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ar id="dwqt5"></var>
  • <input id="dwqt5"><rt id="dwqt5"></rt></input>

        <input id="dwqt5"><output id="dwqt5"></output></input>
      1. 河北十一选五河北十一选五官网河北十一选五网址河北十一选五注册河北十一选五app河北十一选五平台河北十一选五邀请码河北十一选五网登录河北十一选五开户河北十一选五手机版河北十一选五app下载河北十一选五ios河北十一选五可靠吗

        民國奇探

        8.9
        民國十四年以后,從英國留學歸來的紈绔公子路垚憑借其超高智商和推理能力,被身手不凡的巡捕房探長喬楚生邀請做探案顧問,之后二人又攜手正義感爆棚的女記者白幼寧組成偵探小分隊,偵破了一個個看似詭譎蹊蹺的命案,性格迥異的三人在亂世中堅守正義,維系社會安定。
        打包價格:
        劇集列表 更新至 36 / 共36集)
        由于版權原因,部分劇集暫時無法觀看,請持續關注更新~~感謝使用愛奇藝!

        分集劇情

        • 中秋月夜,大亨聶成江為了新宅喬遷大宴賓客,未曾想新宅突發了一場離奇命案。死者陳秋生為滬上知名人士,商界,期貨都有涉足,酒宴微醺如廁時,其秘書何鯤與兩名手下看到從鏡中伸出一只持刀的手將陳秋生捅死。犯罪現場被當場封鎖,巡捕房探長喬楚生第一時間率眾趕往現場。探查后發現,案發現場并無任何可藏人的機關,墻面是實心的,天花板無窗,案發后亦無任何逃離現場的通道,是典型的密室殺人案。 經調查,聚會當天,曾與死者起過爭執的沙遜銀行經理路垚被列為重要嫌疑人抓進巡捕房。審訊過程中,這位劍橋歸來的高材生憑借高超的智商迅速推理出作為旁聽記者白幼寧的身份,喬楚生力邀路垚助他破解迷案。調查過程中,路垚不僅為自己洗清了嫌疑,兇案背后的真相也漸漸浮出水面.....

        • 憑著高超的偵查與推理能力,探案小組鎖定犯罪者并將其繩之以法。此案引出了數年前黑幫與黑心房產商勾結,侵吞土地、殘害良民的血案,三人為當年無辜慘死的村民們討回了公道。喬楚生因破解此案在上海灘名聲大振,路垚卻因此失去工作,不得不與白幼寧合租公寓分擔房租,二人的合租生活正式開始。 某夜,一群剛下夜班的紡織女工登上了最后一班電車,電車開到三岔路口,大霧彌漫被迫停車,附近居民聽到街上傳來女工的慘嚎和怪吼聲,聞聲望去,在迷霧中出現了巨大的身影,煙霧隨即散去,數噸重的電車連同車內女工消失無蹤,地面只剩巨大的腳印、鮮血和扭曲的電車鐵軌。案發后,女工家屬群情激憤,游行示威,要求電車公司盡快給說法。探長喬楚生為平息民怨,邀請路垚作為探案顧問,迅速展開調查。與此同時,白幼寧的父親白啟禮知曉女兒與男子合租公寓,氣得掀翻桌子......

        查看全部劇集詳情
        • 中秋月夜,大亨聶成江為了新宅喬遷大宴賓客,未曾想新宅突發了一場離奇命案。死者陳秋生為滬上知名人士,商界,期貨都有涉足,酒宴微醺如廁時,其秘書何鯤與兩名手下看到從鏡中伸出一只持刀的手將陳秋生捅死。犯罪現場被當場封鎖,巡捕房探長喬楚生第一時間率眾趕往現場。探查后發現,案發現場并無任何可藏人的機關,墻面是實心的,天花板無窗,案發后亦無任何逃離現場的通道,是典型的密室殺人案。 經調查,聚會當天,曾與死者起過爭執的沙遜銀行經理路垚被列為重要嫌疑人抓進巡捕房。審訊過程中,這位劍橋歸來的高材生憑借高超的智商迅速推理出作為旁聽記者白幼寧的身份,喬楚生力邀路垚助他破解迷案。調查過程中,路垚不僅為自己洗清了嫌疑,兇案背后的真相也漸漸浮出水面.....

        • 憑著高超的偵查與推理能力,探案小組鎖定犯罪者并將其繩之以法。此案引出了數年前黑幫與黑心房產商勾結,侵吞土地、殘害良民的血案,三人為當年無辜慘死的村民們討回了公道。喬楚生因破解此案在上海灘名聲大振,路垚卻因此失去工作,不得不與白幼寧合租公寓分擔房租,二人的合租生活正式開始。 某夜,一群剛下夜班的紡織女工登上了最后一班電車,電車開到三岔路口,大霧彌漫被迫停車,附近居民聽到街上傳來女工的慘嚎和怪吼聲,聞聲望去,在迷霧中出現了巨大的身影,煙霧隨即散去,數噸重的電車連同車內女工消失無蹤,地面只剩巨大的腳印、鮮血和扭曲的電車鐵軌。案發后,女工家屬群情激憤,游行示威,要求電車公司盡快給說法。探長喬楚生為平息民怨,邀請路垚作為探案顧問,迅速展開調查。與此同時,白幼寧的父親白啟禮知曉女兒與男子合租公寓,氣得掀翻桌子......

        • 路垚、喬楚生、白幼寧分別在調查中發現,電車公司背后的股東,是上海知名大亨,就在數月前,電力公司曾試圖收購電車公司,幾方勢力在此案中互相角力,相互詬病,使一樁本不復雜的綁架案,越發撲朔迷離。最終,探案小組尋回了電車、解救人質,把試圖控制電價、壟斷城市交通的英國勢力擊退,為舉步維艱的華資工業留下一線生機。 華界閘北警察廳,槍聲響起,當晚值班的警察和廳長迅速趕往現場,發現戶籍科沈科長在自己辦公室被殺,天花板上有一個彈孔。現場有數名目擊者確定,案發時大門緊閉并且從內部被反鎖,窗戶緊閉無任何人進出現場,又是一樁密室殺人案。為了避嫌,警察廳特意從租界邀請喬楚生小組前來查案。經過一系列調查,此案與數年前一起連環兇殺案有千絲萬縷的關系......

        • 死者沈科長在數年前曾經破過一樁連環兇殺案,該案的殺人兇手,是一名退休的劊子手。其所殺之人都是當時曾激起民憤的惡霸,該案在當時引起了巨大轟動。偵破此案的沈科長,也因兇手落網,得到了晉升。此案發生后,路垚順著當年的案件繼續深挖,發現了疑點,順藤摸瓜,挖出了一樁性質惡劣的警界貪腐案,揪出真兇,肅清了華界警察廳。 臨近拂曉,仁濟醫院女醫生林姜被人追蹤,一路狂逃,追蹤者將林姜撲倒,試圖撕咬,此時,恰逢日出,陽光射下來,追蹤者渾身起火,當場自燃成了灰燼。探案小組趕到現場勘查發現,該名死者滿嘴犬齒,周身腐臭,血液呈現粥狀凝結。隨后,在租界連續發生了數起殺人案件,死者都是知名黑幫份子。本案唯一的幸存者林姜,與路垚是康橋的同窗。從康橋畢業后,她回上海從事特種藥物研究,路垚在兩人交流的過程中,不僅獲得許多案件相關線索,也回憶起學生時代的種種往事......

        • 就在林姜險些遇害后,又連續發生了幾起連環殺人事件,百姓被人為輿論煽動的惶恐度日,議論紛紛、社會各界的壓力聚集在巡鋪房,案件偵破迫在眉睫。此時,路垚順著林姜這條線索,查到了之前失敗的藥物研發計劃,并找到幸存者,最終發現隱藏在藥廠背后的英國資本。為了追逐暴利,他們對藥物研發施加不良影響,導致醫患關系日趨緊張,直到爆發了一系列慘案。本案告破之后,路垚敏感地察覺到,一個由英國富商與政客組成的神秘組織,正如章魚一般把觸角伸到每一個有豐厚利潤的領域…… 正午,年輕畫家葉歌蕊在自己的畫室作畫,畫作中是一個在烈焰中舞蹈的女性,隨后,畫作忽然起火,這場突如其來的神秘大火,迅速把畫室化為灰燼。起火之后,數名圍觀者都目睹了死者在烈焰中翩翩起舞的樣子......

        • 民國十四年以后,從英國留學歸來的紈绔公子路垚憑借其超高智商和推理能力,被身手不凡的巡捕房探長喬楚生邀請做探案顧問,之后二人又攜手正義感爆棚的女記者白幼寧組成偵探小分隊,偵破了一個個看似詭譎蹊蹺的命案,性格迥異的三人在亂世中堅守正義,維系社會安定。

        • 長三堂子,瑤琴在門外送客。老客人陳廣之在樓上等她,瑤琴在回屋過程中,目睹了一幕慘劇,窗簾內,陳廣之身影一晃,似乎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提起,悠蕩幾下便懸在半空,不再動彈。進屋后發現,死者被吊于房梁,一個“孽”字刻在眉心,鮮血滲出,沿內眼角緩緩流下。探案小組趕到現場后,排查了所有進出的通道,發現犯罪現場門窗緊閉,而且案發當時,房前屋后都有人在,雨后的泥地上沒留任何出逃痕跡。 死者的身份,是名震上海灘的刻瓷師。調查后得知,死者與幾位同行都發生過沖突,有犯罪動機的人不在少數。其中,以死者的師兄徐麟最為可疑。但在案發當時,徐麟正在南京開會,有數名證人可以為他做不在場證明。想將徐麟定罪,就必須先搞清楚,他到底是用什么方式同時出現在南京與上海兩地的。這個瞬間漂移幾百里的魔術,在路垚的精心推演下,重現眾人的視野。

        • 徐麟作為一個從小學習刻瓷,并且癡迷這門傳統藝術的人,并不屑于炒作,也不在乎同行們的冷嘲熱諷。但是,他卻無法忍受那些不擇手段賺黑心錢,刻意哄抬身價、有辱師門的敗類,有著發自內心的悲涼和恨意。案件過后,上海灘租借的洋人政客暗中調查出路垚驚人的身世......另一邊,白啟禮對路垚逐漸改觀,有意將其納入女婿人選。 夜班時分,畫匠張恭與女伴偷情。忽而發現在夜色中,鮮血如有生命一般,從各條小徑奔涌而去,路徑盡頭,是一具殘缺不堪的尸體。但是在平地之上,液體是如何沿著路徑按照事先指定的方向自動流淌,成為了急需解決的謎團。死者李亨利,禮頓肥皂廠聘的監工,當年曾受過白老大的資助,出國留學。與其同時,似乎有幾個公司同時覬覦鐘樓附近的土地,隱藏其后的資本勢力,再次浮出了水面。

        • 最終,路垚找到了血液自由流動的秘密,同時,發現真兇連續殺人的隱情。一個普通人被迫使用非常手段,竭盡全力與惡勢力抗爭,哪怕同歸于盡...... 金沙灣,一對父子在釣魚時發現了一具女尸,經過辨認,最終確認了身份,死者在五年前落水、失蹤。 道光年間,那一帶經常發洪水,村民聽信道士的讒言,用童女作為祭品,獻給河神,死者失蹤的那一帶就是當年獻祭所在! 死者的父親是滬上知名富商,見到尸體,希望盡快結案,此舉引發了探案小組懷疑,隨后,在調查過程中發現,死者當年曾與地痞徐遠相戀,密謀私奔。徐遠在數年前已經被槍決,案件查到這里,線索斷裂,白幼寧忽然失蹤,路垚等人接到的紙條上面寫明線索,冥冥之中,似乎有人在引導他們探案,步步緊逼,一路追查當年那樁失蹤案的真相!

        • 路垚和喬楚生在一間破舊倉庫中找到失蹤已久的白幼寧,白幼寧卻說自己并不是被綁架而是自愿前來。經過線索分析整理三人恍然大悟,當年失蹤案的真相水落石出。封建社會,父權對自由戀愛的干涉,引發了這樁悲劇。骯臟下流的兇手即使落網,也換不回女兒的生命;父親發自內心的懺悔,也贖不回真心少年的青春。 經歷種種案件后,三人的感情越來越深厚,此時,路垚曾出入曼森俱樂部的事情引起白老大的注意,提醒喬楚生關注路垚行蹤。 天色微亮,義工楊素芳走進教堂,關門時,仿佛從她身后傳來一個小孩的笑聲,轉身,人影全無。楊素芳驚惶后退,摔倒在地,抬頭時,看到大堂前方、懸在半空的十字架上,一個神父的尸體有如耶穌受難般懸掛著。案發現場沒有任何裝備,也沒留下施工痕跡。在沒有大型工程器械的前提下,沒人能把一具尸體懸掛到那么高的位置,而不留下任何作案痕跡。

        • 路垚、喬楚生、白幼寧三人前后來到教堂勘查案發現場,死者叫馬西莫,是本教堂的神父,生前聲名狼藉,來教堂幾個月,得罪了不少人,許多信徒因為他已經不來做禮拜了,副本堂神父曾多次好言規勸,希望他能棄惡從善,然而此人并沒有絲毫收斂。 隨著對案件調查的越來越深入,路垚發現,死者作為一個神父竟然跟一樁命案有牽連。難道是為了維護教堂的名聲,大家卻都對此避諱莫深嗎?路垚開始更深的挖掘…… 在這個離奇的案子中,在沒有證人的情況下,他們需要在八小時之內找到之前的死者、死亡時間,以及這一次的殺人手法。這是一場正義的審判,肆虐者終將受到嚴懲! 路垚和白幼寧參加電影的首映式,進場前,與主演高松進行了短暫的交談。電影播完,全場亮燈,人們發現,高松腹部血肉模糊。

        • 經過驗尸發現,高松的傷口從外形上似乎是達姆彈造成的,可是,在觀影的時候,所有人都未曾聽到任何槍聲,甚至坐在高松身邊的女伴也沒發現任何異樣。到底是什么人,能在電影公演的過程中,在眾目睽睽之下,用殺傷力驚人的爆炸彈頭殺死了一個大明星呢? 在反復的調查過程中,路垚發現,與死者密切相關的是女明星沈瑤光,曾被高松欺騙感情且誆錢不還。三人來到沈瑤光家中調查,得知由于高松為人不厚道,曾經得罪過許多人,導演,制片人,幾乎與他接觸的人,都有犯罪嫌疑。探案小組加快探案進程,最終發現,兇手一直就在他們身邊,并且利用高松喜食葷腥,長期大量服用減肥藥的習慣進行殺人,利用與影片中同樣死法的噱頭炒作話題,增加電影票房以此盈利,最終奸商被繩之以法。

        • 白啟禮與曼森俱樂部首腦諾曼見面,警告其遠離白幼寧及路垚,雙方暗中較量、劍拔弩張。路垚利用小聰明假扮巡捕,企圖騙取喬楚生發給手下的紅包,被喬關入大牢,白幼寧心急如焚,不得已與父親達成兩周回家一次的約定,救出路垚并要求其調查通神會事件。 幾天前,一個叫做“通神會”的組織舉行升壇儀式,負責祭祀的大師展現神跡。當著數十信徒,從空中召喚通天索,順著索具遁入云層,隨后不久,半空中電閃雷鳴,大師從空中墜地,活活摔死。探案小組抵達現場,經過一番勘察,并未發現任何可以攀爬、維系繩索的機關。繼續深挖,發現這個“通神會”有數十萬教眾,上至高官顯貴,下至販夫走卒,用傳銷的方式騙取民眾錢財,對社會的影響早已深入骨髓。與此同時,路垚發現了死者家中的神秘地窖,大師可以爬上通天鎖繩的秘密即將浮出水面。

        • 隨著對通神會進一步的調查,一樁十幾年前的縱火、綁架兒童案,浮出水面。同類型的案件,這些年屢次發生,失蹤兒童由于全家被滅門,并未受到應有的重視,無人追查。為了找到當年無辜受難的孤兒,探案小組頂住各界的壓力持續深挖,終于將惡貫滿盈的邪惡團伙高層繩之以法。 冬夜,青龍幫大佬譚義雄溺死在自己院里的池塘之中,從門前到池塘邊的雪地上,只有一串腳印,貌似自殺。經過勘查,路垚斷定,這是一場內鬼作案的謀殺案。然而,譚義雄生前曾與白老大淵源極深,為了查清此案,就需要對整個青龍幫進行調查,此舉必然會引發江湖動蕩。在查案過程中,喬楚生和路垚分別遭到不明人士的襲擊,二人險些喪命,兇手顯然對他們都知根知底,前方危險重重。

        • 白幼寧從父親口中得知,譚義雄的前兩個兒子,曾在數年前被綁架、撕票。回到譚宅,繼續勘查時,譚宅卻忽然起了一場神秘大火,燒毀了犯罪現場的所有證據。最終,兇手落網時,眾人都心生感慨,數年前的一個錯誤選擇,會為自己帶來殺身之禍,一個不起眼的小小惡念,會讓整個家族灰飛煙滅。 路垚受到劍橋同窗的邀請,到圣喬治大學擔任醫學講師。兩人去解刨教室旁觀授課,此時正在上課的解剖教室里的一個玻璃缸中,標本尸體睜著眼睛,疑似詐尸,并且被缸中液體腐蝕,迅速腐爛。死者是醫學博士關玳梁,之前在學校教授傳染病學。他有個弟弟,嗜賭,之前欠下了巨額賭債。與此同時,另有同學與死者起過學術紛爭,大打出手。這樣一來,有充分殺人嫌疑的,不只一人。

        • 深入調查后,路垚發現死者關玳梁曾主導過一次流行性腦炎的臨床實驗,這場實驗最終以失敗告終,實驗過程中有患者死亡。有人在事后銷毀了所有證據,試圖掩蓋了這場嚴重的醫療事故。這次事故與關玳梁結怨的相關人員都有充分的不在場證明。 夜晚,路垚與白幼寧偷偷潛入案發現場調查,路垚發現了尸體睜眼秘密。案件一籌莫展之際,死者關玳梁的弟弟關瑁梁進入探案小組的視線......第二天,作為犯罪嫌疑人之一的劉雁聲竟以同關玳梁一樣的死法死在家中,案件一度陷入僵局。白幼寧通過對案件目擊者也是路垚曾經的同窗的采訪,了解到路垚此前的感情經歷,知曉他患有親密關系恐懼癥的事實。與此同時,路垚前往作為犯罪嫌疑人之一的林靄家調查,發現了很多與貧窮女學生身份不相符的物品。

        • 路垚、喬楚生、白幼寧在深挖案件的過程中發現,林靄的弟弟多年前因病到上海治療,關玳梁、劉雁聲二人故意消極治療導致林靄的弟弟去世,二人還花言巧語,誘騙其父捐贈弟弟的遺體,作為實驗對象。在所有線索都指向林靄的時候,林靄卻因家中爆炸而死,找到的只有燒焦的殘骸。本以為案件已經終結,路垚卻從細節中發現,那具尸體并非林靄,而是由醫院丟失的實驗殘骸拼湊而成,喬楚生下令全城緝拿林靄。 隨后,曾被捕房認定死亡的嫌疑人劉雁聲,忽然出現,被緝拿歸案。在重重鬼影的包圍下,探案小組只能背水一戰,與主導了學術腐敗的利益集團斗爭到底。 路垚婉拒了圣喬治大學的教職后,得知此次的邀請竟是父親的安排,路父并不認可路垚目前探案顧問的職業,試圖讓他離開上海......

        • 天蒙蒙亮,樹人中學副校長丁容先接到邀請,與人在玉寧塔相會。校長上塔不久司機就親眼目睹他從塔頂摔下。丁臨死前,脫口而出的話,讓人懷疑他是驚嚇過度、失足摔下塔的。喬楚生攜路垚、白幼寧前去一探究竟,得知玉寧古塔即是五年前樹人中學春游踩踏事故的發生地,而丁榮先就是當時帶隊教師之一,由于管理失當,踩踏事故導致一名同學墜塔死亡,此案被校方花錢擺平,家屬認命。踩踏事件后,帶隊教師莫蘭因學生墜塔事件過度內疚選擇跳塔自殺,丁榮先卻相安無事、步步高升。 隨著深入調查,三人發現,丁校長社會關系復雜,利用校長身份,濫用職權,行賄受賄,把本是名校的樹人中學搞的烏煙瘴氣。之前,曾有女教師向當局舉報過丁校長,卻遭到跟蹤恐嚇,導致精神失常,疑似自盡,所有師生對不良之風敢怒不敢言。

        • 路垚在參加畫展時,從一幅畫作中得到啟示,明白了作案手法,并鎖定了犯罪嫌疑人謝臻。鐵證如山,謝臻只能認罪。為了肅清貪腐、重整校風,探案小組再次重拳出擊,與惡勢力展開抗爭,最終厘清真相,將兇手繩之以法。懷有“正義之心”卻選錯懲惡方法,真兇的殺人動機看似正義凜然,但終究釀成非法害命之舉。 深夜,白幼寧供職的報社主編被人殺死在辦公室中,又是一個密室。現場發現,主編是被自己的鋼筆戳死的。主編是上海灘著名的調查記者,數年來以筆為劍四處作戰,與各界大佬結下了無數梁子,遭到暗殺也是意料之中的事。經過調查發現,這樁命案與十年前的一樁歌女殺父案有關,當時作為調查記者的何主編的持續報道,使輿論嘩然,歌女被就地正法。現在看來,這個案子卻有很多疑點。

        • 三人繼續盤查與當年案件有關的人,卻個個都有不在場證明。歌女在十年前的情人楚銘,剛從法國歸來,有很深的犯罪嫌疑。路垚與喬楚生前往楚銘家進行調查,提到當年之事楚銘激動萬分。只有殺人動機,沒有實質證據是無法進行抓捕的。喬楚生發現有人跟蹤二人,將計就計把跟蹤者引到深巷。跟蹤者竟是白幼寧的死對頭,曾經的同事童麗,她主動向二人拋出橄欖枝,愿意出高價從二人手里購買案件第一手信息,面對金錢的誘惑,路垚非常心動,而閱人無數的喬楚生卻對童麗一見鐘情。 后續的調查中,路垚發現了楚銘偽造不在場證明的證據。正準備前往調查,結果對方卻死在家中,疑似服毒自盡。此時,路垚意識到,從一開始,他們的每一步,都被有心人算準,像是有一雙眼睛隨時監視他們的動向。另一方面,喬楚生在與童麗的約會十分順利,二人對彼此都十分有好感。

        • 白幼寧看到童麗的報道后,傷心買醉與路垚大吵一架。路垚安慰并告知白幼寧,案件并非報紙所言,為得知真相二人繼續返回楚銘公寓搜集證據。路垚發現,兇手殺人后布置成自殺現場,但因不了解死者生活習慣而留下破綻。另一邊童麗因喬楚生提供的案件情報,在大公報立住腳跟,并約會喬楚生共進晚餐,二人情感逐漸升溫。夜晚,路垚再次潛入案發現場進行調查,最終發現了兇手的作案手法和關鍵證據...... 作為一名記者,最重要、也最艱難的,是如何權衡客觀事實與個人訴求的表達。記者的個人見解并不重要,但當他們在報上發表言論時,個人的態度、見解,就成為了報紙的態度和見解,而這些人的話,也就有了震撼社會的力量。當記者,是需要對自己的言行負責的,一旦錯過了負責的時機,就只能背負著沉重的十字架過完余生了。

        • 主編事件結束后,路垚父親派蔣志卿前往上海,規勸路垚回到廣州生活,路垚不從,蔣竟欲將他迷暈準備偷偷帶走...... 大華舞廳,歌舞升平。上海灘大亨劉顯貴摟著舞女跳舞時,身上忽然起火,在眾目睽睽之下被燒死。小組在現場勘查時,并沒發現起火點,也沒找到任何易燃之物,這場大火來得如此蹊蹺。路垚與喬楚生去劉顯貴家中調查時,才發現,死者的妻子金夢蘭是路垚的遠親,亦是當年聲名顯赫的滿清貴胄,路垚家族顯赫的背景令喬楚生和白幼寧十分驚奇。 調查過程中,三人發現死者劉顯貴菜館的吳經理行動鬼鬼祟祟,且與金夢蘭有種說不清的曖昧關系,金夢蘭的各種表現也令人生疑,殺人動機直指二人。喬楚生掌握到疑似可以自燃的物品后,抓捕吳經理到巡捕房審問。

        • 劉顯貴背后有英國人撐腰,與白老大有些過節,這場謀殺,江湖風傳與白老大有關,為洗清嫌疑,需要盡快破案。路垚在調查中發現,當時作為滿清皇族的金夢蘭,與草根劉顯貴的這段婚姻,似乎另有隱情。劉顯貴死后,黑道眾人蠢蠢欲動,準備瓜分劉手中的地盤,查案過程,探案小組始終被各方勢力干擾,苦不堪言。在即將到來的江湖惡戰中,誰先摸清殺人手法,就能抓住兇手,贏得先機,八小時,最后的戰斗!探案小組最終鎖定嫌犯金夢蘭,原來在得知丈夫對自己不忠后,其蓄謀已久,最終將丈夫殺死。 圣瑪利亞女中,就寢之前,從教室里傳來鋼琴聲,隨后一聲槍響。附近洗澡的女生,迅速沖進教室,發現音樂老師死在鋼琴前。之后查驗,現場遺留的槍,和老師中的子彈上,指紋均來自一個早已死去的女生。看起來,這又是一樁復仇殺人案。

        • 白幼寧佯裝成學生深入調查之后發現,死者雖為人師,卻生性風流,曾與多名女性保持親密關系,其中包括本校女老師,和數名女生。也曾因緋聞傳開,導致其中一名女生飲彈自盡。作案人應該是與該名女生交好的同學之一,甚至,就在當晚沖進現場的女生之中,但線索和動機卻都指向死者未婚妻方玉老師。最終的推理點就在:槍聲響起后,所有女生在一分鐘之內,一起沖進百米外的教室,這么短時間內,兇手是怎么同時出現在澡堂和鋼琴教室這兩個地方? 結案后,路垚聽著《致愛麗絲》的琴聲陷入沉思,雖有古話:士為知己者死,但為了知己違法殺人者,是否還能算士? 柳林公寓,浪蕩子董霖與剛結識的舞女小蓮私會,小蓮進入浴室洗澡。董霖隨后卻發現小蓮死在浴缸中,胸口插著匕首,滿浴缸鮮血。

        • 董霖驚嚇過度逃回家中。次日清晨,巡捕登門,讓董霖去認人,還是那個套房,還是那個沒有窗的密閉浴室中,死者居然成了董霖的太太,錢亦茹。董霖的嫌疑很快確定,但在深入調查中,發現他既無犯罪動機,亦無作案時間,他只是一個吃軟飯的浪蕩子。緊接著,死者錢亦茹的情人,出現在探案小組的視野之中,對方有充分的作案時間,也有犯罪動機。但是,前夜死去的舞女小蓮,她的尸體又去了何方? 在柳林公寓,窗戶和大門全部臨街,日夜皆有行人,前臺二十四小時有人值班。沒有后門,想把一具尸體搬出去可能性為零。找到小蓮的尸體就能找到真兇,于是,一場與時間賽跑的戰斗,再次打響了。 這是一場與愛有關的謀殺,愛你,卻與你無關,說起來很深情,但若因此影響對方,使其敗亡,那么所謂的愛也只是狹隘自私的占有。被拒絕、被無視,亦是注定。

        • 路垚接到姐姐路淼即將抵滬的消息后慌張不已。白幼寧知道路淼來到上海是為了帶路垚離開,遂半夜打電話給白老大求助,動用白家勢力留住路垚,二人之間的感情似乎漸漸明朗。 清晨,墓園里大周百貨的周老板獨自進園祭拜,突然被一道天雷劈死。勘查現場發現,周老板手持的雨傘有引雷的可能性。但是當日并非雷雨天氣,這道雷,顯然并不是來自天際,以當時的科技水平,誰有能力制造足夠高壓的電流,把人劈死呢? 在隨后的調查中發現,周家因經營不善,早已瀕臨破產。子女和小妾們各懷鬼胎,因家產之事內斗過很久。更是在喪禮上互相埋怨,大打出手。緊接著,探案小組發現周老板死前曾投過巨額保險,殺人動機成立。尋找重現制造天雷的辦法,就成為破案的關鍵。

        • 路垚與白幼寧在調查過程中發現了可以制造天雷的特斯拉項圈裝置,殺人手法明朗。與此同時,試圖吞并大周百貨的各方勢力中,再次浮現出英國人的身影。 案件破解后,白幼寧以路垚女朋友的身份與路淼見面,身為租界工部局首席董事的英國人安德森也在場,白幼寧和路淼二人為了路垚的去留劍拔弩張,三人不歡而散。回到公寓后,路垚和白幼寧交心而談,二人的心似乎通過這次事件挨得更近了。 興安劇院,在一次魔術表演中,著名藥商沈昌在的孫子登臺,鉆入暗箱,在眾目睽睽之下,消失在舞臺上。淞滬警察廳閘北分廳廳長江元道派人當場逮捕嫌疑人魔術師,巡捕在各處搜尋,未發現任何機關,案件陷入膠著。隨后,眾人在查案過程中,卻遭到江元道的阻撓,路垚喬楚生心生疑惑,決定前往江元道家中一探究竟。

        • 路喬二人從江元道妻子處得知,江的女兒也被綁架了。緊接著,扯出了一樁數年前的藥品案,沈昌在曾經資助過一間小學,向學生們提供自家生產的藥品,說是可以提高記憶力和注意力,然而,數名學生出現了幻覺和精神分裂的癥狀,還有一名學生自殺。順藤摸瓜,發現當年沈老板生產的藥品來自日本,主要成分居然是主要成分居然是甲基苯丙胺。 沈的孫子,江的女兒,都被同一人綁架,從對方的態度看,幾乎能確定,最終的結果是撕票。為了拯救這兩個無辜的孩子,一場心急如焚的追擊戰就此展開。分秒必爭之時,路垚準確推斷出綁架者藏匿兩個孩子的位置,最終帶領巡捕將孩子解救。 縱觀歷史,幾乎所有毒品,都曾被宣稱為無害,被人類大規模使用。毒品造成了國家的災難,無論在任何歷史時期,禁毒,都是人類必須堅持的底線!

        • 大華舞廳,路垚偶遇在康橋讀書時交往的女友鄒靜,因當年分手時鬧得很不愉快,路垚試圖躲避,結果還是與鄒靜碰面,二人聊起當年之事不歡而散。白幼寧得知路喬二人去舞廳參晚宴后氣急敗壞,前來抓包。并從喬楚生口中得知,工部局所有董事決定讓路垚去蘇格蘭培訓一年后,氣憤離開。 當晚,舞廳突發劇烈爆炸,舞臺上的鄒穎當場被炸死,路垚受傷昏迷,現場一片狼藉。事后勘查現場,并未發現任何爆炸物,也沒有火藥留下的燒灼痕跡。甚至化驗分析也找不到任何硝石的成分。死者鄒穎,是鄒靜的姐姐,也是白老大的前女友,兩人之前曾合伙做生意,后因不明原因鬧掰,案發當晚白老大的手下曾出現在現場,意圖破壞舞會,白老大有著無法推卸的犯罪嫌疑。 白幼寧認為這場爆炸是針對路垚進行,嚴禁其出門,并從路垚口中得知他與鄒靜當年分手的原因。另一方面,鄒靜到巡捕房請求喬楚生的保護......

        • 鄒靜聲稱手中掌握爆炸案犯罪嫌疑人的證據,讓路垚喬楚生跟隨自己到家中。深入調查后,探案組發現鄒穎與廣東商會的副會長合謀,做毒品生意,在尋找制毒窩點過程中,路垚和白幼寧遇襲,二人險些喪命。上海灘的黑幫亂成一團,各位大佬都沖上前臺對峙。白老大找到以販賣煙土為生的黃老大表明態度,黃老大提到上海灘背后英國人的勢力不容小覷,上海灘看似無風無浪,實則暗藏洶涌。 隨后,探案小組拼了命,摧毀了窩點,揭開了一張編織已久的制毒販毒網。在生死關頭,路垚和白幼寧也第一次意識到,其實心里早就深愛著對方,一段感情,從此刻,正式開始。 白幼寧通過線人得知,案發前一天,因鄒穎想讓妹妹給黃老大做妾一事,二人大吵一架。路垚前往爆炸現場調查,回到家后郁郁寡歡。他心中已知曉兇手身份,但內心卻搖擺不定。

        • 鄒靜來到曼森俱樂部同英國人談判,喬楚生來此抓捕爆炸案兇手,并向英國人表明希望路垚留在上海的決心。被斬斷財路的英國人,已經無法忍受探案小組對他們犯罪網的屢次破壞,一場針對路垚的陰謀徐徐展開。 路垚與白幼寧的感情雖然一直受到各方的阻撓,但二人對彼此的心意越來越深。白幼寧請教閨蜜如何跟喜歡的男生相處,下定決心直面感情,主動邀請路垚看皮影戲,被不懂風情的路拒后,只好拉上喬楚生一同前往皮影戲院。在一場表演中,皮影藝人陶某,在眾目睽睽之下,被殺死,觀眾迅速沖進現場,發現陶某被一根木棍穿胸而過。現場并無任何可供出入的通道,這是一場有數十證人的密室殺人。 路垚聽聞前往案發現場,在回家途中遭遇埋伏,身受重傷,更奇怪的是,搶救過程中醫生并未在路垚體內發現彈頭,白幼寧和喬楚生一邊擔心路垚的生命安全,一邊尋找幕后兇手。

        • 路淼來醫院探望路垚,主動與白幼寧冰釋前嫌,同意二人交往,但提出讓二人出國移民生活的想法。白老大因女婿被襲一事與一向交好的黃老大產生嫌隙,英國人趁機向黃拋出橄欖枝,尋求合作。這時,碼頭的一家倉庫遭遇大火,損失慘重。 出院后的路垚,繼續展開對殺人案的調查,陶某之前有吸毒史,曾試圖勸說劇院主人賣掉劇院,而買主是法租界黃老大的軍師陳有立,喬楚生也在兇案現場發現一枚印有陳有立指紋的紐扣,陳有立被抓捕歸案。路垚的前同事找上門來商討買賣股票事宜,一向嗜錢如命的路垚在經歷這么多事情后決定放棄發財機會,但銀行旁邊盛樂會每晚開派對的事情引起他的關注。 一樁離奇命案,慢慢演變成幾個黑幫大佬的暗自角力。隨后,路垚從現場留下的蛛絲馬跡,推斷出,此案只是用來做表面功夫,背后可能埋著更大的案子!

        • 關在巡捕房的陳有立拒不認罪,牢房外,黃老大與白老大劍拔弩張,一艘英國軍艦下月即將抵港,上海灘即將大亂。喬楚生對未來憂心忡忡,路白二人表示他不是獨自一人,邀請他一起前往巴黎生活。白老大認為案件仍存疑點,探案組再次前往案發現場勘查,發現案發當天本需要五人的皮影戲后臺只有死者和戲院業主吳先生兩人,吳先生進入探案小組的視線。 陳有立即將槍決的消息一出,路垚前往大牢想了解案件更多細節,分析出紐扣上為何會有陳有立指紋的秘密。路垚走后,英國人也來到獄中。探案小組在尋找線索時,卻發現戲院附近的盛樂會買通周邊的巡捕和保安,此作法耐人尋味。終于,在探案小組的堅持下,一場震驚上海的黃金大劫案浮出水面,此案的幕后老板,正是觸角無處不在的英國犯罪集團。

        • 陳有立在臨刑前一刻被喬楚生救下,黃白兩位老大握手言和,此次事件因英國犯罪集團在中間作怪差點釀成大禍。上海灘一系列案件的發生都與這個集團有密切的關系。路垚來到曼森俱樂部,緩緩道出犯罪集團背后的陰謀。 之前的案件中有幾樁案件,涉案者家中都有一些特制的報紙,那些報紙上記載了相關的作案手法,兇手通過報紙獲得靈感,進行殺人。很顯然,有人想用這種方式誘導別人犯罪。英國犯罪集團通過每一樁案件日進斗金,壯大了在租界的影響力。最終犯罪集團頭目被英國上議院代表團帶回倫敦,接受問詢與調查。至此,一場醞釀已久的正邪之戰,終于落下帷幕。 路垚回家后,突然改變出國移民的想法,堅持留在上海。他發現當時向自己發射麻醉劑的幕后指使是自己的親姐姐,姐弟關系再次降至冰點。

        • 在白老大入股的醫院內,一臺手術正在進行時發生了爆炸,患者當場死在手術臺上。患者是工部局最資深的董事哈維侯爵,迫于社會各界的壓力,案件必須盡快偵破。案件一籌莫展時,哈維侯爵的太太找上門來,拿出自己為受益人的意外身亡保單,想知道侯爵死亡的死因,并絲毫不掩飾想盡快拿到保金的想法。 驗尸官在驗尸過程中發現了一個無法進入死者體內的雷管裝置。通過這個特殊的裝置找到喬楚生手下當差的印度人薩利姆,薩利姆雖然制作炸彈,但并非此案的兇手。經過深入調查,探案組發現炸彈并非本身藏在死者體內,而是驗尸官在驗尸過程中偷偷放進去,而驗尸官跟哈維侯爵的太太也有著某種曖昧的關系。為了知曉爆炸的秘密,路垚來到哈維侯爵的住處,與哈維太太周旋,意圖了解更多真相。

        • 路垚學弟盧佑嘉奉路淼之命前來帶路垚離開上海。白幼寧提議讓路垚跟自己結婚,婚后路作為上海合法公民路淼就無權擅自抓人離滬,二人互表真心,路垚感人求婚,決定明日就舉辦婚禮。 喬楚生率領兄弟連夜籌辦婚禮,上海灘媒體同行聽說有人要在白記者的婚禮上搶婚,前來婚禮現場支持,白幼寧得到同行們的認可感動滿滿。婚禮開始前,所有賓客都被盧佑嘉帶人攔在路上,六子率領兄弟們兩方對峙,最終婚禮得以順利舉行。路父和姐姐得知消息后,也決定放下執念,祝福二位新人。 最終,哈維侯爵的案子順利偵破,路白二人準備前往巴黎度蜜月,喬楚生依依不舍送別二人。船還沒開離岸邊時,巡捕房發來電報:法租界公董局的董事,昨夜死在金玉蘭會所,死者從進去到死亡,還不到一分鐘,期間沒有任何人出入,死因不明......

        收起
        演職員表
        河北十一选五{{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