她頭頂的書卷。阿原大窘。李斐回來說起慕北湮的身份,覺得慕北湮對阿原有所企圖,讓阿原小心。景辭聽說阿原要帶他去恕心醫館治病,答應,阿原以為景辭領受自己心意,開心不已。恕心醫館前,拿到號的人排得滿滿的,但藥童直接將二人領入內院。阿原以為是自己的面子大,十分得意地跟景辭吹噓自己在沁河多么有名。等進了內院,阿原才發現左言希和景辭是舊識,根本沒把她放在眼里。

        • 左言希發現鄴王宿醉,留在別院中,慕北湮獨自去了花月樓,不放心,叫人去打聽慕北湮的下落。花月樓中,小玉于密閉房間遇害,眾人同去查案,意外發現慕北湮大醉后沉睡于內室,嫌疑最大。景辭命人將慕北湮帶回衙門,慕北湮叫冤不已。查案時,阿原發現小玉也同樣少掉小指。小玉房間的窗簾布料,恰跟小壞追刺客時帶回的碎布一樣。賀王聽說慕北湮被抓,大鬧縣衙,反要治李斐的罪。景辭、阿原據理力爭,說服賀王將慕北湮留在縣衙,候查明真相后再放他離開。景辭、阿原檢查小玉尸體,發現她口中有一掛件鈴鐺,穩婆也回稟小玉已懷有身孕。衙差小柱子回稟,昨夜曾去花月樓,聽到小玉向慕北湮求饒的聲音。慕北湮殺人嫌疑更大。

        • 因遇害者都丟失小指,景辭向小涵打聽,什么人才會在殺人后取其小指?小涵清楚,取小指復命是左言希所率的飛廉衛的慣例,但并不敢將此事告訴景辭。慕北湮飛上屋頂,用妖精打架的荷包逗引追來的阿原,阿原上當,羞怒地跟慕北湮動手。打斗間,阿原不慎摔下屋頂,趕來的景辭恰將她接住。景辭放下懷中的阿原,阿原又羞又喜。趙巖疑惑于原清離失蹤案,而某處密室,一神秘人也正命人追索著小玉藏起的密信。阿原在慕北湮房前看守了一夜,慕北湮出來瞧見,愛惜地給她披衣,又被阿原視作輕浮。但阿原也已覺得慕北湮不像兇手。

        • 阿原因慕北湮是左撇子,確定慕北湮不是小玉案的兇手,但并不相信左言希沒殺人。景辭看出左言希撒謊,私下追問左言希。左言希說起懷疑幕后指使者摘去手指,是有意嫁禍給飛廉衛,才會親自去查。左言希認為景辭是因為阿原才會卷入這些事勞神費力,景辭表示會守護到阿原嫁人生子。左言希冷笑,故意說會讓北湮盡快娶阿原。景辭聞言,失控咳血。阿原憤憤于景辭對左言希的信任,小鹿便說起景辭待阿原的好。阿原想喝雉雞湯,推小鹿去買雉雞,自己脫了鞋襪踩衣服。景辭將一切看在眼里,見有捕快走近,不由分說地奔上前,替阿原穿上鞋襪,不想讓旁的男子看到她的腳。阿原羞澀卻滿心歡喜。

        • 左言希跟蹤姜探來到幕后神秘人的密室,不慎暴露蹤跡。姜探察覺是左言希,假裝去追,又刺傷自己回去復命。李斐一早趕來涵秋坡尋找,阿原以為是李斐關心自己,十分高興,誰知李斐只是想巴結小賀王爺,根本不理會阿原。阿原聞到熟悉的雉雞湯的香味,趕到廚房,景辭正在燉湯。阿原只覺眼前一幕似曾相識。景辭借口是小鹿提起過阿原想喝湯。阿原依稀想起過往,忽然間難受到想哭。左言希正想著姜探的事,被慕北湮攔住。慕北湮拿出在涵秋坡撿到的劍穗,質問左言希。左言希不答,慕北湮警告他別給賀王府招惹麻煩。鄴王忙幫著打圓場。

        • 左言希跟姜探會面。原來當日傅蔓卿被殺時,左言希就已認出了姜探。姜探說出真相,止戈被小玉所殺,小玉則是她們那邊的人。左言希希望姜探能向他說明背后的主人是誰,他將會幫姜探解決麻煩。姜探因父親受制于人,不敢離開主人。左言希無奈,將為她雕琢的碧玉鳳頭簪相贈。景辭也推斷傅蔓卿臨死前所指認的兇手,可能就是食肆的姜探。他聽說阿原換了女裝,放心不下,趕往恕心醫館。慕北湮看到阿原女裝而來,想下藥令阿原動彈不得,承認自己是原清離。不料鄴王悄悄將慕北湮下的藥換成了合歡散。阿原喝了茶,覺出不對勁,猜到是慕北湮在搗鬼。

        • 阿原前來找景辭,知夏姑姑恨恨地出言羞辱,阿原毫不猶豫地懟了回去,把知夏姑姑當作失心瘋對待。小鹿想幫阿原吵架,聽說知夏姑姑會武,立刻退縮,開開心心跟著阿原出去喝茶。知夏姑姑指責阿原本性不堪,后悔當年不該留下她。景辭卻慶幸阿原得以恢復天性。被賀王派出調查的紅玉歸來,回稟賀王,被摘去小指的官員都是死于雍帝的飛廉衛之手。賀王想起手下也曾因得罪雍帝被殺,決定不再追查此事。但紅玉離開之際,賀王發現紅玉是假扮的。二人交手,假紅玉逃去,賀王氣怒不已。左言希給景辭診治,發現景辭持續中毒,病勢越來越重,決定去找姜探要醫書尋找藥方。

        • 賀王的死讓沁河陷入緊張氣氛,李斐更被驚嚇不輕。阿原檢查尸體,發現賀王是被他自己的陌刀所殺,同樣被摘去了小指。慕北湮在街角醒來,納悶自己怎會睡在這里。他離開后,神秘人身邊的高手從暗處走出。眾人想不通賀王怎會輕易被害,靳大德仔細說起了賀王前一夜的行蹤和吃食。阿原判斷賀王先中了升魂草之毒,后被兇手所害。靳大德卻說賀王的飯菜有人試毒,倒是左言希曾給賀王丹藥,且升魂草只有恕心醫館才有。左言希回府,跪在賀王尸體前痛哭,卻不肯說出夜間的行蹤。慕北湮歸來,聽說賀王遇害,還以為又是左言希哄騙他,阿原甩了他一個耳光。慕北湮見到賀王尸體,痛不欲生,追悔莫及。

        • 阿原猜疑到小涵身上,景辭否認。阿原不慎燙到手,景辭急忙帶阿原上藥。相似的場景再現,模糊不清的往事閃過,阿原頭痛難忍。景辭關切阿原,阿原趁機撒嬌,讓景辭給自己按著穴位,卻忘了正在煎藥,竟把藥煎干了。景辭溫言開解,讓她好好休息。長樂公主和趙巖同行,想和趙巖親近,卻發現趙巖珍藏著原清離的畫,氣得不輕。李斐帶阿原等迎接長樂,長樂發現阿原就是原清離,以為趙巖常來沁河是因為阿原,決定好好整治整治她。阿原不解自己什么時候得罪了長樂,小鹿提醒阿原,趙巖是長樂的心上人,長樂和原清離曾是情敵。

        • 長樂見阿原崴了腳,愧疚,決定不再跟阿原計較。她帶眾人搜了恕心醫館,查出醫館內的升魂草少了七錢。左言希無從解釋,長樂決定動用大刑。眼見左言希將被用刑,趙巖、景辭出言諫阻,阿原趁機跑去找慕北湮。慕北湮大怒,沖入醫館和公主對峙,強勢護住左言希,當眾將他帶走。長樂憤怒,想請旨責罰慕北湮等,景辭、阿原婉言相勸,讓她派人搜查賀王府。長樂依從,轉而欣賞阿原。左言希對慕北湮的信任很是感動,但還是決定回縣衙,等景辭替他洗清冤屈后再回醫館。搜賀王別院時,景辭說起左言希當年從狼群中救起自己之事,阿原也愿意相信左言希。二人發現廚房里備著冰,問到賀王遇害那日所食的魚膾中用過碎冰。

        • 衙差來報,薛照意跳崖。阿原強忍淚水離開,景辭撿起荷包,珍愛地和當年風眠晚繡的荷包放在一起。靳大德對著尸體號啕大哭,認定薛照意是得了失心瘋。長樂看到變形的尸體,嘔吐,污了趙巖的衣衫。趙巖安慰長樂,并對長樂表示敬重,長樂歡喜,二人感情反而更進一步。阿原檢查尸體,發現死者生前干過粗活,咽喉間有米粒,不可能是薛照意。薛照意應是裝瘋詐死。長樂派人搜查薛照意的下落,阿原建議把搜查重點放在她跳崖的羅吊山附近。長樂、阿原懷疑靳大德知曉內情,在別院外守候,并在靳大德出現后喚出小壞幫忙。景辭不放心阿原,悄悄跟在她們后面。

        • 趙巖準備押解犯人回京,繼續調查賀王案,并勸阿原也早日回京,原夫人尋她已久。阿原心虛。長樂視阿原為好友,不再介意阿原跟趙巖聊天,只是遺憾沒能在離開之前幫她把景辭搞定。二人聊天,長樂告訴阿原,當初的原清離和原夫人不大和睦。趙巖等一行出城時遇到鄴王,鄴王提出和長樂一起回京。景辭意識到案情復雜,派小涵暗中盯著趙巖一行人。阿原和捕快們拿了酒邀請景辭喝酒。景辭拒絕,并讓阿原去找慕北湮。阿原相信景辭是喜歡她的,很不解景辭的態度。景辭故意說,阿原和當年替她繡荷包的女子很相像,他只是把阿原當成了她。阿原很受傷,卻表示絕不放棄。

        • 景辭從邸報中推斷出,遇害者是水部郎中何弘。何弘在上任時遇害,在亳王到來之前出現在沁河的何弘,是假冒的。幕后神秘人意識到景辭不好對付,讓屬下盯緊景辭。姜探主動請纓,神秘人因她已經暴露,沒有答應。景辭推測假何弘一定在沁河有過動作,讓阿橫前去調查。阿橫查到假何泓曾開鑿河道,景辭帶阿橫前去查探,發現新修的河道直達潁水,方便運兵。二人回衙途中遭到伏擊,趕過來的阿原在小壞的指引下前來相救,中了毒針。姜探的面紗被阿原挑開,露出真面目,但否認和左言希有關。姜探被同伴救走,阿原卻毒發昏倒。

        • 景辭急切過去看望阿原,察覺阿原裝病,用雉雞湯逗她。阿原發現景辭藏起了自己的荷包,喜悅。阿橫見景辭留在阿原房中,想叫出景辭,卻被小鹿拉著聊天。阿原說明自己已和慕北湮商議好退婚之事,會跟景辭在一起。景辭坦承自己病情嚴重,活不了幾年。阿原卻說,若來日短暫,更應該珍惜彼此,不該諸多顧忌。景辭回憶這一路走來的艱難和甜蜜,克制不住感情,接受了阿原。阿橫想請景辭回去休息,卻被小鹿連哄帶騙拉走。幕后神秘人在荒野間露出鄴王的本來面目,滿懷惱恨,視景辭為對手。部下馮亭決定回沁河,伺機對付景辭。

        • 左言希保護將軍陸賜安,發現姜探出沒,警告她不可對陸賜安下手。這時馮亭已然得手,帶姜探離開,一身黑衣的左言希反被當作兇手,綁到了雍帝面前。雍帝大怒,左言希被重責五十鞭,閉門思過。左言希受責打,慕北湮為其上藥。景辭前來探望,見左言希痛苦,上前接手上藥。景辭拿出杜園撿到的令牌,慕北湮認出此令牌的質地紋理與鄴王府令牌相像。景辭聽說阿原已回京,喜悅。景辭納悶,他留信給阿原說明了自己的身份,阿原怎么沒來找自己。他帶著阿橫前往原府找阿原。誰知原府的侍衛得了阿原囑咐,根本不見任何男子。景辭吃了閉門羹,轉身離開,卻被人跟蹤。

        • 王則笙借著給景辭敬酒敘話,宣示她和景辭關系并不一般。長樂看出阿原和景辭之間出了問題,見此情形頗為阿原不平,帶阿原提前離席。景辭追出去想解釋,正好慕北湮趕來給阿原送衣袍,景辭卻被王則笙派人拖住,不及解釋,眼看著慕北湮帶阿原離開。慕北湮告訴阿原,她的身后一直有他。喬貴嬪將景辭和王則笙看作一對,景辭想避嫌離開,但王則笙裝病,和知夏姑姑一起軟磨硬泡,把景辭拖在宮中照應。左言希苦思為景辭解毒和治病的法子,慕北湮聽說景辭活不了多久,擔憂阿原未來守寡,不再考慮退婚之事。左言希卻表示,他一定會治好景辭,不會讓他死。

        • 慕北湮時常陪伴阿原,幫她追查當日原清離被劫的真相。原夫人派人讓阿原準備,一起前往萬安山參加圍獵。鄴王一邊顧忌亳王,一邊擔心景辭成為心腹大患,也決定在萬安山對付景辭。左言希正在為景辭思索治病之策,景辭前來,請他同往萬安山。萬安山獵場,景辭、阿原再見面。但景辭另有打算,并未上前敘話。沒能前去的王則笙在宮中大發脾氣,覺得景辭是為阿原才去萬安山的,立誓不會放過阿原。景辭和慶王都對打獵不感興趣,一起返回大營。景辭見慶王仁善,很是欣賞。長樂、趙巖同回大營,景辭攔住,約長樂說話。

        • 去鄴王府途中,阿原、長樂遇到趙巖,阿原忙識趣離開,讓兩人相處。鄴王告訴趙巖、長樂,瑟瑟是做了錯事后急病而死,他只是讓小印子前去拋尸,沒想到會失足落水。阿原勘察小印子落水時的腳印發現,認為小印子是背著瑟瑟逃到了這里,驚嚇中倒退落水。景辭猜到姜探就是左言希一直提起的師妹,左言希是為了保護姜探故意受傷。左言希自知理虧,依然為姜探辯護,認為她是迫不得已。長樂特地找景辭,說起阿原的事。景辭認為阿原會理解自己,長樂怒氣沖沖地表示,如果趙巖這樣對她,她再也不會看他一眼。景辭恍然明白,再這么下去,自己可能會失去阿原。他決定采取行動,向長樂道謝后離開。長樂莫名其妙,派人約阿原去攬月湖散心。

        • 長樂努力哄阿原歡喜,阿原也強顏歡笑。長樂說起,景辭在獵場曾拜托過自己跟阿原解釋,他只是被人盯著,才暫時和阿原疏遠。阿原已下定決心,并未動搖。景辭強撐著離宮,剛回到府中便吐血昏倒。姜探來探望重傷的左言希,左言希讓姜探收手,拖延著別再為鄴王作惡,他已找到線索,很快就能救出姜父。姜探答應。左言希聽說景辭重病,趕去診治,發現又是因為阿原。趙巖抱怨景辭總不跟阿原說清楚,但左言希告訴他,景辭只是想保護阿原,不想連累她。阿原睡夢里又記起往事,驚悸不安,失控地撲入原夫人懷中哭泣,原夫人心痛不已。阿原確定自己不是清離,向原夫人詢問身世。

        • 景辭病情加重,卻逢雍帝派人傳召。景辭不想雍帝因自己病重遷怒阿原,強撐病體入宮。小鹿告訴阿原,原夫人是在得到宮中什么消息后入宮,像要算計誰。原夫人收留的攬月湖宮人勤姑來見阿原,竟是為了小印子和瑟瑟。原來小印子是她本家侄兒,深知鄴王的秘密。雍帝和景辭對弈,試圖修復父子關系。這時原夫人帶慕北湮入宮,請求賜阿原、慕北湮完婚。景辭無法阻攔,雍帝也只能同意。景辭剛離宮便撐不住倒下,左言希將景辭帶回賀王府治療。左言希猜到原夫人是有意刺激景辭,但景辭自知病重難愈,并不愿找阿原解釋,情愿阿原繼續誤會自己,可以在原夫人和慕北湮的保護下放開懷抱,幸福地生活下去。

        • 左言希和姜探相見,回憶起少年時海誓山盟的情形。二人約定,等左言希救出姜父,就一起離開,廝守終身。但姜探卻不舍得左言希為自己放棄辛苦經營的一切。左言希離開,慕北湮、阿原跟蹤姜探來到染布坊。阿原偷聽,發現鄴王正和喬貴嬪之父喬立密謀,意欲謀刺大將,并得知沁河那些案子都與鄴王有關。二人離開之際被馮亭等殺手發現,追了出去,將二人圍困。阿原病體未愈,不敵。出來赴約的景辭看到小壞,循蹤過去救下阿原。阿原故意激景辭,請景辭喝喜酒,景辭不動聲色地由她發泄。鄴王因阿原等知道太多,決定找機會對他們下手。

        • 原夫人擔心阿原病情,讓她放寬心準備嫁人。可阿原離開后,王則笙及其侍衛便在畫舫中被殺。長樂、趙巖、喬立、景辭等都趕來查案,推斷王則笙死于窄而薄的寶劍,兇手可能是女人。知夏姑姑一口咬定兇手是阿原,種種證據也指向了阿原。但長樂現場撿到的耳墜并不屬于阿原或受害人。左言希從阿橫處得知王則笙遇害,生怕是姜探所做,忐忑。阿原換上嫁衣,準備嫁往賀王府,得知原夫人被召入宮,直覺不對,這時大理寺卿喬立領人沖入原府,搜索原府,將阿原當作了殺害王則笙的疑兇。阿原猜到這件事從頭到尾就是針對她的羅網。

        • 喬立志在必得,趁著長樂和原夫人不在,對阿原用刑。阿原服下原夫人輾轉送來的裝病的藥,受刑不久便昏倒在地。喬立聽說她得了急病,只得暫停審訊,將她收監診治。小鹿在等阿原時,也被拉走提審。官員想誘騙小鹿在阿原的罪狀上畫押,小鹿察覺是陷阱,劃花了罪狀,被嚴刑拷打。阿原在獄中醒來,發現小鹿受了酷刑,氣息奄奄。左言希得了原夫人的眼線安排,到獄中替阿原診治,阿原瘋狂地向左言希索藥。但一切都晚了。小鹿垂死,還在安慰阿原,自己并不疼,她不會死,小姐也不會死。小鹿做著出獄后跟阿原一起到沁河喝茶聽戲的美夢,慘死在阿原的懷里。阿原憶及和小鹿種種,痛哭。

        • 知夏姑姑哭叫著認定阿原是兇手,雍帝怕知夏打擾景辭休息,安排知夏離開,卻始終不信阿原無辜,不容景辭求情。景辭分析案情,從阿原的動機、仿冒的信件、漁夫的出現,推斷這個案子是一個陰謀,王則笙只是這樁陰謀的犧牲品。喬立擅動酷刑,已害死小鹿,不能再冤死阿原。慶王也從旁求情,雍帝遂傳旨不得再對阿原用刑。雍帝回宮途中,傳旨不用再審阿原。若找不到真兇,直接處斬阿原。景辭猜出雍帝心意,決定采取行動。他們的戰場,不在大理寺,而在皇宮。獄卒想把小鹿的尸體帶出獄,阿原拒絕。找真兇不易,但查出自己被冤枉不難,除非有人根本不想讓她活著出去。她讓人帶話給原夫人,如果有下輩子,她還要做原夫人的女兒。

        • 鄴王趕來,敘起父子情感,巧言辯解,但慕北湮帶來了證明鄴王和喬貴嬪有染的證人,并拿出了證物。景辭入宮,阿橫在外等著,希望一有消息就去大理寺接小鹿。慕北湮的侍仆卻說小鹿已經死了,阿橫不信。喬貴嬪指責原夫人栽贓,原夫人則控訴阿原所受的冤屈。雍帝一怒斥責,原夫人痛哭,拔簪自盡。雍帝見原夫人絕望,于心不忍,下旨放了阿原。獄卒前去釋放阿原,將破塵劍交還。阿原拖著病軀,追問殺死小鹿的喬立在哪里?阿原抱著小鹿出來,阿橫來接,只接到了小鹿的尸體,悲痛。阿原不顧身體病弱,奪馬沖出大理寺,要找喬立報仇。景辭在殿前遇到慕北湮,口角間互不相讓。

        • 馮亭沒能得手,只得先回京中幫助鄴王。左言希墓前,慶王和景辭說起他們母親的舊事,深感對錯難辨,決定放開懷抱,不再計較虛名浮利。鄴王向雍帝辭行,抱著一線希望向雍帝認錯,盼雍帝能饒恕自己。雍帝將其逐走。鄴王怨恨,決定動手。阿原在昏睡中喚著景辭,不愿從頭來過。景辭陪伴著她,愧疚地告訴她,都是自己的錯。慕北湮不愿放手,并質問景辭為何傷害阿原。景辭一一解釋當日離開沁河和疏遠阿原的原因,昏睡中的阿原都聽入了耳內。慕北湮很郁悶,明明他才是阿原的未婚夫,可夾在景辭阿原之間,他反像外人。但阿原醒來,無視了景辭,喚著北湮。景辭傷感離開。

        • 趙巖判斷皇宮已不在雍帝的控制之下,希望景辭等能破開亂局。原夫人察覺宮中出事,分別寫信給女兒阿原和好友楊世厚,安排后面的事。她放不下雍帝,決定冒險入宮。原夫人感慨,她的兩個女兒其實都像母親,一旦愛了,即便錯了,也寧死不放手。原夫人來到雍帝寢殿,見到了死去的雍帝。原夫人在雍帝身畔痛哭,鄴王想逼她寫信給阿原,勸景辭、慕北湮歸順。原夫人故意刺激鄴王,說鄴王是營妓生的野種,被鄴王殺死在雍帝榻下。亳王領著兵馬趕回宮,鄴王故意示弱,巧言誘哄亳王孤身見雍帝,趁其不備將其制住。阿原收到原夫人書信,讓她去魏州。阿原和慕北湮商議,先派人去京中打聽動靜。

        • 喬立借著送藥探望景辭,景辭因替他診病的左言希遇害,病勢沉重,當著喬立的面吐血。喬立離去后,景辭神色好轉,寫下平安二字,命人送往魏州。喬立回稟,景辭因阿原之死重病不起,鄴王放下心。小涵以為已消除鄴王疑心,在鄴王湯中下毒。不料鄴王因司天監的話格外留意,換銀勺飲用。小涵被識破,當即刺殺鄴王,反被馮亭所殺。趙巖告訴景辭,小涵行刺失敗。景辭難過,分析局勢后,決定在亂局中下幾著險棋。同時,他將阿橫派去了紀國。昭王宮,魏順回報了雍國的亂象。昭王聽聞景辭病勢沉重,得意地傳召將領,準備聯紀擊雍之事。

        • 長樂帶趙巖前來,得意地告訴阿原,她跟三哥請了旨,為她和趙巖賜婚。慕北湮也來湊熱鬧,景辭吃醋,不動聲色地冷落他。慕北湮故意說是來找阿原退婚的,景辭連忙改變態度,向慕北湮大獻殷勤。這時消息傳來,昭王趁雍國不寧,領兵攻了過來。新帝為戰事擔憂,景辭決定去相州見昭王,勸昭王退兵。阿原回憶在昭州的往事,沉著臉離開。阿原擔憂昭王的可怕,景辭說起當年被挑斷腳筋的真相。昭王是因為他前來雍國找清離商議調包之事,怕他從此認祖歸宗輔助雍帝,這才送風眠晚藥酒,并安排雁蓉重傷他。到沁河后,昭王又借著景妃留下的玉佩向他下毒。昭王為一己私心,不僅害了景辭,也害了無數百姓。

        收起
        演職員表
        系列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