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ar id="dwqt5"></var>
  • <input id="dwqt5"><rt id="dwqt5"></rt></input>

        <input id="dwqt5"><output id="dwqt5"></output></input>
      1. 河北十一选五河北十一选五官网河北十一选五网址河北十一选五注册河北十一选五app河北十一选五平台河北十一选五邀请码河北十一选五网登录河北十一选五开户河北十一选五手机版河北十一选五app下载河北十一选五ios河北十一选五可靠吗

        彼岸花

        8.0
        正逢已故前女友南生祭日,林和平帶著南生留下的遺物,一本厚厚的《彼岸日記》手稿在海邊祈禱。《彼岸日記》上記錄著林和平與南生在青春期最刻骨銘心的一段感情。而遠在巴黎的地產經紀人喬曼突然進入空靈世界,發現一個跟自己長的一樣的女孩在對面世界放孔明燈。因為一塊巨大的玻璃擋在面前,令喬曼無法跨越。喬曼很好奇她是誰?且不知,她正是在彼岸世界的南生。
        打包價格:
        劇集列表 更新至 40 / 共50集) 每周五至周一20點更新2集 VIP搶先看8集 5.15起超前點映
        由于版權原因,部分劇集暫時無法觀看,請持續關注更新~~感謝使用愛奇藝!

        分集劇情

        • 巴塞羅那市中心的鴿子廣場,林和平人已經抵達,正在閑逛。一名老人從林和平一側走過,一不留神崴了腳,林和平趕緊攙扶著老人想找一處休息處坐下。喬曼戴著墨鏡坐在休息處前,怎么都不愿意讓座。原來喬曼一早就發現林旁邊喬妝打扮的老人是賊,而林和平渾然不知。兩人起了爭執,喬曼抬手就把老人的假發給扯了下來,林和平這時才發現自己的錢包被偷了,反應過來。喬曼要押“老人”去警局,“老人”跑了,喬曼急追。林和平這才察覺摘了墨鏡的喬曼長得竟和自己的前女友南生如此相像,林和平瞬間驚住了。

        • 海關出來告知那些截貨的巡警不是真的,是假的。林和平如五雷轟頂。林和平急著要去報警,喬曼來了,忙隨之而去。一旁的助理莫輝追悔莫及,因為貨是在他手上被截的。林和平在尋找的過程中,險些與當地人發生沖突,喬曼忙替其解圍。林和平看見喬曼的手破了,替她貼上創口貼。那一刻,林和平想起了南生,喬曼居然跟南生長這么像。

        查看全部劇集詳情
        • 巴塞羅那市中心的鴿子廣場,林和平人已經抵達,正在閑逛。一名老人從林和平一側走過,一不留神崴了腳,林和平趕緊攙扶著老人想找一處休息處坐下。喬曼戴著墨鏡坐在休息處前,怎么都不愿意讓座。原來喬曼一早就發現林旁邊喬妝打扮的老人是賊,而林和平渾然不知。兩人起了爭執,喬曼抬手就把老人的假發給扯了下來,林和平這時才發現自己的錢包被偷了,反應過來。喬曼要押“老人”去警局,“老人”跑了,喬曼急追。林和平這才察覺摘了墨鏡的喬曼長得竟和自己的前女友南生如此相像,林和平瞬間驚住了。

        • 海關出來告知那些截貨的巡警不是真的,是假的。林和平如五雷轟頂。林和平急著要去報警,喬曼來了,忙隨之而去。一旁的助理莫輝追悔莫及,因為貨是在他手上被截的。林和平在尋找的過程中,險些與當地人發生沖突,喬曼忙替其解圍。林和平看見喬曼的手破了,替她貼上創口貼。那一刻,林和平想起了南生,喬曼居然跟南生長這么像。

        • 喬曼帶著小至勇闖漢森的地下倉庫,豈料漢森眾人早已等待在此。喬曼大吃一驚,漢森不愿歸還藝術品,除非喬曼答應嫁給他,喬曼誓死不從,漢森一件件地砸毀藝術品,喬曼被逼無奈,最終同意嫁給漢森,正在此時,林和平也出現在現場,原來,小至之前將過來偷貨的信息告訴了卓揚,卓揚也終于向林和平坦白,林和平火速前往地下倉庫。林和平與漢森二人終于面對面對峙,雙方互不相讓,終于打了起來。混亂中,漢森的手下手持長棍差點誤打喬曼,林和平幫喬曼擋住了一棍,當場昏倒,喬曼內疚萬分。此時,警察也接到通知趕來,將漢森等人一舉抓獲,林和平則進了醫院。

        • 喬曼提著雞湯來到展覽中心,只見羊藍正在臨摹“彼岸燈塔”,喬曼質疑自己的畫怎么會在這里?羊藍卻只顧嘲諷喬曼,林和平也不信“彼岸燈塔”的原作者是喬曼。喬曼說要拿原作給林和平看,林和平怔然。 喬曼把林和平帶到喬芳家,將原作帶給林和平看,并且通過喬芳的證實,的確是喬曼畫的。只不過,喬芳將喬曼的畫偷偷送去報名參展,卻將自己電子郵箱的密碼忘記了,無法查看郵件,所以林和平一直聯系不到她。林和平買走喬曼的畫。

        • 漢森走進了安凱倫的別墅,安凱倫讓漢森去國內發展一品酒業,漢森沒有拒絕,但是,條件是希望給他空間,他必須自己有自主權,安凱倫自然滿口答應。心情糟糕的喬曼來到一面涂鴉墻前涂鴉,漢森追了過來,說自己答應了安凱倫回國開拓一品酒業在國內的市場,漢森希望喬曼可以和她一起前往,喬曼拒絕了和漢森回國, 回到酒店的林和平滿腦子揮之不去喬曼的身影,久久地注意了《彼岸燈塔》油畫。巴塞廣場,林和平要回國了,跟喬曼告別,他顯得分外不舍。

        • 時光回到2006年,那時林和平的媽媽蘭姨,準備和南生的父親南建明結婚,和平卻渾然不知,還是從鐵哥們許榛生口中,和平才知道母親要再婚,正在家里布置婚禮現場,和平急忙往家里趕去。南建明帶著女兒南生下車,這時的南生才知道父親要再婚才把她從老家接來了。南建明生怕女兒不開心,忙要去街對面給女兒買豆漿。恰時,也正趕林和平來到車站,因問詢車次與陌生的南生打了照面。那個時候的南生在他的第一印象中就是一個愛美的小姑娘。

        • 林和平和阿栗一起吃飯。不料,在飯桌上,林和平和阿栗卻碰見羅辰和何小溪,二人皆是南生讀大學的時候同學,羅辰當年曾瘋狂追求過南生,一場昔日恩怨呼之欲出。何小溪把羅辰拉走了,林和平讓阿栗走吧,他想安靜一下。酒醉后的林和平來見喬曼,卻把喬曼當成了南生,一把抱住了喬曼,喬曼大驚,趕緊推開林和平,并對林和平叫囂不要想亂來,林和平也分外尷尬地退了出來。林和平最終回到了家中,卻沒想到家里仍有一個大驚等待著他,收藏藝術品的密室墻壁被打通,所有藝術品連同《彼岸日記》一同不翼而飛……

        • 朱凡正欣賞著自己的仿制品,不禁感慨這仿的實在太真了。豈料這時,林和平找來了,大聲質問朱凡為什么盜版栗平閣的產品,讓林和平出乎意料的是,朱凡反覺得這沒什么,可在林和平看來問題大了,這會影響他們公司未來。林和平發誓要告發他們安氏集團。林和平走出來時候,正趕漢森過來。林和平誤以為他們串通一氣,可漢森還不知情。漢森只是希望林和平少跟喬曼接觸,若太過份了,他也不會客氣的。

        • 漢森質問喬曼,為什么來了不告訴他?漢森要求與她見面。餐廳里,漢森責怪喬曼又跑去見林和平,喬曼說自己也不想,但總不能拒絕安凱倫吧,正說著,喬曼看見了深圳設計大展將要舉行的小冊子,喬曼說自己有辦法救安氏集團。喬曼找到和平,告訴他要給栗平閣的產品定做一個logo,參加深圳設計大展,打響品牌,這樣以后別人以后就沒那么容易剽竊。林和平聽到喬曼的意見,十分認同,但是要求喬曼來到公司做這個logo的設計師,喬曼傻眼了,在林和平“不來幫忙就控告安氏集團”的要挾下,喬曼只得答應前往。

        • 林和平為喬曼租了一間自己家隔壁的房子,讓喬曼住在此,喬曼也欣然接受。和平帶著喬曼來到公司,阿栗見到喬曼,立刻明白了和平愛慕喬曼的原因,只因喬曼與林和平的前女友南生長得幾乎一模一樣。阿栗堅決不同意喬曼留在公司,和平卻不已為然,執意要留下喬曼。于是,阿栗想方設法要找喬曼的麻煩,將她趕出公司。同時,不同意撤銷對安氏的指控。

        • 在就早餐區同事私下談論林和平和喬曼得關系,小張夸喬曼幾句。被阿栗看到,阿栗董事長生氣并辭退一位女員工,喬曼幫助女員工說話被阿栗兇。林和平到公司,員工告訴林和平栗總和喬曼吵起來了。林和平疑惑著怎么吵起來了走進了辦公室。林和平和栗總在辦公室爭吵開小張并和喬曼吵架的原因。林和平和喬曼解釋,喬曼要離職。這時被阿栗看到,阿栗上前和喬曼道歉,并也留下了小張。

        • 栗平閣中,林和平告訴喬曼,許阿栗趁自己不在的時候召開了董事會,說要起訴安氏集團。喬曼詫異,說漢森不是已經把賠償款和與栗平閣的和解協議拿來了嗎?林和平說那份協議還沒有簽署,根本就是無效的。不過,林和平讓喬曼放心,自己一定會阻止許阿栗的。喬曼和林和平露出彼此心意相通的神情。

        • 林和平向喬曼表白了,并想與喬曼接吻,此時喬曼慌了神。沖出門的喬曼,慌亂地打電話給了小至,讓小至趕緊過來。喬曼告訴小至,林和平竟然要親自己。小至說喬曼的臉都紅了,該不會真的喜歡上林和平了吧?喬曼讓小至別胡說八道,下次林和平再敢亂來,就一巴掌甩在他臉上。林和平回家,從喬曼家門口走過,久久看著喬曼家的門,心中滿是歉意。

        • 許阿栗喝醉酒后不省人事。林和平見此,便欲開車將許阿栗送回她家。而在回家的路上,車中的許阿栗見到了車外正在過馬路的喬曼,便緊緊抓住林和平的手臂,裝出一副親昵的樣子,而一旁的林和平卻毫不知情。這一幕全被喬曼看在了眼中。翌日,通宵照顧的林和平給許阿栗送上了一杯水。并讓林和平不要說出即將出口的話,永遠沒有什么不可能,即使現在不可能,她許阿栗也會等到可能得那一天,哪怕要等一輩子。

        • 喬曼一剛回到公司門口,就見到林和平和許阿栗一起來上班,送許阿栗下車后就開車走了,沒發現喬曼看見他們。許阿栗和喬曼說昨晚林和平在自己家過夜,希望喬曼祝福他們,就走了。喬曼覺得也許他們才是一對,自己只是個第三者。栗平閣中,羊藍撞見兩位審計人員拿走了假賬本,羊藍大感不妙,過去想和審計員打好關系趁機拿回賬本,可是審計員不理她,忙將此事報告給了許阿栗。許阿栗震驚,說現在唯有趕在審查人員之前找到何建峰,才能瞞天過海,并命羊藍抓緊時間尋找何建峰的下落。

        • 林和平得知喬曼竟然準備離職了,忙責問許阿栗為何擅自作主。但許阿栗認為自己是董事長,完全有這個權利,他們這么大一個公司,還沒有淪落到要靠喬曼一個人的地步。醫院此時,守在門口的喬曼堵住了羊藍的去路,告訴她何建峰對她姐姐來說,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人,對她喬曼也同樣如此。如果羊藍和許阿栗出什么傷天害理的事,自己一定不會放過他們!正說著,喬曼回到了栗平閣收拾東西,林和平忙過來勸阻喬曼留下來。喬曼意味深長地表示這家公司有太多的秘密,她想盡快離開。林和平忙問及有什么秘密,喬曼想到自己也沒什么證據,便把話咽了回去。之余,她告訴林和平自己去意已決,這里沒什么值得流戀的。

        • 許阿栗和林和平回到公司得知,有人在網上制造假新聞打擊栗平閣,謊稱“栗平閣巴塞藝術品展系列作品因質量問題遭到大量退貨”。網貼已經被大量轉載,栗平閣迎來新的危機。喬曼和漢森小至坦白何建峰和姐姐的關系,讓他們幫忙照顧幾天,他們很快就回來。漢森想要跟喬曼回去,可是被喬曼拒絕了。一架飛機落地,喬曼和喬芳回到了巴塞羅那。此時,林和平打電話給小至想找喬曼,才知道喬曼已經回到巴塞,小至讓林和平不要再糾纏喬曼。

        • 回到公司的喬曼被許阿栗叫進了辦公室,喬曼聲稱只要自己沒辭職,許阿栗也無權開除她,自己會繼續留在栗平閣工作,直到搞清楚假賬到底是跟何建峰有關系,還是跟她許阿栗有關系,才會離開。許阿栗這才知道林和平把假賬的事告訴了喬曼,一時大怒,命喬曼不準將此時告訴他人。喬曼答應,但前提是不允許許阿栗無中生有誣陷何建峰。漢森來到栗平閣,漢森以喬曼男友的身份,邀請栗平閣的工作人員出席他的“倚品商務酒會”,說酒會上會出現很多粉嫩的鮮肉精英男,這讓栗平閣的大齡女青年們興奮不已,紛紛報名。許阿栗和林和平大吵一架,說林和平不應該把假賬的事告訴喬曼,并說這件事以后他全權負責。

        • 漢森來找喬曼,送給她一條裙子,并請喬曼務必要來參加倚品商務酒會。家中,喬曼在林和平送的紅色裙子和漢森送的裙子間,最終選擇了穿漢森送的那條裙子。漢森準備開場演講的時候演講稿被風刮走了,而當著眾人的面不知所措,漢森想起喬曼的鼓勵,鼓起勇氣講起自己的經歷,給宴會一個很好的開場,贏來了陣陣掌聲。演講結束后漢森向喬曼索要鼓勵的抱抱,喬曼覺得漢森真的改過自身真心祝福他,林和平這時也來到了會場,看見漢森和喬曼抱在一起。林和平心里糾結,不知道自己愛喬曼是因為喬曼本人,還是真的是因為南生,不知為何自己每次想到南生,都會跟喬曼聯系在一起。林和平自己默默地離開了會場。

        • 漢森與羅辰簽訂了進軍文化市場的合同,并協定給公司起名叫倚品影視。小至說簽約明星事宜現在就可以走起來了,羅辰也覺得是個好主意,并告知大明星雪萊的經紀約剛剛到期,正在找新東家。小至說要想盡辦法鎖定她。栗平閣這邊,林和平亮出了雪萊的資料,說這個女人太難搞了,光助理就換了八波人,就沒一個干過三個月的。但雪萊信譽度非常高。許阿栗說既然這個方案是喬曼提出來的,那就交給喬曼來搞定她。會后許阿栗再次向林和平表明心跡,許阿栗說她不會放棄的。林和平的思緒回到了過去……

        • 林和平把喬曼帶來了,告訴喬曼雪萊有收藏的習慣,他也是才知道的。瞬間,喬曼對林和平刮目相看,雪萊正霸氣十足地打電話,說她不會再簽約任何經紀公司,她要給自己放假。拍賣會上,雪萊看中了一副叫做《遠方》的油畫,開始出價,但每次都被林和平的價格蓋了過去。一副便宜的畫,被林和平抬到很高的價格,但最后還是歸雪萊所有,雪萊雖拍得了畫,但心里很不是滋味。拍賣會結束后,林和平假裝要和雪萊道歉,同時又說出來栗平閣想請她代言的事情,雪萊果斷拒絕后便離開了。喬曼說林和平這下完蛋了,聰明反被聰明誤。但林和平看著雪萊的背影,有把握雪萊會回來找自己。

        • 林和平接到雪萊電話說要見他,在場所有的人都震驚了,林和平說他現在就去。林和平與喬曼來到雪萊的酒店房間,雪萊說自己耳聞他是最年輕的策展師,也收藏了些畫,但之前這么跟她對著干,還想指望讓她給他們代言嗎?林和平說如果不這么做,她也不會注意到他,再次請雪萊出手相救。但雪萊拿出了網上黑栗平閣的帖子,質問林和平,是不是想通過她的代言來洗白自己?

        • 林和平說這幅真不能給。雪萊說她從來不奪人所愛,既然不送也不賣,那就算了。待雪萊要走的瞬間,林和平答應她了,送給她,作為美好合作的開始。回到家的林和平,這才從喬曼嘴里知道了何建峰過世的消息。深圳,文靜挺著肚子來見羊藍,羊藍告訴文靜現在照顧何建峰的是喬芳。文靜說干嘛讓她靠,保不齊就是盯上何建峰前兩年按揭買的那套房子了,那套房子估計現在長到上千萬了。回到住處的喬曼收拾東西準備暫時搬去陪姐姐,并告訴小至自己一定會讓這起事件背后的真實浮出水面,還何建峰一個公道。

        • 林和平與喬曼來見雪萊。雪萊卻相當惱火,說代言的事還沒有促成,就讓她卷進了劣質藝術品事件中。說著,雪萊就把林和平送給她的《彼岸燈塔》油畫從角落拖出來,讓他們拿回去,就當什么也沒發生過。喬曼忽見自己的畫被林和平送到這兒來了,怔住了。許阿栗拿到彼岸日記,林和平追上喬曼表達了自己的感情,兩人擁抱在一起,林和平表示會處理好和許阿栗之間的事情。喬曼說她的心也不會離開他的,走的再遠也不會。

        • 喬芳來見漢森,請求漢森和喬曼結婚吧,她希望他們在一起。可在漢森看來,這種事情強迫不來,他可以等。于是,喬芳要給喬曼打電話。林和平與喬曼做了好吃的一起吃。喬曼接到了姐姐電話,讓她馬上過去。喬曼來見姐姐喬芳,卻意外只有漢森坐在那兒。漢森說她姐姐剛走,是希望他們能夠獨處。喬曼聽此,坦言與林和平確定了戀愛關系,希望他把視線從自己的身上挪開。喬曼坦言自己試著愛上漢森卻做不到,漢森表示自己不可能祝福他們。

        • 喬曼回到屋里,喬芳亮出了何建峰的手機,說上面有密碼,打不開,但是她相信這里一定會找到證明何建峰沒有挪用公款的證據,喬芳承諾喬曼,如果打開手機再找不到任何證據證明,她就放棄,認同栗平閣的說法。次日,喬曼找人,解鎖了手機,將手機內的信息全拷貝到了一個U盤里。喬芳翻找著U盤里的內容,終于找到許阿栗與何建峰的對話。許阿栗:何總監,你就幫幫忙吧,只要你肯幫我,填上這筆賬,我什么條件都可以答應你。喬芳和喬曼都驚呆了。林和平從公寓樓上下來,接到許阿栗電話。許阿栗說嚴總來了,等他開會。林和平掛斷電話之際,喬曼急匆匆地來找他,并亮出U盤,說許阿栗才是何建峰做假賬的幕后主使。林和平感到震驚。

        • 漢森把一份合同交給喬曼,讓她交給林和平。望著來之易的“雪萊代言合同草本”,喬曼心難平靜。之后,喬曼感謝雪萊愿意與栗平閣合作,為他們代言。雪萊說她應該感謝的人是漢森,是漢森說動了她,以她對愛情的理解和眼光,她和漢森才般配。聽到此話的喬曼也不知道該說什么。林和平來見喬曼,喬曼把“雪萊代言合同草本”交給林和平。林和平很是開心,喬曼說這是漢森的功勞,希望他們好好相處。

        • 林和平和喬曼走進公司,沒想到以許阿栗帶著所有員工列隊歡迎他們的到來。許阿栗居然還給喬曼送花,說她在雪萊的這件事上立了大功。但話語間并沒有示弱,并自稱是林和平的未婚妻。許阿栗隨林和平走進辦公室,林和平讓她能不能不這么說話,什么叫未婚妻?但許阿栗說自己才是永遠在等他的那個女人,她的房子就要出手了,她會盡快把錢還給公司。以后她會坦坦蕩蕩做人,也會坦坦蕩蕩去愛他,永不放棄。

        • “深圳藝術品大展”開幕了,以童欣為首的評委們圍坐在一起,討論面前桌上的諸多參展作品,大家都一致認為栗平閣的天工系列具有一定的優勢,此事,突然有人來告急,說林和平已放棄參評了,正在樓下舉行新聞發布會。林和平正在向記者闡述放棄參評的原因,正說著童欣和漢森來了。童欣把林和平叫到一邊,林和平說很抱歉。漢森說他踐踏別人,抬高自己,是不是太卑鄙了?林和平說卑鄙的人是他漢森吧,退賽才不會被他左右。喬曼獨自一個人坐著,漢森過來了,亮出了獲獎名單給她看,一等獎的獲獎名單中居然有栗平閣的天工系列工藝品。喬曼有些意外。漢森說這本來是要明天公布的,是林和平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 喬曼約見漢森,認為漢森早就知道雪萊要解約的事情,漢森說要一起找雪萊對質。林和平來到公司,指出現在公司面臨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雪萊突然要解約,不再為天工系列代言了,他們要打造自己的名片,將藝術家作為宣傳點。大家都一致表示沒問題。喬曼和漢森來見雪萊。雪萊說她討厭林和平為人處事的方式。可在喬曼看來,林和平的所做所為并沒有錯。雪萊說如果喬曼和漢森復合,她可以考慮繼續代言。

        • 喬曼接受了,只要別再損害栗平閣,別傷害林和平,什么都可以答應她。許阿栗來公司和林和平發生爭執,不同意藝術家做宣傳。喬曼認為漢森剛剛在雪萊面前是演戲,逼她接受漢森的感情。她可以接受,但是希望漢森不要再為難林和平。喬曼來找林和平,以姐姐為借口,提出分手。由于林和平堅決不同意分手,喬曼說她受夠了這種情感了,一份堅持不下去的感情,本來就不是愛情。喬曼話罷轉身走,但背對林和平走開的時候,潸然淚下。林和平也久久無法平靜,獨自看著喬曼遠去……

        • 羅辰把漢森帶到彼岸酒吧。當漢森看見墻上南生在大學時候拍的照片時,怔住了。漢森腦中一片混亂,漢森希望何小溪把這些照片摘下來。何小溪卻深感莫名,忙問出什么事情了?羅辰讓她別問這么多了。然而,何小溪卻因為羅辰在漢森面前介紹她是他的女朋友,很是開心。小至發現喬曼寫的《遇見巴塞》很火了,忙把喬曼拉到電腦前看。正說著,傳來門鈴聲,意外是喬芳。喬芳想和喬曼單獨聊聊。喬芳和喬曼獨處,從包里拿出預售合同,說她在北京預定了一套房子,剛付了定金,以后他們要一起還貸款。喬曼愣了,說她要回巴塞。喬芳當即就猜到與林和平有關,便強硬表示,不要為了讓一個男人活著舒服,就放棄自己應該有的生活

        • 喬曼敷著面膜在網上找工作,正說著,小至父母打電話進來,小至都不愿意接了,這時喬曼才知道,漢森不愿意給她沖當假男朋友,怕沒法收場。喬曼說自己來給他打電話,演個戲有這么困難嗎?喬曼正準備打電話之際,卻被小至一把奪了手機。小至甩手走了,砰地一聲把門帶上了,喬曼一頭霧水。喬芳想問漢森借錢,買房,說她房子都看好了,想問他借三十萬付首付。漢森表示沒問題,都是一家人不用客氣。

        • 喬曼進來了。漢森問她知不知道,他竟然去給小至當假男朋友,都是因為她,看她和小至是閨蜜的份上。然而喬曼卻說:我們結婚吧,如果可以的話。漢森怔住了,忙問為什么?為什么這么突然?喬曼說自己累了,跟姐姐一樣,也想有個家。那一刻,漢森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應她,不由地把她攬進懷里,說自己知道她一定受傷了。喬曼努力讓自己的眼淚不要流下來,但還是流下來了。

        • 小至催她先去挑婚紗吧,不是跟漢森都約好了嗎?喬曼卻說了這樣一句話,也不知道自己這樣做對不對。小至說既然做了,就要堅持下去,她相信她和漢森會幸福的,她可以陪她一塊兒去。喬曼奇怪她怎么改口了,不是一直反對嗎?小至說她會尊重她的選擇。小至說自己其實不該來,這個電燈泡當大了。喬曼見小至想走,叫住她,讓她幫著參謀參謀。漢森替她挑了一件婚紗,問她好看嗎,喬曼說好看。

        • 羅辰靠近林和平,亮出漢森和喬曼的婚紗照挑釁他,林和平忍無可忍,兩人當場就干了起來,旋即引來眾人目光,蘇山也過來了,讓他們別打了,屋里一團亂。喬曼回到家,傳來急速的門鈴響,接著又是敲門聲。喬曼一經打開門,意外是卓揚。卓揚說不好了,林和平和那個叫羅辰的人打起來了,被抓到派出所去了。喬曼二話沒說,就隨卓揚一起去了。

        • 喬曼沖了一袋感冒藥遞給林和平,卻見躺在沙發上用胳膊擋住了半張臉的林和平一行淚水奪眶而出。喬曼知道他心里裝著事兒,也不便多問,只是說了這樣一句話:和平,把藥吃了吧,如果心里不開心,就哭出來吧,我相信你是個好人,那個羅辰就是個混蛋,我愿意當個垃圾桶,聽你說,說你的過去,你們的過去,既便我們走不到一起,也永遠是最好的朋友。林和平再次攬住她。喬曼撫在他的身上。可婚戒卻戴在手上。

        • 南生讓她別小瞧許榛生,看林和平沒說話,南生冷不丁地親了他一下,林和平怔住了,南生說自己心里只有他。南生跑了,繼爾又轉過身來說一定替他完成任務,放心吧。望著南生的背影,林和平才恍惚自己應該送她,忙道:不讓我送啦?南生說不用了。那一刻,林和平的心里掠過欣喜,繼爾騎上自行車追去,說南生,等等我,兩人十分甜蜜。

        • 靳可忙讓正過來的丁淼淼去打電話把喬曼叫來。丁淼淼一愣:喬曼?丁淼淼恍悟,說不好了,他們離開片場時候把喬曼落在那兒了,忘了叫她一起上車了。林和平見狀,忙問片場在什么地方? 喬曼被困片場,腳還被釘子扎傷。飛速驅車前往拍攝現場的林和平打不通喬曼的電話,又給喬曼發送語音消息,加快向片場駛去。喬曼起身拍門,問外人有人嗎?開門吶。喬曼已力不從心,顯然有些中暑之感,喬曼放棄之時,林和平驅車趕來了。

        • 喬曼與漢森從樓上下來,漢森牽住她的手,說他們明天就去把結婚手續辦了吧,明天是個不錯的日子。喬曼怔然,說干嘛這么快呀?她的新工作才剛剛開始,有很多事情要做。漢森說辦不辦結婚手續跟她的新工作沒有關系,也就是幾分鐘的事,早晚都得辦,與其晚辦不如早辦,再說,把自己心愛的女人放在這兒他怎么能放心,剛才林和平就在她屋里,他之所以沒有進去是在給大家留面子。喬曼讓他別誤會行不行,她不是不敢放他進去,他是害怕他和林和平再干起來。

        收起
        演職員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