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ar id="dwqt5"></var>
  • <input id="dwqt5"><rt id="dwqt5"></rt></input>

        <input id="dwqt5"><output id="dwqt5"></output></input>
      1. 河北十一选五河北十一选五官网河北十一选五网址河北十一选五注册河北十一选五app河北十一选五平台河北十一选五邀请码河北十一选五网登录河北十一选五开户河北十一选五手机版河北十一选五app下载河北十一选五ios河北十一选五可靠吗

        醫妃難囚第二季

        8.1
        在《醫妃難囚》劇粉紀嘉兒的再創作下,已經死去的紀纖云又重新回到了東臨太子亓凌霄身邊,只是這次她竟然變成蘭若溪的容貌。蘭若溪為了接近亓凌霄,讓他認出自己,憑借超強的醫術實力考入了云醫館,成為了皇上的御前醫官,但喪妻之后的亓凌霄心性大變,面對蘭若溪的示好,他卻一再選擇逃避。在蘭若溪不懈的努力和顧西風等好友的幫助下,亓凌霄終于逐漸相信了蘭若溪就是紀纖云的現實。然而,蘭若溪卻在此時得知,自己這具身體原先的身份竟是敵國南炎的暗衛,是為偷東臨兵防圖而來。面對同僚的催促,情敵的栽贓揭發,蘭若溪一時不知何去何從。關鍵時刻,冥王將計就計,假意將蘭若溪關入大牢,暗中查清了真正的幕后黑手,真相大白,二人終相認。
        打包價格:
        劇集列表 更新至 15 / 共15集)
        由于版權原因,部分劇集暫時無法觀看,請持續關注更新~~感謝使用愛奇藝!

        分集劇情

        • 花店老板紀嘉兒是《醫妃難囚》的死忠粉,在看過第一季后對結局不甘心,于是再度創作,將紀纖云重新送回過去與夫君亓凌霄在一起,但因第一季紀纖云在網文中已被寫死,所以紀嘉兒另辟蹊徑,腦洞大開,將紀纖云穿到了另一幅容貌的蘭若溪身上。 此時劇中紀纖云如愿回到古代,從高空墜落,驚喜地發現自己被太子亓凌霄接入了懷中,亓凌霄卻嫌惡地把她扔在地上,她說自己是紀纖云,戰王之子亓凌云卻在一旁呼喚自己為“蘭若溪”,并讓自己放開太子殿下。紀纖云這才明白原來的自己已死,她不得已穿越到了另一人身上。 眼見亓凌霄要把蘭若溪抓起來,亓凌云連忙上前求情,表示她是自己帶回來專程為皇親國戚診病,自己舉薦多次,今日是云醫館考試之日,望亓凌霄能再給她一次機會。亓凌霄很不情愿的收回成命,命她先通過了云醫館考核,再從長計議。亓凌云連聲應下,拉著蘭若溪退下。她此時才看到傾城也站在亓凌霄身邊。

        • 納蘭百川如數家珍地拿出紀纖云的行醫之物向蘭若溪展示,如紀纖云第一次給亓凌霄做手術時的手術刀、口罩、手套等。納蘭百川認為她一定不知道這些物品都有何用,而蘭若溪竟能將這些物品的用法一一說出,納蘭百川這才對她有了一絲親近。蘭若溪與納蘭百川交談得知自己“紀纖云”的身份竟已經成了傳奇名醫,不由飄飄然,并立志要勤學苦思,將精力傾注于醫學,再次成為名醫。 納蘭百川告訴她,她雖進云醫館,卻只是得令醫女,云醫館從低到高分為得令醫女(醫官)、主德醫女(醫官)、掌令醫女(醫官)、掌監醫女(醫官),納蘭說她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得令如字面意思就是無開方權,只能輔助其他太醫診治。蘭若溪便立下誓言十五天內便能晉升到掌監。

        查看全部劇集詳情
        • 花店老板紀嘉兒是《醫妃難囚》的死忠粉,在看過第一季后對結局不甘心,于是再度創作,將紀纖云重新送回過去與夫君亓凌霄在一起,但因第一季紀纖云在網文中已被寫死,所以紀嘉兒另辟蹊徑,腦洞大開,將紀纖云穿到了另一幅容貌的蘭若溪身上。 此時劇中紀纖云如愿回到古代,從高空墜落,驚喜地發現自己被太子亓凌霄接入了懷中,亓凌霄卻嫌惡地把她扔在地上,她說自己是紀纖云,戰王之子亓凌云卻在一旁呼喚自己為“蘭若溪”,并讓自己放開太子殿下。紀纖云這才明白原來的自己已死,她不得已穿越到了另一人身上。 眼見亓凌霄要把蘭若溪抓起來,亓凌云連忙上前求情,表示她是自己帶回來專程為皇親國戚診病,自己舉薦多次,今日是云醫館考試之日,望亓凌霄能再給她一次機會。亓凌霄很不情愿的收回成命,命她先通過了云醫館考核,再從長計議。亓凌云連聲應下,拉著蘭若溪退下。她此時才看到傾城也站在亓凌霄身邊。

        • 納蘭百川如數家珍地拿出紀纖云的行醫之物向蘭若溪展示,如紀纖云第一次給亓凌霄做手術時的手術刀、口罩、手套等。納蘭百川認為她一定不知道這些物品都有何用,而蘭若溪竟能將這些物品的用法一一說出,納蘭百川這才對她有了一絲親近。蘭若溪與納蘭百川交談得知自己“紀纖云”的身份竟已經成了傳奇名醫,不由飄飄然,并立志要勤學苦思,將精力傾注于醫學,再次成為名醫。 納蘭百川告訴她,她雖進云醫館,卻只是得令醫女,云醫館從低到高分為得令醫女(醫官)、主德醫女(醫官)、掌令醫女(醫官)、掌監醫女(醫官),納蘭說她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得令如字面意思就是無開方權,只能輔助其他太醫診治。蘭若溪便立下誓言十五天內便能晉升到掌監。

        • 蘭若溪的艾條確有奇效,亓凌霄一心想為父皇治好疾病,故告訴納蘭百川升蘭若溪為主德醫女。本想借為太子診病與太子多多親近的主德醫女芍藥頗為不滿,認為蘭若溪搶了自己的風頭,蘭若溪又總是向納蘭問起太子病情與現狀,芍藥認為她也動機不純,想接觸太子,所以暗地用計欲將蘭若溪趕出云醫館。蘭若溪本就因醫學觀念超前引得眾人議論紛紛,眾人因蘭若溪不尊重掌監醫官火離,認為她態度傲慢,納蘭安慰蘭若溪,但也認為她需要再虛心些。 一次問診開藥后,蘭若溪有事走開,芍藥偷偷在蘭若溪藥材中混入了其他藥品,被蘭若溪及時發現藥品被做手腳,她正大感疑惑想要辯解,眾人卻紛紛數落蘭若溪,加上之前老中醫對她的不滿,眾人認為她對藥材看管不利,決定關她禁閉。 在蘭若溪關緊閉過程中聽說明月得了腸癰,并得知納蘭竟要親自為明月做手術,心急如焚的蘭若溪施計偷跑出來欲救好友。

        • 蘭若溪來找納蘭百川,希望納蘭百川可以舉薦自己。納蘭百川告訴蘭若溪,多分享點紀纖云的信息,自己就舉薦她。蘭若溪滔滔不絕地講了不少,甚至把自己當年的糗事也一并說出,納蘭百川堅決不信,說她說的都是偶像的假消息。但依然舉薦了醫術確實高超的蘭若溪。 蘭若溪和芍藥等一眾醫女一同參加選拔考試,此次考試需一關一關通過,第一關診病開方,每一個參加考試的醫女都配有一個掌令醫官監考,開錯藥方者——“不通”。第二關是抓藥煎藥,抓錯藥、火候不對者——“不通”。第三關是辨癥補方,主考官寫出一副缺了一味藥的方子,讓藥童抓藥給每個人分發,眾人根據這方子猜出患者病情,并補足方子中所缺的藥品。其實主考官納蘭百川開的是黎蘆甘草湯,芍藥再次給蘭若溪的藥里動手腳,引開藥童給蘭若溪的藥中加入了藜蘆的禁忌藥——人參。蘭若溪其實在上次被陷害事件后很謹慎,發現了藥中的不對之處,所以默默加了五靈脂,一加一減兩藥中和,所以蘭若溪與芍藥均在通過者名單中,芍藥卻氣急敗壞說醫官偏袒,眾人不解,芍藥讓眾人看看藥方,指出人參一事。可亓凌霄反問芍藥怎會

        • 納蘭百川決定出宮尋找解蠱靈藥,外出期間由蘭若溪代替納蘭為皇上診脈。 傾城本因紀纖云的死傷心,卻也對亓凌霄的愛意重新有了希望。她想再試一次,再為自己的愛情爭取一次。亓凌霄在宮中窗前又發現酷似紀纖云的女人身影,認為是紀纖云魂魄,不肯關窗,蘭若溪內心焦急,認為此事有蹊蹺,向亓凌霄謹言鬼魅之說不可信,亓凌霄更加生氣。 一日蘭若溪在向皇上問診后,走到花園,發現亓凌霄正在練自己教的瑜伽,便走向前去,亓凌霄睜開眼又看到蘭若溪的臉正欲發作,蘭若溪說到除了瑜伽可以舒筋活絡,還有其他強身健體之功如瑜伽等,只要亓凌霄愿意,她盡數可以傳授,亓凌霄看著蘭若溪說出“瑜伽”時的神情與自己心愛的紀纖云有說不出的相似,微微一怔有些出神,面前的人與紀纖云的臉疊在一起,他卻又立馬轉怒,加上傾城的阻撓,亓凌霄憤怒甩開蘭若溪的手。

        • 影衛發現蘭若溪行蹤有詭異之處,每日密會亓凌云,將此事向傾城稟報。傾城猜測蘭若溪與亓凌云關系非同尋常,覺得蘭若溪是水性楊花之女,一方面勾引亓凌霄,一方面又和亓凌云私會。 亓凌霄自上次瑜伽事件后會躲著蘭若溪。如果遇見蘭若溪,亓凌霄看見了會突然調轉方向走到別的路上去,任何人在亓凌霄面前夸新來的掌令醫女蘭若溪醫術好,冥王臉都會沉下來。顧西風回到云醫館為皇上治病。在他與蘭若溪交代制藥時,蘭若溪的言行舉止令顧西風產生了似曾相識之感。蘭若溪有了失敗的經驗,這次不再主動言明自己是紀纖云,但在相處中,卻讓他看到他和紀纖云之間發生的種種細節,比如蘭若溪仿制出的現代醫學設備。

        • 納蘭百川見到唯一一個與紀纖云合作手術的男大夫顧西風,本就已醋勁大發,又見蘭若溪和他相處甚歡,更是不爽。在街上燈會時,納蘭故意刁難西風,出了一道上聯,本想難住顧西風,沒想到顧西風反倒將了納蘭一軍。納蘭百川心有不甘,便以切磋醫術為名再次發起挑戰,沒想到一向心細的顧西風在這次比試中更勝一籌。 此時的顧西風想幫蘭若溪一把,來到亓凌霄身邊,以游歷見聞為契機,講他見了一個重生的故事,亓凌霄并非完全不信,甚至告訴顧西風現在就出現了一個與纖云神態酷似之人,但她越是像,就越不愿相信自己深愛的女人會變成另外一個陌生人。當夜亓凌霄拉顧西風大醉了一場。醉后,蘭若溪默默照顧亓凌霄,并突然抓著她的手問她到底是誰,從哪里來,接近自己有何目的,蘭若溪倉皇不知如何回答時,冥王卻又睡倒,拉著她的手叫了纖云。 傾城得知亓凌霄與蘭若溪關系似乎有進展,大為惱火,未免顧西風在當中有意撮合,便命木槿時刻關注顧西風的動向,如果顧西風和亓凌霄私下解除,一定要及時稟報。 在若溪的診治下,皇上的病情逐漸好轉,若溪變向皇上提出想每日為宮中嬪妃和

        • 傾城得知蘭若溪經常私下與亓凌云私會,便故意引亓凌霄去現捉二人密會。亓凌霄本是內心吃醋卻又不愿承認,有些生氣,傾城卻借機認為醫女不守宮規與皇親私會。亓凌云為蘭若溪辯解,蘭若溪其實是為了冥王健康,做了一個新奇之物。今日做成,并帶著眾人去看。 眾人發現是一塊從來沒見過的透明材質的物體,實質是蘭若溪通過自己的現代知識制作了一塊玻璃。蘭若溪命人安裝在亓凌霄寢宮的窗前這樣既能擋風又能看著窗外,傾城只好作罷,冥王雖知道蘭若溪是關心自己,卻表面不為所動。蘭若溪本來很高興的為亓凌霄解決了問題,看亓凌霄依然冷若冰霜,有點心傷。 顧西風告訴蘭若溪,現在只是要制造更多證據就能讓亓凌霄相信,她就是紀纖云。而在宮中這段日子總有一名行為舉止異常奇怪的人與蘭若溪有意碰面,并對暗號,蘭若溪一頭霧水,其實此人正是南炎暗衛小六子。

        • 蘭若溪在宮中除了為皇上診病,不再來看亓凌霄。閑了的時候就和明月出宮。亓凌霄看不到蘭若溪竟有些不適應。明月想拉蘭若溪一起去賣面膜,待到云醫館時,卻正見到一個麻風病人正在大鬧醫館。蘭若溪出面安撫了病人,并親自為她醫治。 這日,亓凌霄和亓凌云恰巧來到云醫館,從亓凌云口中,亓凌霄得知了蘭若溪救治麻風病人之事,因麻風病傳染性強,亓凌霄因擔心蘭若溪被感染,但又不愿直接表達,變呵斥了蘭若溪,說怕她傳染給皇上。引得蘭若溪也發了怒,二人爭吵起來。亓凌霄一氣之下要暫停她御前醫官的職能工作,蘭若溪正在氣頭上也不肯服軟,當即同意。亓凌霄一時間啞口無言。蘭若溪心想既然云醫館不留我,就自己去街上為百姓義診。隨即便在街上開了一家義診鋪,百姓聞風而來,消息很快就傳開了。

        • 來找蘭若溪義診的人絡繹不絕,小六子想要與蘭若溪接頭未果,蘭若溪因體力不支病倒,送回戰王府休息時,小六子終于成功與她接上頭。小六子問她為什么這么久不傳消息,任務辦得怎么樣了,蘭若溪聽懵了,含混帶過,一番套話,這才發現自己原來的身體竟是南炎派來東臨的間諜。南炎和東臨的摩擦逐漸升溫,她的任務是要利用與戰王之子亓凌云培養的關系偷到布兵圖,并且盡快帶回流落在東臨國的二殿下熱布風巽。蘭若溪胡亂答應,小六子慌亂中塞給蘭若溪一個口哨已做聯系用途。這信息量讓蘭若溪一時有些招架不住,決定除了日常的必須行動,都不再走出自己的房間。因為她完全不知道該怎么面對她愛的人。 亓凌云聽聞她身體不適,頻繁前來詢問情況關心蘭若溪,那一番情真意切讓蘭若溪心中頗為難受,心想不管原來的蘭若溪如何設計利用他,自己以后一定真心相待,絕不能做對不起他的事。

        • 傾城得知亓凌霄昨夜去戰王府看望蘭若溪后,決定讓蘭若溪暴露她南炎暗衛的身份。于是派人假裝南炎刺客來偷取兵防圖。混戰中,蘭若溪差點受傷,亓凌霄大怒之下廝殺起來,刺客節節敗退,但亓凌霄還是一時不防被刺客傷到了手臂。一番纏斗后,刺客盡數伏誅,從他們身上發現了南炎的痕跡,亓凌云料定是熱布哈迪派人所為。亓凌霄傷情嚴重,蘭若溪帶著他火速趕往云醫館,準備手術。 在納蘭百川、顧西風的輔助下,蘭若溪熟練地給亓凌霄做了手術,似曾相識的手術過程,終于讓亓凌霄確認蘭若溪就是紀纖云。他比了個曾經紀纖云最喜歡比的“V”字手勢,想讓蘭若溪明白,自己已經認出了她。但蘭若溪只顧手術,并無暇顧及亓凌霄的用意。 術后,蘭若溪陪在亓凌霄床邊休息,他輕吻了蘭若溪的手。蘭若溪醒來,發現亓凌霄像變了一個人,對她極盡溫存,甚至還向她表了白。蘭若溪卻誤以為冥亓凌霄移情別戀,喜歡上了“蘭若溪”這個人,自己吃起了自己的醋。

        • 顧西風、納蘭百川都不相信蘭若溪會是南炎細作,紛紛前去大牢探視。亓凌云也想前去,只是身處案中,瓜田李下,只好拜托門衛給蘭若溪帶些東西過去,并且寫了很多甜信送給蘭若溪,蘭若溪每次讀的都頭皮發麻。但是蘭若溪經常也會收到自己愛吃的玉容膏和用的很順手的物件,一開始以為是亓凌云,后來發現送這些東西時卻都沒有了甜信。 亓凌霄苦于不能暴露,又惱于一堆別的男人在她面前殷勤,下令把蘭若溪單獨關押,但因為納蘭百川在蘭若溪被抓后要幫蘭若溪診治她對接的皇親國戚,所以只允許納蘭百川探視。蘭若溪誤以為亓凌霄不相信自己,傷心不已。亓凌霄派了重兵守衛牢獄。 明月來到大牢,想殺蘭若溪為端木寒報仇,蘭若溪控制住了明月,向她保證自己沒有做過傷害她們的事,明月最終選擇了再相信她一次,并且透露自己覺得蘭若溪就是紀纖云,希望這次沒有信錯人。

        • 亓凌云一看亓凌霄將蘭若溪看關得更嚴格,似乎動了殺機,對亓凌霄求情,亓凌霄冷言拒絕,亓凌云與其反目,準備劫獄。 傾城看亓凌霄拒絕了亓凌云,還與他爭吵鬧翻,很是開心。激動過后又陷入糾結,原來,她原本已與熱布哈迪結盟,兵防圖正是她派人盜走送給熱布哈迪的,現如今,如果她有希望成為太子妃,就不能留把柄在熱布哈迪手中。傾城召集了所有影衛,要求他們不惜一切代價殺掉所有知道他們結盟內情的人,包括熱布哈迪。影衛傾巢出動后,傾城幻想著和亓凌霄成親的場景,卻不想,亓凌霄已將她的行動看得一清二楚。當亓凌霄掌握所有證據后當面拆穿傾城,因顧忌其身份特殊,關系到東臨與樓塞的關系,便將其關在屋內,不得外出。

        • 納蘭百川向蘭若溪求證后,確認她真的是紀纖云,一時失魂落魄,但看到她嬌憨可愛的樣子,卻又釋然,確認她真的是她。 明月心結始終未解,納蘭百川前來安撫她時,得知她決意去刺殺熱布哈迪復仇,納蘭百川一時傻了。明月努力練劍,納蘭百川百勸未果,怒喝問她如果端木寒在會希望她怎樣,在納蘭百川的勸告下,明月終于痛哭失聲,放棄了復仇。 亓凌云求見,最終再問亓凌霄是否真的相信蘭若溪,亓凌霄表示一直相信,亓凌云讓他發誓會對蘭若溪一心一意,一生一世,亓凌云甘愿放棄蘭若溪。亓凌霄允諾。 此時亓凌霄向父皇表明心跡,請求賜婚,老皇上欣然應允。兩人終于難得甜蜜地聚在了一起,蘭若溪來了興致,要教凌霄一個新鮮的玩意,讓他跳女團舞,他笨拙地邊唱邊跳“pick me pick me up”,逗得蘭若溪捧腹大笑。

        • 亓凌霄對于傾城的死感覺有些蹊蹺,但卻沒有證據。納蘭百川來找蘭若溪,表情有些神秘,似不想讓旁人知道他的此行目的,問了蘭若溪一種奇怪的病,同一個人白天殺伐果斷,夜晚卻悲哭不止。蘭若溪感覺像雙重人格,但并不能確定。納蘭百川又千叮嚀萬囑咐讓蘭若溪不要和別人說他問過此事。 納蘭百川和蘭若溪一起治病時,小六子暗中出現,無奈地奉旨暗殺蘭若溪,被納蘭百川發現,追出門去,卻被小六子認出納蘭竟是南炎二殿下。納蘭百川假稱有秘密任務要交給蘭若溪,保住了她的命。 此時有人朝蘭若溪的湯中下毒,但亓凌霄陰差陽錯地喝了湯中了毒。蘭若溪連忙為他解毒,石艮派人四處搜查,在納蘭百川的房中發現了“仁王 熱布風巽”的腰牌,納蘭百川身份被揭開,雖百般辯解不是他所為,但還是被押入了大牢。 南炎世子熱布哈迪得知二弟被抓,與樓塞結盟,率騎兵閃電出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攻入東臨,圍住了東臨皇城。

        收起
        愛奇藝號

        上海釵頭鳳影業

        14.7萬人已關注

        +關注
        演職員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