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ar id="dwqt5"></var>
  • <input id="dwqt5"><rt id="dwqt5"></rt></input>

        <input id="dwqt5"><output id="dwqt5"></output></input>
      1. 河北十一选五河北十一选五官网河北十一选五网址河北十一选五注册河北十一选五app河北十一选五平台河北十一选五邀请码河北十一选五网登录河北十一选五开户河北十一选五手机版河北十一选五app下载河北十一选五ios河北十一选五可靠吗

        鬢邊不是海棠紅

        9.0
        上世紀三十年代的北平,愛國熱血商人程鳳臺(黃曉明 飾)與一代天才京劇名伶商細蕊(尹正 飾)因戲結緣相知,兩人在梨園百態和戰火動亂中并肩奮斗前行,堅定了振興京劇國粹的信念和定傾扶危以身救國的崇高理想,最終攜手與殘酷命運砥礪抗爭的傳奇故事。該劇以獨特的視角,還原了民國動蕩歲月中最真實的京風國韻和家國情懷。
        打包價格:
        劇集列表 更新至 49 / 共49集)
        由于版權原因,部分劇集暫時無法觀看,請持續關注更新~~感謝使用愛奇藝!

        分集劇情

        • 20世紀30年代,北平梨園行會會長姜榮壽做壽,眾人皆來祝賀,獨商細蕊一人只派人送了禮,自己在風月場所跟姑娘飲酒聊天,觀察她們的一舉一動為登臺唱新戲做準備。另一邊,程家二爺程鳳臺開辟新商路歸來,在北平商會內以雷霆之勢鎮壓了其他想不勞而獲的人后,又把從小公館尋到的整日花天酒地的妻弟范漣帶回了家。從家人口中,程鳳臺聽說了商細蕊的過往事跡,并對他產生了興趣。恰巧商細蕊在程家的鋪子定制了一件戲服,因戲服有一處輕微拉絲,商細蕊拒絕簽收,掌柜匯報給程鳳臺后,程鳳臺大方地同意給商細蕊重做。應北平商會鄭會長的邀請,程鳳臺帶著妹妹去匯賓樓聽戲。程鳳臺望著臺上做楊貴妃裝扮的商細蕊,不由想到了自己的母親。商細蕊一開口便引來聲聲喝彩,程鳳臺摘下手上的寶石戒指交給妹妹,讓她效仿別人給商細蕊打賞,誰知妹妹不慎將戒指砸到了商細蕊的額頭,商細蕊面不改色地繼續唱著,妹妹卻十分忐忑。

        • 程鳳臺準備帶妹妹去給商細蕊道歉時,有一群小混混借故搗亂砸場子,匯賓樓的老板放任自流,程鳳臺看不下去,挺身而出,被小混混誤傷。商細蕊將一切看在眼里,卻還是八風不動地唱完了整場戲。回到后臺卸妝時,程鳳臺帶著妹妹過來,商細蕊對他所做的一切表示感謝,并因自己連累他受傷而致歉。水云樓內,因商細蕊要離開匯賓樓,戲班內的其他成員覺得他太任性,還讓他去給姜榮壽致歉,日后好在北平行走,商細蕊發了一通脾氣,依然固執己見。經過程鳳臺的調查,他發現那群小混混是姜榮壽的兒子姜登寶找來故意針對商細蕊的。于是在范漣攢的聚會上,程鳳臺再一次幫商細蕊解圍后將調查結果告知于他,讓他自己決定如何是好,商細蕊表示自己不想追究,但因為他們害程鳳臺受傷,便讓打一頓出出氣罷了。程鳳臺因此感慨商細蕊大度。北平梨園行為了支持東北軍抗日組織了一場義演,商細蕊也積極參與。然而義演當天,因琴師登臺前不顧勸阻執意飲酒惹怒了商細蕊,兩人發生爭執,琴師拂袖而去。姜榮壽得知消息后認為這是一個打壓商細蕊極好的機會,于是借此要挾商細蕊當眾給自己道歉。

        查看全部劇集詳情
        • 20世紀30年代,北平梨園行會會長姜榮壽做壽,眾人皆來祝賀,獨商細蕊一人只派人送了禮,自己在風月場所跟姑娘飲酒聊天,觀察她們的一舉一動為登臺唱新戲做準備。另一邊,程家二爺程鳳臺開辟新商路歸來,在北平商會內以雷霆之勢鎮壓了其他想不勞而獲的人后,又把從小公館尋到的整日花天酒地的妻弟范漣帶回了家。從家人口中,程鳳臺聽說了商細蕊的過往事跡,并對他產生了興趣。恰巧商細蕊在程家的鋪子定制了一件戲服,因戲服有一處輕微拉絲,商細蕊拒絕簽收,掌柜匯報給程鳳臺后,程鳳臺大方地同意給商細蕊重做。應北平商會鄭會長的邀請,程鳳臺帶著妹妹去匯賓樓聽戲。程鳳臺望著臺上做楊貴妃裝扮的商細蕊,不由想到了自己的母親。商細蕊一開口便引來聲聲喝彩,程鳳臺摘下手上的寶石戒指交給妹妹,讓她效仿別人給商細蕊打賞,誰知妹妹不慎將戒指砸到了商細蕊的額頭,商細蕊面不改色地繼續唱著,妹妹卻十分忐忑。

        • 程鳳臺準備帶妹妹去給商細蕊道歉時,有一群小混混借故搗亂砸場子,匯賓樓的老板放任自流,程鳳臺看不下去,挺身而出,被小混混誤傷。商細蕊將一切看在眼里,卻還是八風不動地唱完了整場戲。回到后臺卸妝時,程鳳臺帶著妹妹過來,商細蕊對他所做的一切表示感謝,并因自己連累他受傷而致歉。水云樓內,因商細蕊要離開匯賓樓,戲班內的其他成員覺得他太任性,還讓他去給姜榮壽致歉,日后好在北平行走,商細蕊發了一通脾氣,依然固執己見。經過程鳳臺的調查,他發現那群小混混是姜榮壽的兒子姜登寶找來故意針對商細蕊的。于是在范漣攢的聚會上,程鳳臺再一次幫商細蕊解圍后將調查結果告知于他,讓他自己決定如何是好,商細蕊表示自己不想追究,但因為他們害程鳳臺受傷,便讓打一頓出出氣罷了。程鳳臺因此感慨商細蕊大度。北平梨園行為了支持東北軍抗日組織了一場義演,商細蕊也積極參與。然而義演當天,因琴師登臺前不顧勸阻執意飲酒惹怒了商細蕊,兩人發生爭執,琴師拂袖而去。姜榮壽得知消息后認為這是一個打壓商細蕊極好的機會,于是借此要挾商細蕊當眾給自己道歉。

        • 隨后,商細蕊提著琴登臺,一番自拉自唱引來滿堂喝彩,姜榮壽父子見狀愈加嫉恨,設計激怒商細蕊,讓耿直的他登臺揭露金部長貪污善款的秘密,金部長惱羞成怒,派人去抓商細蕊,商細蕊倉皇而逃下被程鳳臺搭救。在程鳳臺的幫助下,不僅商細蕊轉危為安找到了新的唱戲的園子,還讓金部長狼狽落馬。在得知曹司令接替金部長之后,姜榮壽父子利用商細蕊和曹司令不和的謠言讓他在戲園子頗受排擠。程鳳臺為了支持商細蕊,特邀請他在自己兒子的周歲宴上唱堂會。很快到了周歲宴那天,程家二奶奶范湘兒的表哥表嫂、程鳳臺的姐夫曹司令等人都到場慶賀。程鳳臺借機跟曹司令談起了商細蕊,曹司令親口否認兩人不和并點了想聽的戲。程二奶奶的表嫂蔣夢萍與商細蕊曾是師姐弟,早年間因其嫁人兩人鬧得很僵。程鳳臺的姐姐得知來唱堂會的是水云樓的商細蕊,想到兩人之間的矛盾糾葛,頓時如臨大敵。

        • 為了避免雙方見面發生不快,程鳳臺的姐姐找借口支開蔣夢萍夫妻,不料卻被范漣攔了下來,而戲班里的小來也支吾著不讓商細蕊上臺,被商細蕊拒絕。果然,商細蕊在戲臺上看到蔣夢萍后失控,擅自改了戲對蔣夢萍指桑罵槐,蔣夢萍受不了要走,曹司令卻強勢地不讓任何人離開,最終商細蕊出了氣,蔣夢萍卻急火攻心被他氣暈了過去。商細蕊自知理虧,偷偷離開程家,程鳳臺也吃了二奶奶好一通數落。氣不過的程鳳臺借著給商細蕊送落下的東西為由去找他算賬,商細蕊小心翼翼上了程鳳臺的車,一路無言地來到了山上。面對程鳳臺的一番苦口婆心,商細蕊開了話匣子,將自己與蔣夢萍不是親人勝似親人的感情和曾經所經歷的一切悉數道出,程鳳臺了解后,與商細蕊的恩怨就此化解。送商細蕊回水云樓后,程鳳臺本想去報社幫商細蕊做澄清,結果手下找了過來,說在倉庫抓到一個賊。程鳳臺急急帶人趕了過去,經過一番查問,他得知那人是曹司令之子曹貴修派來的,念在親戚的份上,他放人離開,然后再三叮囑手下加強戒備,絕對不能讓那些支援東北軍打日本人的物資受到一分一毫的損傷。

        • 因跟商細蕊夜談時染了風寒,回來后程鳳臺便病倒了,卻也因禍得福,避免了跟曹司令之子曹貴修派來查探的副官虛與委蛇。因商細蕊在程家唱堂會惹惱曹司令的消息被報紙大肆宣揚,商細蕊和水云樓眼下舉步維艱。偏偏又遇到八爺前來催繳房租,囊中羞澀的商細蕊只得將心愛的戲服當了換錢應急。對此一無所知的程鳳臺拖著病體替商細蕊給蔣夢萍夫婦道歉,從他們口中他了解到了一個不一樣的商細蕊。在此過程中,水云樓里的臘月紅不忍商細蕊及其他兄弟姐們因曹司令的原因被排擠,于是冒險闖入程家準備刺殺曹司令,卻被程鳳臺的妹妹察察兒撞破。得知曹司令不住在這兒后,他十分沮喪。察察兒鼓勵了他兩句,知他生活窘迫,又給了他一些錢后放他離開。商細蕊在匯賓樓唱的最后一場堂會,程鳳臺親自過去捧場,卻撞見姜榮壽之子為難商細蕊。程鳳臺看不過,替商細蕊出頭,并在跟商細蕊一道看戲的過程中對京戲有了進一步的了解,然后認真欣賞起了商細蕊登臺獻唱的那場與眾不同的《長生殿》。

        • 看著臺上將《長生殿》和楊貴妃用另一種方式演繹而出的商細蕊,程鳳臺不由想起自己因為家庭原因而被迫改變的人生,以及母親為了唱戲而遠走他鄉,心里感慨萬千。戲散后,程鳳臺魂不守舍地回了家,之后幾天閉門不出,仿佛對什么都失了興趣,讓二奶奶極為擔心。之后程鳳臺便迷上了聽戲。他約商細蕊喝下午茶,兩人相談甚歡,然后又一同回到戲班子里把酒言歡,談天說地,十分快活。水云樓眾人希望商細蕊能向程鳳臺尋求幫助,商細蕊嚴詞拒絕了。商細蕊帶程鳳臺去天橋玩,遇到小偷偷了程鳳臺的錢,商細蕊使出一套商家祖傳的棍法教訓了小偷,并成功奪回了程鳳臺的錢。

        • 商細蕊帶著程鳳臺去城外一座破廟,告訴他自己要在這里建立一個屬于他們水云樓的戲園子,程鳳臺聞言十分震驚。隨后,他們在回去的路上遇到一群乞兒向商細蕊討錢,可是因為他們唱的曲子都不大新鮮,所以沒能討到。水云樓內,六月紅執意要嫁給薛千山為妾,并坦言自己已經有了薛千山的孩子,商細蕊大怒,撕毀她的賣身契后趕她離開。為了安撫眾人浮躁焦慮的心情,商細蕊向大家坦言自己要建立屬于水云樓的戲園子,但因為沒錢,所以準備動用祖產。然而將祖產挖出來后卻發現里面的錢和東西都不見了。原來是戲班子里的人監守自盜。商細蕊撕了他們的賣身契后讓人將內賊送官。入夜后,身心俱疲的商細蕊夢到了自己的父親。次日一早,六月紅收拾了行裝離開水云樓,而商細蕊醒來后變得行為無狀,并將自己鎖緊裝祖產的箱子里,此舉嚇壞了眾人。

        • 十九氣急,將商細蕊大罵了一番后賭氣要離開,商細蕊從箱子里出來,讓大家把去外面接私活的成員叫回來,晚上要開會決定水云樓的命運。程鳳臺為了自己走貨方便,托范漣找來辛博士討論穿山隧道的建造計劃。原本辛博士對復雜的地貌條件一籌莫展,在看到程鳳臺家房子的結構后靈光一閃,建議他去找造房子的人來幫忙。水云樓內,商細蕊燒了眾人的賣身契后,跟大家討論決定離開北平回平陽。收拾行李時,一些帶不走的東西該扔的扔,該賣的賣,該送的送,商細蕊只留下程鳳臺賞給自己的戒指。程鳳臺想到之前跟商細蕊遇到的那個來討錢的前南府戲班總管太監和他唱過的蓮花落,其中提到了樣式雷,于是和范漣一同前去尋找,最后在前南府戲班總管太監的幫助下找到了房子的建造者,“樣式雷”的后人。

        • 程鳳臺拿出隧道的建造圖紙,雷先生看后同意幫忙,程鳳臺十分高興。在回家的路上,程鳳臺遇到了打算離開北平的商細蕊和水云樓眾人。得知商細蕊的難處后,程鳳臺主動出手相助,留住了商細蕊和水云樓。得知商細蕊看中了城外破廟,想買下做自己的戲園子,又知曉程鳳臺成了水云樓的大股東,于是姜榮壽跟鄭會長狼狽為奸,破壞商細蕊的計劃。程鳳臺請商細蕊喝下午茶,提到他管理戲班子的方式并不科學,于是商細蕊讓他直接進行管理,自己只專心唱戲,程鳳臺同意。兩人回到水云樓后,遇到杜家杜七,杜七誤會程鳳臺對之前留學時的女同學始亂終棄,兩人大打出手,在商細蕊的調停下兩人間的誤會解除。隨后,商細蕊和水云樓全體成員請程鳳臺吃飯,程鳳臺借機立了規矩。之后水云樓重回戲臺,將姜登寶和他們的隆春班氣了個半死。曹司令的兒子曹貴修為了對付程鳳臺,讓人扣了他兩箱貨,二奶奶十分擔心。

        • 范漣也入股了商細蕊的戲園子,帶著女友跟程鳳臺一起來看戲,期間女友腹痛被送入醫院,才知道女友已有四個月身孕。女友為了救家人,開價十萬被程鳳臺拒絕,后來在知道真相后,程鳳臺同意幫她救出家人。因曹貴修扣留貨物一事,程鳳臺拿著禮物主動求和,曹貴修卻提出比試槍法,程鳳臺獲勝,拿回了自己的貨物,卻被曹貴修告知曹司令一直在欺騙自己,他才是真正進行著抗日運動,程鳳臺聞言內心頓時疑云四起。二奶奶從別人口中得知程鳳臺和范漣入股了水云樓,于是主動去水云樓聽戲,卻對商細蕊的表演非常不滿。

        • 二奶奶聽聞十九在背后議論自己,頓時對水云樓反感倍增,離去。回家后,看到呼呼大睡的程鳳臺十分氣惱,卻沒說什么。第二天,臘月紅為了感謝程鳳臺妹妹察察兒之前給自己錢吃飯,偷偷來到后花園見她,就在兩人因謝禮相互推搡時,二奶奶出現,將臘月紅捆了,然后把正在祭拜祖師爺的商細蕊請了過來。一見到商細蕊,二奶奶便對他一通冷嘲熱諷,商細蕊十分生氣,將臘月紅帶回去后一頓狠揍,正巧程鳳臺經過,被商細蕊趕了回去。陳紉香被他舅舅姜榮壽叫回北平跟商細蕊打擂臺,陳紉香去找商細蕊時,商細蕊正跟杜七商量了一出新戲。知道陳紉香的來意后,商細蕊毫無懼色地應下他的挑戰,并稱輸了的人就要剃光頭。夜里臘月紅看到沒送出去的謝禮,想到二奶奶白日里的羞辱,又想到師姐六月紅,不免傷心流淚。

        • 商細蕊為了新戲《趙飛燕》選角,臘月紅憑借過硬的本事脫穎而出,引來商細蕊師兄弟們的不滿。程鳳臺的妹妹察察兒想去學校念書,二奶奶不肯,兩人發生爭執,察察兒氣惱,程鳳臺知道后安撫妹妹,并答應會安排她去念書。程鳳臺想勸二奶奶,卻被二奶奶借由他在水云樓入股一事罵了一頓,得知程鳳臺不愿放棄水云樓,二奶奶更是惱怒,將程鳳臺趕去了書房,程鳳臺既冤枉又無奈。姜登寶在街上遇到臘月紅,故意與他為難,將他打了一頓還扒光了捆在電線桿上給商細蕊下戰書,商細蕊知道后帶人去找姜登寶算賬,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替臘月紅出了氣。隨著對壘的時間越來越近,商細蕊卻遲遲想不到戲中趙飛燕該如何起舞,便在鈕爺的提示下去廟里找靈感,然后被一直關注著京城梨園行的寧九郎暗中點撥,商細蕊茅塞頓開,抓緊時間日夜不休地開始了練習。

        • 商細蕊的大師兄們提出解約,離開水云樓,投奔隆春班,一時間,商細蕊的新戲缺了很多角色,他去其他戲班借人,可是他們都得了姜榮壽的命令,婉拒了商細蕊。商細蕊為此愁眉不展,卻固執地不肯求程鳳臺幫忙。之后程鳳臺得知商細蕊的窘境,特意找了北平的名角來,商細蕊心中感動,卻說不出感謝的話,只能每天給他送些自己愛吃的東西。絡子嶺的土匪大當家和二當家不和,二當家違反大當家立下的規矩,一月內劫了北平商會的貨運隊伍兩次。程鳳臺知道后,派人送去禮物并暗中探聽他們的情況。商細蕊和程鳳臺和好后,商細蕊帶他去自己常去的店吃面,程鳳臺卻一臉嫌棄。商細蕊被食客們認出,紛紛上前與他交談,商細蕊趁機給自己的新戲和雨陳紉香的擂臺賽做宣傳,大家都十分期待。

        • 隨著擂臺賽時間越來越近,商細蕊和陳紉香都使出渾身解數認真排戲努力練習,等到了比賽那天,商細蕊一臉淡定,陳紉香卻有些緊張。姜榮壽特意來給商細蕊捧場,在發現臺上給他配戲的都是北平的名角后,十分氣惱,等商細蕊在鼓上飛舞,引來滿堂喝彩后,他氣悶不已。之后陳紉香愿賭服輸,被商細蕊剃了光頭,而隆春班挖角水云樓的消息也登了報,讓姜榮壽更是憤憤。絡子嶺的二當家殺了大當家后又綁了程鳳臺的小舅子范漣,讓程鳳臺拿軍火來贖人,程鳳臺簡單交代了家里一番,又派人給商細蕊送了房契當年貨后匆匆離開。之后,姜榮壽借口提前祭拜祖師爺,將北平梨園行祖師爺的親傳弟子們聚集在了一起,商細蕊也被請了過去,擔心他受欺負的水云樓成員去通知了杜七。

        • 絡子嶺上,二當家反悔,將程鳳臺也綁了起來。杜七為了幫忙,大庭廣眾下拜了商細蕊為師,同他一起去祭拜祖師爺。在現場時,姜榮壽借著商細蕊新戲《趙飛燕》的戲服和內容發難,指責他欺師滅祖,其他同門也指責商細蕊的水云樓實行合同制影響他們收徒,姜榮壽讓他叩頭認錯,商細蕊不肯,與眾人大打出手,隨后水云樓眾人趕到,與成功脫圍的商細蕊會合,姜榮壽當著眾人的面將商細蕊從師門除了名。另一邊,大當家的女兒古大犁帶人殺了回來,趕走了二當家,然而,古大犁接管絡子嶺后要求程鳳臺以后的過路費再加兩成,程鳳臺不肯,遭來殺身之禍。程鳳臺的姐姐為了救他,去求了曹貴修,曹貴修同意幫忙,姐姐稍稍安了心。商細蕊回去后躲在屋里生悶氣,眾人無計可施之時,陳紉香上門求見。

        • 陳紉香輸了擂臺,一年不得在北平唱戲遂準備去上海發展,特邀請商細蕊同行。商細蕊被說動,準備隨他一起去上海轉轉。杜七因專欄被撤大鬧報社,最后反被報社的總裁薛千山諷刺他公器私用為商細蕊平反,二人不歡而散。程鳳臺下落不明,一眾眼紅程鳳臺的商人在北平商會會長暗中挑唆下,趁機去程家貨運航搗亂滋事,最后二奶奶不得不出面才擺平了鬧事者。谷大梨劫持了程鳳臺的商隊,并逼迫程鳳臺與其婚配,幸好曹貴修及時趕到才阻攔住。卻沒想到谷大梨因此又看上了曹貴修,還請程鳳臺從中做媒。商細蕊路上突然想起了蘇三的起解,還未到上海,便也拉著陳紉香在南京下了車。二人在南京蹭戲、游湖、論戲、唱戲不亦樂乎。

        • 程鳳臺給谷大梨梳妝打扮,教她舉止談吐,幫她討曹貴修歡心。陳紉香帶著商細蕊游秦淮河時,商細蕊情不自禁的開唱,引得正在湖邊的委員劉漢云關注。曹貴修和谷大梨共度一晚后,第二天便帶著程鳳臺離開。程鳳臺剛剛回城,十九便等在城門口向程鳳臺哭訴商細蕊的冤情。當晚曹貴修便帶著兵來到姜家,在門口遇到了杜七也去姜家找茬。杜七和曹貴修一文一武,最后幫商細蕊討回公道,姜榮壽親口承認商細蕊沒有欺師滅祖。程鳳臺為了感謝曹貴修兩次幫忙,答應提供他一年的軍餉,可卻沒想到程美心私下已經答應了曹貴修要給他提供軍火。因為不確定曹貴修的立場,程鳳臺不愿與其糾葛,左右為難。程鳳臺回貨運航查賬,貨運航的人都對二奶奶的處事經商贊不絕口。劉漢云邀請陳紉香唱堂會,陳紉香想請商細蕊搭戲,商細蕊最后同意扮作跟班前去。劉漢云點了昆曲,陳紉香因多年不唱昆曲所以失誤了,怕劉漢云責難嚇的跪倒在地。

        • 陳紉香借口去后臺休息準備,到了后臺便請商細蕊幫忙,最后商細蕊答應幫陳紉香唱雙簧,卻被劉漢云識破。劉漢云到后臺,十分賞識商細蕊夸贊他有九郎的風范,并邀請他們留在家里入席。察察兒想要上學二奶奶不同意她出去拋頭露面,程鳳臺想幫察察說服二奶奶,反而惹的二奶奶更生氣。席間話家常,商細蕊提及了因被姜榮壽欺壓才到南京賞玩的事情,劉漢云因為賞識商細蕊的才華不愿他再被人欺壓,便收他做了義子。筵席結束,陳紉香打算前往上海,商細蕊不愿再跟隨,便準備自己回北平。杜七有好幾個筆名,不單寫戲評,還撰寫著報社熱門的連載小說。杜七罷筆后,報社總裁親自請杜七回來重開專欄,為了討好杜七,還停掉了所有寫商細蕊的負面言論。程鳳臺親自去火車站接商細蕊并準備了酒席給他接風,席間商細蕊提及認劉漢云為干爹之事程鳳臺頗有微詞,梨園會所的老板們此時也趁機前來為之前的事道歉,商細蕊不計前嫌。昆曲是百戲之祖現在沒落了,商細蕊從南京回來決定重新唱起昆曲,并邀杜七為他寫新戲。

        • 杜七勸商細蕊為了兩個月后的梨園競選,先放一放唱昆曲的事情,商細蕊答應等到新戲院開張的時候再唱。商細蕊幫程鳳臺捉住了落子嶺古二當家,隨后又扮作小廝和程鳳臺來到鄭會長家,程鳳臺把鄭會長做過的一樁樁壞事都擺上臺面上談來說開,勸鄭會長自首。曹司令從南京回來,程美心親自下廚為其接風洗塵。席間日本保健醫生突然闖入,讓程美心開始相信曹貴修說曹司令傾日的言論。商細蕊趁著去貝勒府唱戲的時機,帶著程鳳臺參觀貝勒府的戲園,為以后新建戲樓作參考。晚上大戲開唱眾人找不到商細蕊,原來商細蕊蹲在戲園邊,想聽完侯老板的戲再去后臺,結果陰差陽錯反而得了貝勒額娘的欽點讓他去和侯老板對戲,商細蕊興奮不已。

        • 后臺,侯老板吸大煙被商細蕊阻止,攀談下原來侯老板和商細蕊的爹是舊相識。商細蕊和侯老板的戲,贏得滿堂喝彩,不料老福晉卻因聽到《搜孤救孤》而突然精神失常。戲后,商細蕊對老福晉感到好奇,侯老板因此邀請商細蕊明日去他府上詳談。程美心把曹司令身邊有個日本醫生的事情告訴了程鳳臺,也開始后悔逼程鳳臺和曹家做軍火生意。商細蕊去到侯老板家,侯老板給商細蕊講述了老福晉忠義兩難全的陳年往事。商細蕊想把這個故事編成戲唱,但杜七覺得侯老板說的都是胡言亂語不想寫,兩人因此鬧翻。在商細蕊的提點下,程鳳臺去到曹司令府,親口詢問曹司令是否親日,曹司令矢口否認。程鳳臺看出曹司令在撒謊,馬上回貨運行停了曹司令的貨。曹貴修找到了程鳳臺,幫他出了主意。曹貴修讓程鳳臺說出曹司令軍火倉庫的位置,然后他去暗度陳倉。這樣程鳳臺既不用得罪曹司令,軍火也不會落入日本人之手。貝勒爺答應把王府戲樓賣給程鳳臺,商細蕊得知后興奮不已。杜七也因眼光高看不上其他的名角兒,最后還是答應幫商細蕊寫戲。冬去春來,商細蕊和程鳳臺的戲樓終于開張了。

        • 商細蕊唱了生角兒沒有人唱旦角兒,商細蕊決定在水云樓內部選人卻無一能勝任。原老板金盆洗手,在梨園會館宴請,商細蕊、程鳳臺和范漣出席。開席前范漣去衛生間之際,聽到了小周子放嗓子,眼前一亮。宴席上,四喜兒故意挑事讓原老板和俞青搭戲,二人正唱著原夫人卻吃醋上臺鬧事。商細蕊上臺解圍,剛剛好請得俞青在梨園票選的時候幫自己搭戲。萬事具備只欠東風,新戲還差一個小旦,范漣想起了自己剛剛遇到的小周子,便推薦給了商細蕊。商細蕊和程鳳臺去云喜班探看小周子,小周子正在邊干粗活邊唱,一下就被商細蕊相中。

        • 商細蕊愛惜小周子這個人才,程鳳臺答應商細蕊幫小周子脫離云喜班。谷大梨的絡子嶺被劉漢云偷襲落敗,眾人四下而逃。谷大梨以為是曹貴修所為,特去找曹貴修尋仇,去了才發現是一場誤會。谷大梨已經懷孕,曹貴修無處安置她便找到了程鳳臺,程鳳臺剛好想到讓谷大梨裝扮成貴太太去贖出了小周子。小周子來到水云樓,商細蕊好吃好喝照顧,還賜了藝名周香蕓。小周子住到了水云樓,卻遭到了水云樓其他人的排擠,商細蕊替小周子出頭,安排了唱戲的擂臺讓他以藝服人。沒想到小周子卻怯場,輸掉了比賽。不過商細蕊非但沒有責怪小周子,反而帶著他出去大吃大喝。

        • 吃飽后商細蕊還未付錢便故意借故離開,留下小周子獨自在店里。店鋪要打烊小周子身無分文,只好賣藝還錢,贏得了路人的一片喝彩。這時姜登寶帶人路過,正準備欺負周香蕓,商細蕊馬上出面阻止。原來商細蕊是和店鋪老板商量好故意走開,為了鍛煉周香蕓怯場的毛病。曹貴修城門口迎接劉漢云,發現欲行刺的古大犁。曹貴修為了阻止古大犁做傻事,只好把古大犁帶在身邊,并承認了古大犁是他夫人。劉漢云的車進城,曹貴修卻發現撲了一空,原來劉漢云早已進城微服私訪。商細蕊給老福晉送票遇到了劉漢云,并邀請他來看自己的新戲。程鳳臺也打算利用這出新戲,幫曹貴修去見劉漢云。

        • 商細蕊新戲開唱,姜登寶找人來砸場子被曹貴修帶兵趕走,曹貴修也趁機拜會了劉漢云。曹貴修向劉漢云表明,程鳳臺走私的軍火是為他抗日用的,并殺了一個日軍上尉帶來頭顱向劉漢云表明自己抗日的決心。最后劉漢云答應曹貴修,幫他從曹司令手中拿回兵權。小周子演出成功,四喜兒來到后臺鬧場欲帶小周子回云喜班,小周子最后情急撞墻。老福晉過世,商細蕊和劉漢云都前去上香。劉漢云鼓舞商細蕊,讓他用戲感染老百姓一起共護家國。劉漢江臨走之前念念不忘寧九郎和商細蕊的戲,程鳳臺聽后答應商細蕊試試去請寧九郎出山。小周子撞頭病的不輕,云喜班不愿給他請郎中,商細蕊半夜偷偷潛入看望小周子。之后,程鳳臺則帶著商細蕊一起去拜訪寧九郎。

        • 程鳳臺與商細蕊在府中遇到了齊王爺,齊王爺毫不避諱的指出了前幾天商細蕊唱的潛龍記中的錯處。程鳳臺提出想請寧九郎出山,聽到是為劉漢云唱戲,齊王爺第一個先不答應。寧九郎把商細蕊認作是忘年之交,最后答應了他們的邀請。原夫人在梨園會館大鬧俞青,商細蕊帶著水云班相護,臉都被抓破了。最后原老板出現挑明了自己和俞青毫無瓜葛,這才帶走了原夫人。而俞青因為原老板的話黯然傷神,決定不再唱戲,商細蕊理解俞青的決定,不再唱潛龍記。同時,他也趁機歇戲,去找寧九郎潛心學習。劉漢云堂會上看到寧九郎,回憶起寧九郎救自己一命的往事不甚唏噓。戲罷回座,商細蕊趁機幫小周子說情,劉漢云最終答應幫小周子出面救他于水火。曹司令到來,見到了劉漢云,程鳳臺借機向其介紹表哥兼檢察官常之新。

        • 劉漢云帶著曹貴修同曹司令攤牌,曹司令震怒但最后還是讓出了兵權給曹貴修。與此同時,商細蕊與常之新因往事針鋒相對,險些打了起來,最后強行被程鳳臺帶走,程鳳臺也因此受了傷。曹司令臨走之前給程美心一箱金子傍身,程美心卻軟磨硬泡想和曹司令一起去南京。曹司令態度堅決的拒絕,讓程美心懷疑曹司令不是要去南京而是要去投靠日本人。程美心好心勸說無果,決定用曹司令的槍自盡以明真心,沒想槍里卻沒有子彈。放下槍程美心相擁曹司令而哭,曹司令告知了她一個秘密。劉漢云公開處刑在北平周邊行兇作亂的土匪,古大犁喬裝成男人混在人群中準備開槍,被臘月紅及時發現揭穿。古大犁趁亂逃走,曹貴修趕去掩護并說服古大犁先行離開。劉漢云找到臘月紅,準備報答他的救命之恩,臘月紅提出想離開水云樓追隨劉漢云。臘月紅走了,劉漢云派人把小周子送回了水云樓。程鳳臺帶著禮品去看望常知新,這才得知商細蕊同常知新動手不是因為蔣夢萍而是因為自己,程鳳臺感慨萬千。

        • 原老板親自上水云樓,為攪黃潛龍記的事情道歉,順便打聽俞青的事情。商細蕊聲淚俱下,讓原老板不要再去打擾俞青,并私下將原老板帶來的東西變賣成錢送給俞青。小周子正式敬茶拜師商細蕊。曾愛玉早產,范漣故意躲避去了外地,程鳳臺只好親自送曾愛玉去醫院,結果被住院的蔣夢萍撞到并誤會。蔣夢萍馬上打電話通知二奶奶,二奶奶聽后傷心不已。程鳳臺趕回家中解釋,二奶奶不相信還說程家的錢都是范家來的,讓程鳳臺凈身出戶。二奶奶一怒之下還燒了名為春萱寄來的信。原來春萱是程鳳臺的親生母親,見信被燒毀程鳳臺生氣不已,留下賬簿和私印離開程家去了水云樓暫住。二奶奶知道自己這次燒信做錯了事情,所以想要通過剩下信封的線索積極幫程鳳臺找母親。

        • 范漣回家后被二奶奶教訓,但二奶奶還是覺得是范漣和程鳳臺串通好的不相信程鳳臺的說辭。程鳳臺去曾愛玉的住處接走孩子并取名為鳳尾,范漣沒有見到欲回老家的曾愛玉最后一面。范漣不會照看嬰兒,最后程鳳臺只好把鳳尾帶到了水云樓照顧,商細蕊給鳳尾改名鳳乙。程鳳臺晝夜照顧鳳乙,因此也體會到了二奶奶在家照顧一家老小的辛苦。商細蕊買了一輛小轎車送給程鳳臺,程鳳臺不忍他破費,要求只大吃一頓就心滿意足了。梨園魁首票選如火如荼的進行中。姜榮壽推薦四喜兒參加梨園魁首的票選,并告知對方有寧九郎參與,四喜兒激動應下。

        • 姜榮壽的真實目的其實是為了找一個唱旦角的惡心商細蕊。商細蕊入選梨園票選的前四名,可以進入最后一輪魁首的爭奪。一同入選的還有寧九郎、姜登寶和四喜兒。程鳳臺的貨運航、杜七等眾人都在為商細蕊拉票,商細蕊卻突然想退出。商細蕊覺得寧九郎就是他心中的魁首,所以他不想再比,甚至花大價錢為寧九郎買票。梨園魁首票選大賽正式開始,寧九郎和商細蕊都沒有去梨園會館看票。梨園魁首票選統計出來,寧九郎和商細蕊同票。這時姜榮壽安排的人在臺下鬧事不服商細蕊,杜七站出來反駁,現場亂成一片。幸好寧九郎的跟班出現,代表寧九郎投了商細蕊一票并贈送了金匾給商細蕊,本次梨園魁首票選商細蕊一舉奪魁。奪魁后商細蕊跪在祖師爺的牌位前哭了一夜,一早寧九郎就帶著金匾來看望商細蕊。商細蕊還在睡夢中以為身邊的寧九郎是夢中人,寧九郎便借夢托付,希望商細蕊可以把京劇發揚光大。商細蕊醒后,才知原來夢是真的感慨萬千。

        • 商細蕊當選梨園魁首,許多廠家找上門請商細蕊拍廣告。原本商細蕊想一口回絕,但最后為了程鳳臺能在水云樓過的舒適便答應了。古老二越獄了,在戲樓綁架了正在看戲的察察兒。最后商細蕊和程鳳臺配合,才把察察兒救出。古老二發誓,如果下次再逃出來一定殺了察察兒,程鳳臺最后忍無可忍用槍殺了古老二。經過此事,程鳳臺怕以后再連累察察兒涉險,便決定送她去香港。二奶奶為程鳳臺找到了春萱的徒弟,春萱的徒弟給程鳳臺送來了春萱的唱片,并隱瞞了春萱已經過世的消息。商細蕊拍廣告緊張,程鳳臺為了讓商細蕊放松播放起了留聲機。最后還有幾張空片,攝影師幫商細蕊和程鳳臺拍了合照。上海的紗廠機器砸傷了人,范漣束手無策,二奶奶恨鐵不成鋼,最后范漣只好去水云班找程鳳臺求救,程鳳臺只好親自前往上海。

        • 二奶奶從韓管家拿來的賬本里看到水云樓的大額花銷,氣悶下決定親自去找商細蕊談談。一番責問后,二奶奶要求韓管家教其算賬,甚至因覺得商細蕊發福而讓老媽子做素菜給他清減。倍感憋屈的商細蕊趁韓管家離開之際,偷跑到齊王府,與寧九郎說出自己準備去上海投奔程鳳臺的打算,并答應順便代替寧九郎應酬場面。到達上海后,商細蕊在林丹秋的帶領下如約來到梨園會館,與唐會長、王班主等人結識,陰差陽錯中應下各位戲曲會串的邀請,更有幸聽到王老板一唱昆曲《牡丹亭》,想起往事感懷落淚。與王老板告別時,商細蕊偶遇林丹秋之妹曾愛玉,二人就唱戲問題發生口角,不歡而散。傍晚時分,商細蕊終于如愿在程鳳臺住處與之相聚,并決定在程家住上一陣。而林丹秋兄妹二人則于途中被六哥攔下,林丹秋因對方的威脅只得將身上的錢借給了他,以保護妹妹安全。次日,商細蕊去戲樓練戲,在恭喜林老板尋到親妹子的同時,也為其放棄唱戲感到惋惜。

        • 曾愛玉發現哥哥三天兩頭被人找麻煩,感覺事情沒有那么簡單。可林丹秋則安撫妹妹,稱等商老板在寒香社唱完就與她一起走,此后便能夠過上安穩的生活。戲樓門口,前來接商細蕊的程鳳臺偶然見到了給哥哥送傘的曾愛玉,彼此心緒復雜。路上,程鳳臺告訴商細蕊,曾愛玉便是鳳乙的親生母親,商細蕊倍感震驚。之后接連幾天,商細蕊不斷夢到小時候與妹妹走散的事情,一時憂心忡忡。很快,登臺之際到來,托商細蕊的福,戲樓上座率達到了六成,可被曾愛玉之事困擾的商細蕊始終提不起熱情。演出結束,林丹秋兄妹即將離開,此時商細蕊決心找曾愛玉談談,表面試圖勸服她讓林丹秋繼續唱戲,實則通過交流想要進一步了解其過往,而對方的玉佩信物也令商細蕊更加肯定曾愛玉正是自己的親妹妹,程鳳臺對此感到十分驚訝。為了弄清事情的來龍去脈,程鳳臺托警察局的朋友找到了六哥,故而林丹秋的騙局揭曉,商細蕊憤怒之中沖到火車站狠狠教訓了他一頓,并將曾愛玉靠給別人當外宅生子換得錢財的真相全部告知了林丹秋。

        • 突如其來的打擊令林丹秋極度自責,但此時為了妹妹能夠過得幸福,商細蕊決定將信物玉佩轉交林丹秋,嚴厲叮囑并讓他從此做愛玉真正的哥哥。焦急趕往車站的程鳳臺看到此情此景,心中釋然。火車上,林丹秋對曾愛玉說自己無意間找到了玉佩,愛玉大為歡喜。在與程鳳臺談心的路上,二人偶遇被混混騷擾的月玲,商細蕊施展拳腳功夫將之救下。在月玲帶路下,程鳳臺與商細蕊見到了整日買醉的陳紉香,商細蕊勸說他重新振作起來,并請醫生治療他的腿,二人一番交心后達成共識。有所好轉的陳紉香急切地想要盡快登臺唱戲,商細蕊借此提議演一出文戲。然而即將開戲之時,陳紉香卻收到了一封來信,信中內容令他心灰意冷,以致在臺上以劍自刎。商細蕊為之傷懷,更遺憾于仙人步法就此失傳,程鳳臺耐心勸解,忽而對家中情況也略感擔憂。北平,二奶奶再度前往水云樓視察,同時看望年幼的鳳乙,眾人拘謹接待。

        • 戲院門口,程商二人見到了從日本而來的雪之誠,他興奮地向商細蕊表達自己的崇敬之情。商細蕊演出結束,杜七請他去吃日本料理,其間雪之誠親自上陣,為商細蕊準備了歌舞伎表演。不曾想商細蕊并不買賬,決定換上日本服飾一展身手,雪之誠榮幸之至下專心觀賞。二奶奶聽說鳳乙是舅爺范漣的親骨肉,并頻繁看望鳳乙,雖心緒復雜,但仍為孩子生計著想。程鳳臺回到北平家中,向二奶奶軟下態度,并說清了鳳乙之事,二人最終和好。而商細蕊剛踏進水云樓大門,便碰到準備帶走鳳乙的范漣,氣憤將他打跑。前來水云樓取東西的程鳳臺看到商細蕊細心呵護著鳳乙,一時感到欣慰。在之后的日子里,北平的生活重歸平靜,程鳳臺的生意越做越大,商細蕊也越來越受到歡迎。本以為這樣的生活會一直延續下去,可隨著1937年七七事變的爆發,北平淪陷。日本人進城引發動蕩不安,程鳳臺及時給水云樓送來了一大批日用物資,大家歡喜不已,同時程鳳臺也囑咐商細蕊近期注意安全。不料坂田大佐卻很快找上門來,邀請商細蕊加入中日戲曲同好會,并決定任命寧九郎出任會長。

        • 曹貴修與父親深談,原來曹司令并非真正親日,他向曹貴修分析當下形勢,更稱想要將兵權交付于他,試圖聯合兒子一同對抗日本人,但其間言語不和卻致使二人不歡而散,之后曹貴修也將密報焚燒。而另一邊,程鳳臺從姐姐口中得知了曹司令的計劃,心中了然。云喜班上新戲之際,日本人突然闖進戲園子抓人,場面一度混亂,并虧損了一大筆錢。面對此情,程鳳臺不得不叮囑商細蕊,水云樓最好也避避風頭。俞青準備離開北平,受父親《告全國同胞書》的影響,欲為救亡圖存做一份貢獻,前去澳門與朋友開辦報社。商細蕊本想要挽留,但深知對方決心也不好再說什么,最后選擇買下俞青剩余的細軟及戲服。回到家中的程鳳臺發現察察兒回來了,她宣稱自己想要回來讀書,為抗日做貢獻,程鳳臺雖不禁氣惱。遠在異鄉的俞青寄來一封信件,告知商細蕊自己已成為一家報社的主筆,感謝他對左派愛國報業的資助。一天晚上,小來在取商細蕊戲服的路上,看到一女孩被日本人騷擾,她奮勇上前將其救出,可二人躲藏中仍被日本人發現。次日,二奶奶前去看望萍嫂子,邀請她來自己家中養胎,以保安全。

        • 在給小來燒紙時,商細蕊告訴程鳳臺,自己要娶了小來,讓九郎做證婚人,死后和她埋在一起。可當程商二人來到齊王府時,卻得知齊王爺準備去東北出任工業部長,九郎則把自己關在屋里整日念經。商細蕊走進九郎的房間,發現他已經落發出家,難過且震驚。九郎寬慰商細蕊,把所養之鳥托付給他,另一邊則與齊王爺正式告別,齊王府后被日本兵征用。侯玉魁感慨于寧九郎的通透,同時意識到按資排輩下日本人的事情該落到自己頭上了,不料話音未落日本官兵便已登門造訪。程商二人在回程的路上,被邱記者攔下,稱要與商老板私聊些事情,程鳳臺只得回避。邱記者告訴商細蕊上次在上海與杜七、雪之誠吃日本料理的照片被人拍下,并拋出高價,讓商細蕊贖回。范漣向大家宣布水云樓正式歇戲,百姓們議論紛紛,不滿離去。與此同時,隆春班也已然歇戲,姜榮壽父子原本陷入焦慮,不料卻聽說侯玉魁竟于此時準備開戲,決定前去捧場。看臺下,姜榮壽父子發現眾多熟人皆數到來,其中同樣包括程商二人。

        • 商細蕊險些與日本人發生沖突,所幸雪之誠、杜七趕到解圍。而另一邊,姜氏父子則無奈簽下意向書。程鳳臺發現雪之誠臉部受傷,詢問下得知竟是其兄所打,雪之誠對于商細蕊等人的遭遇倍感自責,行禮致歉。侯玉魁再度登臺,日本人發現其改詞,大怒下傷了侯大少爺一條腿,侯玉魁刺激中倒地不起,眾人憤憤不平。商細蕊一經此事,對程鳳臺說自己想要開戲。而當新戲準備開演前,日本人再次造訪,商細蕊略施計謀,得以出氣。姜榮壽前往司令部,向坂田大佐遞送戲單,并講解戲曲文化。之后,坂田大佐造訪程家,看中了一只香爐,程鳳臺、二奶奶表面應允,但卻在拿取中故意將之打碎,不料坂田并未動怒,反而拜托程鳳臺帶其去欣賞商細蕊的新戲。傍晚,在后臺準備的商細蕊得知程鳳臺與日本人一同前來,一時感到驚異。與此同時,戲臺下的坂田則借機向程鳳臺提出想要其幫助解決日本方面運送軍火之事。程鳳臺告訴坂田讓其先將貨物備好,明日一早便派伙計啟程,但坂田卻要求程鳳臺親自押車,程鳳臺并未同意。

        • 商細蕊與程鳳臺不歡而散。回到家中,二奶奶警告程鳳臺不要和日本人攪和在一起,程鳳臺應下,但帶日本人看戲的事情已然落下話柄,范漣也很快知曉運送軍火之事。程鳳臺主動來到水云樓看望商細蕊,并給了他一本書,內容竟為有人之心對商老板的造謠編排,惹得商細蕊勃然大怒。程鳳臺與坂田大佐再度會面,商討運送事宜,其間程鳳臺有意向坂田訴家中之苦,試圖與坂田談錢,二人一番對壘。傍晚,程鳳臺一身酒氣的沖到水云樓,稱要睡上一會兒,商細蕊心中無奈。此時,商龍聲突然到訪,商細蕊十分驚喜,并與大哥展開技藝比拼。醒來的程鳳臺在一邊觀看,擔憂商細蕊會因此受傷。最終,商細蕊仍輸了大哥,不曾想商龍聲看到書上弟弟與日本女人的流言,怒氣沖沖地懲戒商細蕊,并強勢責令其趕緊定下正經婚約,程鳳臺出面保護商細蕊,帶其離開。姜登寶得到了商細蕊穿日本和服的照片,并給姜榮壽展示,同時侯玉魁命在旦夕的消息傳來,父子二人匆匆趕去。而商細蕊也同樣從程鳳臺口中得知侯老板已逝的消息,前去吊唁。

        • 薛千山找到程鳳臺,交給他商細蕊穿日本和服的照片,并說該照片已被日本人看作宣傳中日友好的機會,即將見報。程鳳臺迅速質問商細蕊此事,焦躁不已,之后二人約來杜七,同樣為之發生一番爭執,險些動手。杜七離開時遇見了商龍聲,經其勸解后對自己的行為有所思慮。王秘書就照片登報一事前來水云樓,他向商細蕊傳達了劉委員的命令,需其帶著戲班子盡快離開北平,但商細蕊為了唱戲嚴詞拒絕。傍晚,商細蕊原本在向大哥抱怨劉委員的行徑,不料商龍聲卻突然提出要借走弟弟全部的錢,商細蕊竟爽快應允,并試圖得知大哥到底遭遇了何事。水云樓再度開戲,不曾想座兒們就商細蕊親日之名大舉鬧事,場面失控。警察迅速趕來,加以責問,好在眾人好言好語將事情最終化解。另一邊,程鳳臺在運送軍火的路上遇到土匪,險情重重。而那晚的爭紛令商細蕊受傷,聽力受損,打戲迷的事情也已經登報,不知實情的杜七本風風火火地前來問責,但在知道真相后無比愧疚。強撐著身體的商細蕊每隔十分鐘便給范漣打一個電話,但始終并未找到他。

        • 曹貴修出言建議程鳳臺最好按原計劃把貨物送達,不要弄巧成拙,并告知他日本人的真正目的,更試圖說服程鳳臺與自己合作。隔日,程鳳臺向幾個日本人說明自己和寨子的當家本是親戚,由此一行人得以安全離開,繼續上路。而另一邊身體已有好轉的商細蕊表面上不畏外界流言,但內心卻十分在乎。外出吃飯時,商細蕊接連遭到店家、戲迷的厭棄與責問,他選擇誠心向眾人解釋,后漠然離去。回到水云樓,杜七向商細蕊傳達了戲迷們的真實意見,希望他暫時停戲,保住名譽和安全,但商細蕊不愿背鍋,拒絕杜七。時好時壞的聽力障礙,導致商細蕊在戲臺上出現失誤,座兒們議論紛紛。程鳳臺灰頭土臉地歸來,坂田大佐表達謝意,但十分嫌棄程鳳臺突現的粗俗舉止。回到家中,程鳳臺向二奶奶炫耀此番所掙之錢,但卻遭遇察察兒白眼。飯桌上,察察兒質問程鳳臺是否在幫日本人做事,二奶奶也對此感到懷疑,可程鳳臺巧妙地轉變了話題。程鳳臺找到正在和杜七喝酒的商細蕊,看到他自暴自棄的落魄模樣,想要與其談談。

        • 程鳳臺耐心勸解商細蕊,并告訴水云樓的各位此后不得在商細蕊面前提唱戲二字。二奶奶聽說商細蕊的傷病后,往水云樓送了很多補品,眾人驚訝又欣喜。為此商細蕊去往程家表達謝意,二奶奶表示愿意讓二爺給唱不了戲的他開間鋪子做買賣,心中郁悶的商細蕊借口聽不見迅速離開。回去后,商細蕊因小周子的話再受刺激,跑到街邊獨自唱曲,遭到圍觀拉扯,索性被程鳳臺救出。坂田大佐同樣因商細蕊的病情,而決定改讓姜榮壽出任戲曲同好會會長,百姓們議論風頭轉向姜家。四喜兒看望姜榮壽,但被其一眼識破借錢的目的,姜榮壽基于自身處境無奈同意。劉委員得知商細蕊仍不愿離開北平,開始對義父子的身份產生動搖。水云樓的眾人對王府戲樓有女鬼一事議論紛紛,程鳳臺并不相信,甚至決定一探究竟。晚上,來到戲樓的程鳳臺發現傳聞中的女鬼竟是商細蕊,更意外被其打傷。而后,程鳳臺本想通過故事開解商細蕊,不料對方突發奇想欲通過跳樓治療耳朵,由此又落下腳傷。二奶奶聽聞此等荒謬之事,下決心從水云樓帶走鳳乙,確保孩子的安全。商細蕊焦急地攔住二奶奶,表示自己能夠對鳳乙好。

        • 得知商細蕊耳朵再出問題,程鳳臺決定帶他外出散心,但路上卻遇到了土匪。看到程鳳臺被土匪打傷,商細蕊瘋了一般沖上去與對方搏斗,不料土匪竟是范漣假扮,原來這正是程鳳臺特意設計的刺激療法。經此一事,商細蕊果真痊愈,向水運樓眾人宣布即將正式開戲,但同時也與程鳳臺產生隔閡。新戲開臺,商細蕊在程鳳臺的安撫下狀態漸佳,二人和好。可其間突然歸來的臘月紅竟在臺下打了商細蕊一槍。半夜,商細蕊傷口疼痛難忍,但卻因怕損害記憶而拒絕用止疼藥。為此,程鳳臺只得拜托醫生假稱消炎藥品,以先緩解商細蕊之痛。次日,前來醫院看望商細蕊的小周子,告訴他姜登寶被人一槍斃命。坂田大佐向姜榮壽表達遺憾之情,姜榮壽則借此機會說明自己無論如何也擔任不了會長一職,可坂田的拒絕令他再度崩潰痛哭。臘月紅持槍找到娶了日本女人的薛千山,不曾想在二人搏斗之際,師姐竟在身后開槍結束了臘月紅的性命。程商二人聞訊趕到,看著白布下臘月紅的尸體,心緒復雜。經過近日的一系列波折,商細蕊為了鳳乙的安全著想,決定讓程鳳臺將孩子帶走。

        • 商細蕊帶著一眾弟子在城樓上登高喊嗓子,并振奮昂揚地向他們傳達戲曲精神,大家深受感染。回到水云樓后,商細蕊得知四喜兒竟然瘋了,徒弟們也作鳥獸散。眾人紛紛對流落于街頭的四喜兒大加唾棄,僅有商細蕊伸出了援助之手,可瘋癲的四喜兒卻已不認人。再度登臺卻未扮戲裝的商細蕊,真誠地向座兒們致謝,并與小周子同臺素雅獻唱,更向大家介紹師姐十九,引來臺下掌聲雷動。演出后,靜下心來的商細蕊向程鳳臺提出自己想要拍電影,并很快在其幫助下實施了起來。而另一邊,姜榮壽仍深陷喪子悲痛之中,商細蕊前來吊唁,并主動言和,他希望可以把姜榮壽的絕活仙人步法用膠片錄下來,給京戲留一鱗半爪。姜榮壽倍受震撼,告訴商細蕊從今以后他便是仙人步法的傳人。程鳳臺接到通知準備前往軍營時,再度被察察兒質問是否在幫日本人走貨,兄妹二人發生沖突。二奶奶出面化解后,同樣質問程鳳臺是不是真的在幫日本人走貨,而程鳳臺則希望二奶奶能夠相信他的為人。程鳳臺將走之際,害怕哥哥成為漢奸的察察兒不惜拿槍威脅。

        • 察察兒最終并未將程鳳臺留住,而此時雪之誠則來到水云樓欲向商細蕊解釋近期的事情,但商細蕊無法接受,稱以后不必再見面了。行路途中,程鳳臺發現接連幾個村子全部遭遇了殺戮,痛心之余將他們安葬。與此同時,商龍聲得知四喜兒已死,表面上試圖勸說商細蕊能夠讓水云樓出面操辦喪事,實則想借此機會掩護韓先生離開。由此,商細蕊見到了藏在大哥處的革命者韓先生,并答應幫助他出城。另一邊,程鳳臺從曹貴修處獲知炸留仙洞一事,但對方不愿透露具體謀劃,僅信誓旦旦地向程鳳臺保證九條將軍絕不會活著走出留仙洞,二人初步達成一致。四喜兒的送葬隊伍被日本人攔下,要求檢察棺材。到此關頭,商龍聲不得已向商細蕊透露里面真正藏放的還有盤尼西林、嗎啡等藥品,商細蕊暗罵大哥糊涂。為了大局考慮,商細蕊只好放下面子找雪之誠通融,這才使送葬隊伍順利通過,但也再度落下親日話柄。韓先生離開后,商龍聲不想再隱瞞弟弟,將其真實身世和盤托出,并勸說他盡快認祖歸宗確保安全,但商細蕊果斷拒絕。

        • 杜七與商細蕊進行探討,并找人表演《照花臺》為他尋找靈感。坂田大佐傳來消息,火車上出現疑似察察兒的女孩,程鳳臺和商細蕊急忙趕去,可發現并無察察兒,還與日本人起了爭執。期間程鳳臺暈倒,躺在病床上時對商細蕊說自己決定不再繼續找妹妹了。可一隔不久,程鳳臺從曹貴修處得知察察兒去了延安,甚至要聲明和程鳳臺斷絕兄妹關系。家國動亂面前,程鳳臺即將帶著家人離開北平,他想讓商細蕊與自己同行,商細蕊雖心中不舍,但堅稱送君千里終須一別,讓其安心上路。坂田大佐因貨物被絡子嶺的土匪打劫而再次找到程鳳臺求助,一番周旋后程鳳臺應下坂田的走貨要求,但宣布至此之后日本人的事與自己再無關聯。商龍聲將走之際,商細蕊前來送別,并囑咐大哥放心去完成該做的大事。而程鳳臺此番走貨的任務同樣令家人憂心忡忡。臨走之前,商細蕊決定為程鳳臺單獨唱上一出《鳳仙傳》,可不曾想演到一半,他便說自己餓了,后拉著程鳳臺跑出戲院。

        • 商細蕊在街上為程鳳臺唱了一出戲,二人度過了彼此交心的一晚。正式上路后,程鳳臺率先與古大犁見面,受其托付將所生幼子送往曹貴修處,而古大犁則執意留下向日本人復仇。當順利將孩子交給曹貴修時,程鳳臺也從他口中得知了此番的詳細計劃,準備踏上與九條會和之路。而北平,《鳳仙傳》的新戲服因戰爭難以進城,商細蕊為此事大為苦惱。范漣聽聞消息試圖為商細蕊排憂解難,想讓精通服裝設計的未婚妻為他制作戲服,可此舉卻引得商細蕊勃然大怒,責斥他給鳳乙找后媽的行徑。被商細蕊趕走的范漣,再二奶奶的勸解中決定和未婚妻說明鳳乙的情況,進而以誠懇的態度獲得了商細蕊的接受,戲服的事情得以解決。盡管已經萬事俱備,但商細蕊仍執意要等程鳳臺回來再開戲。另一邊,按原計劃行路的程鳳臺遭遇了炮火襲擊,周折下與九條會面,但在路線籌劃時卻被對方質疑為何不選擇留仙洞這條捷徑。程鳳臺為此向九條將軍解釋留仙洞的險峻形勢,但九條卻并不在意,執意選擇這條道路運輸。程鳳臺帶領日本官兵進入留仙洞時,發現曹貴修并未在其中放置炸藥,心中存疑。

        • 程鳳臺在炮火連天中逃出生天,但受了重傷。從薛千山口中得知消息的商細蕊,心急如焚地沖到程家,不料被攔在門外。商細蕊請求二奶奶讓自己見程鳳臺一面,可氣頭上的程美心卻謊稱弟弟已經咽氣。親眼看到棺材的商細蕊信以為真,失聲痛哭。可此時蔣夢萍前來,無意中揭破了事實,商細蕊知道程鳳臺沒死后,瘋病發作四處尋找,最終被杜七找到背進了水云樓,在大家的控制中暫時平靜下來。為商細蕊感到不平的杜七,在電話里狠狠罵了程美心和范漣,并稱明日就要見到程鳳臺,誰也不能攔著,同時更向薛千山求助。次日,杜七與薛千山帶著商細蕊一同到訪程家,程美心看在薛千山的面子上便讓眾人進門。看到昏迷不醒的程鳳臺,商細蕊再度遭受刺激,并開始粗魯地質疑大夫能力,想要留下照顧程鳳臺。基于薛千山的威脅,二奶奶與程美心只得妥協,但命令商細蕊不準觸碰程鳳臺。商細蕊寸步不離地守在程鳳臺身邊,水云樓眾人則同樣聚集在程家門口滿心擔憂。

        • 中日文化交流會舉辦在即,薛千山告知杜七,他也在人員邀請名單中,杜七嚴詞拒絕。薛家女眷們因嘲諷千代夫人為色情間諜,而打作一團,結果統統被計劃在內的薛千山憤怒趕走。同樣,水云樓此時也發生混亂,小周子不得不使出商家棍懲戒逃兵,眾人見班主早已傳其棍法,并將水云樓印章交付于他,紛紛表示愿意聽從安排,小周子決定挑起大梁,宣布水云樓明日重新開戲。多日沒出門的商細蕊得知程美心今日不在,便立刻跑去要給二爺抓蛐蛐,二奶奶看到商細蕊的種種舉動,態度已有所緩和。而另一邊,杜七則暗中設定的計劃,護送薛家各位太太們一同離開。不曾想這時程鳳臺因傷口惡化而發起燒來,不排除截肢的可能,且盤尼西林已經不夠用。坂田大佐再度造訪,并帶著日本醫生為程鳳臺診斷,想要判斷本次事件是否真為意外所致。不料怒火攻心的商細蕊拿起醫療器具刺中了坂田大佐,后被日本人帶走。其間,因阻攔意外被商細蕊推倒的蔣夢萍身下淌血,好在并無大礙。而雪之誠得知商細蕊被抓捕,則要求坂田大佐將其釋放,二人針鋒相對。

        • 商細蕊在遭受一番嚴加審問后,坂田提出只要他同意再次表演日本歌舞伎,便可拿著給程鳳臺的藥品離開。雪之誠不忍商細蕊受辱,痛苦地決定前往前線參戰,只要求坂田日后不許再為難商細蕊。帶著藥品離去,商細蕊急忙趕回程家,以救治二爺。商細蕊聽到二奶奶等人所討論的叫魂計劃,毅然決定親自一試,他爬上房頂后整整唱了一夜,嗓子已然喊壞,眾人均為之動容,此舉也竟然真的奇跡般喚醒了程鳳臺。體力不支的商細蕊在離開時被蔣夢萍叫住,二人終于敞開心扉,重歸于好。而薛千山接到了杜七的來信,知道大家一切安好,放下心來。程鳳臺的身體日漸好轉,已經能夠杵拐下床走路,他從范漣與二奶奶口中得知了商細蕊近日所遭遇的事情,心情復雜。然而此時,二奶奶竟主動提出愿意帶商細蕊一起離開北平,并給了程鳳臺一張火車票。商細蕊正在猶豫是否要聯系二爺時,程鳳臺卻已打來了電話,聽到熟悉的聲音,商細蕊心情復雜至極,二人約定幾日后在戲樓見面。

        收起
        演職員表
        系列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