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ar id="dwqt5"></var>
  • <input id="dwqt5"><rt id="dwqt5"></rt></input>

        <input id="dwqt5"><output id="dwqt5"></output></input>
      1. 河北十一选五河北十一选五官网河北十一选五网址河北十一选五注册河北十一选五app河北十一选五平台河北十一选五邀请码河北十一选五网登录河北十一选五开户河北十一选五手机版河北十一选五app下载河北十一选五ios河北十一选五可靠吗

        神探狄仁杰前傳 7.0

        公元680年,唐高宗李治御駕親赴泰山祭天,奉命先行前往山東泰安安排祭天事宜的太子李賢為一場陰謀所陷害,由此改變了自己的命運,也改寫了大唐皇朝的歷史。此一曠古冤案導致眾多護衛被屈殺,太...
        劇集列表 更新至 45 / 共45集)
        由于版權原因,部分劇集暫時無法觀看,請持續關注更新~~感謝使用愛奇藝!

        分集劇情

        • 公元680年,唐高宗李治預備御駕親赴泰安祭天,安排太子李賢由張柬之大人和郭大人先赴泰安做祭天準備事宜。泰安知府為太子準備了行宮,并安排捕頭胡風山去浴花谷玲瓏姑娘那里買來大量的花草。太子李賢在自己的行宮中邂逅正在管理花草的玲瓏,一見傾心,想念非常,就專門去找尋玲瓏姑娘并為其畫像,而玲瓏也對李賢很感興趣。唐高宗御駕親赴泰安途中遇到埋伏,護衛死傷慘重,雖殲滅了敵人,但高宗差點被羽箭所傷,大為驚怒。

        • 狄仁杰來到浴花谷,發現浴花谷的主人玲瓏姑娘已經失蹤,而恰巧碰到張順子給浴花谷的花澆水,但張順子卻否認知道玲瓏的去處。胡捕頭以跟蹤張順子為由,把狄仁杰帶到浴花谷的山洞中,在山洞中發現散落的兵器,胡捕頭告訴狄仁杰太子李賢曾經到過浴花谷,并把線索指向太子。種種證據表明李賢太子和私藏兵器有關,但狄仁杰卻不這樣認為。狄仁杰和色子到外查訪。

        查看全部劇集詳情
        • 公元680年,唐高宗李治預備御駕親赴泰安祭天,安排太子李賢由張柬之大人和郭大人先赴泰安做祭天準備事宜。泰安知府為太子準備了行宮,并安排捕頭胡風山去浴花谷玲瓏姑娘那里買來大量的花草。太子李賢在自己的行宮中邂逅正在管理花草的玲瓏,一見傾心,想念非常,就專門去找尋玲瓏姑娘并為其畫像,而玲瓏也對李賢很感興趣。唐高宗御駕親赴泰安途中遇到埋伏,護衛死傷慘重,雖殲滅了敵人,但高宗差點被羽箭所傷,大為驚怒。

        • 狄仁杰來到浴花谷,發現浴花谷的主人玲瓏姑娘已經失蹤,而恰巧碰到張順子給浴花谷的花澆水,但張順子卻否認知道玲瓏的去處。胡捕頭以跟蹤張順子為由,把狄仁杰帶到浴花谷的山洞中,在山洞中發現散落的兵器,胡捕頭告訴狄仁杰太子李賢曾經到過浴花谷,并把線索指向太子。種種證據表明李賢太子和私藏兵器有關,但狄仁杰卻不這樣認為。狄仁杰和色子到外查訪。

        • 狄仁杰為了能公開查案,決定自己親自去京城向皇上請旨,讓色子留下來監視胡捕頭,但他們沒想到他們正在一步一步走進別人設的陷阱。色子奉命監視胡捕頭,但胡捕頭卻被人殺害,色子當場被御林軍包圍,他們誣陷是色子殺了胡捕頭,是殺人滅口。色子為了不連累狄仁杰,甘愿被捕。狄仁杰來到京城,面見高宗皇帝,在大殿上高宗責怪他不應該不請旨就開始查案,認為他這是無視皇上。

        • 皇太后武則天知道太子被劫持后,十分動怒,于是派狄仁杰到成都府查明案情,狄仁杰向武則天請示要帶押在天牢里的色子一起辦案,武則天準許。狄仁杰用明修棧道暗度陳倉的計策,帶著色子從小路趕奔成都府,但不想他們在去成都的路上被刺客襲擊,刺客被抓后向他們透露派他們的是武大,狄仁杰從他們的武功上推測他們應該是邊境的士兵。

        • 色子跟蹤刺客發現刺客去了張柬之大家的府,張柬之派人叫狄仁杰去他府上,原來是那個刺客給張柬之送來一個戴著太子戒指的斷指。張柬之和李多祚都認為那個是太子的手指,太子應該已經遇害了。但狄仁杰卻認為這個手指不是太子的,應該是有人專門拿這個手指來迷惑他。狄仁杰告訴李多祚刺客的藏身之處,但等李多祚帶著御林軍到的時候,刺客已經逃走,最后一無所獲。

        • 徐莫愁到了成都,雖診斷有方,卻無力解毒。用他自己的話說,是因為從來看不起使用這種毒藥的人,所以從來也沒有研究過如何為其調配解藥。徐莫愁是有名的毒藥專家,在江湖上也大有名氣,他怎么可能配不出解藥呢?狄公根據徐莫愁到來前后張柬之的反常表現,決定進一步敲山震虎,于是召開了有張、李、徐參加的案情分析會。

        • 張柬之要狄公抓捕自己,并帶著他與假太子的尸體一道回京交差。說到激動處的狄仁杰拿起酒壺,咕嘟咕嘟地灌了起來,狄仁杰中毒了。張柬之大罵徐莫愁在酒里下毒陷害狄仁杰,可徐莫愁解釋,為了順利轉移太子把狄公灌醉而已。就在他們趁狄公酒醉酣睡之際,準備將太子順利轉移出去的時候,卻驚奇地發現,太子不見了。原來,是色子奉了狄公密令,已經提前將太子控制并轉移了。

        • 就在段無涯惱羞成怒準備對狄公下手之際,色子及時趕到,出手化解。狄公游說太子,終于爭取到太子的理解與配合。成都一案,至此告破。太子就要隨狄仁杰進京了,武府師爺阿壽網羅殺手,行刺太子,沒想到等著他們的是色子。狄公發現,十多個黑衣人,每個人的嘴角處都掛著鮮紅的血跡。可色子認出,這些人都是當地口子幫的地頭蛇。狄公斷定,指使黑衣人劫殺活太子的幕后主使,應該就是五年前在泰安制造冤案的人。

        • 武則天決定由狄仁杰親自負責監管李賢太子。狄公提出既然要監管,就要確保安全,他提議太后將太子轉移到太子宮,由他親自遴選可靠的人嚴密保護。可武則天又怕他一旦專管太子,有利用職務方便放走太子的可能,于是婉轉下旨要他八歲的兒子狄光遠進宮為質,狄仁杰心下一驚。但他還是將孩子送進了宮。他相信,舍不得孩子就套不住狼。送兒子進宮的轎子去遠了,狄仁杰呆立在門前,眼中閃動著淚花。

        • 狄公和張柬之覺得,應該將太子妃安置到他的身邊。但就在狄公向太后游說之時,發生了太子妃死亡的事件。狄公立即投入調查,參與調查的大理寺趙捕頭竟被人殺害了。經查證,殺害趙捕頭用的飛鏢和當年殺死賣令牌的攤販使用的飛鏢一模一樣。趙永亮是個普通衙役,他不可能參與到這種案子里來。狄公抓到了一條重要的線索,那就是趙永亮的媳婦正在懷孕,而且案發前后下落不明。據親戚胡三交代,是趙永亮自己殺死了懷孕的媳婦。

        • 狄公將情況報告了武則天,武則天認為不管怎么說,瑯琊王是目前最大的嫌疑犯。她要狄公即刻代皇上擬旨,宣瑯琊王進京將事情講清楚。但狄公認為,瑯琊王鎮守博州擁兵十萬,起兵造反后果不堪設想。狄公請太后再給他一些時間。很快,色子就跟蹤了段無涯,調查的結果很快明朗,原來是有人冒充了段無涯,控制了太子妃,太子妃在冒充者的手中。同時,狄公也從段無涯的口中,察覺到了一點他們的企圖。

        • 就在狄公等全力搜尋假冒紅嘴的人的時候,此人卻死在狄公家的書房里。狄公向武則天稟報情況,當牽涉到武承嗣和泰安案的時候,武則天卻指示他,這件事就到此為止。她要狄公集中精力調查李賢媳婦的事兒。結果,想睡覺就有人送枕頭,一位女子玲瓏來到狄府,想求助狄公幫她找到失蹤的朋友阿祿。經詢問,阿祿安頓的那位朋友是一位懷有身孕的女子。狄公立即意識到,這位有孕女子就是阿祿調換窩藏的太子妃。

        • 色子覺得玲瓏和阿祿是同謀關系。狄公和色子重點對玲瓏進行了調查,但一切跡象都似乎在證明,玲瓏的確是純潔無辜的。她五年前和李賢太子萍水相逢,一見鐘情。后來太子被人陷害,她怕受到牽連,就躲到朋友家去了。她到洛陽就是來找太子的,只是因為人地生疏,到處都打聽不到太子的消息,盤纏也用完了,沒有辦法,這才在破廟外租下了一塊地,自己種花養活自己。她還請狄公無論如何幫幫忙,幫她打聽到丈夫太子的下落。

        • 更令狄公沉思的是:為什么所有的一切都離不開李賢太子呢?阿祿死了,武承嗣沉默了,段無涯無影無蹤了,瑯琊王也不再派人搗亂了。所有的人都悄然隱去,只把一個連丈夫名字都不知道的可憐女人推在了最前面,她究竟是一只沒有生命、被人操縱的木偶,還是一個比阿祿和段無涯更令人恐懼的人呢?狄公帶著這個問題走訪了被關押的太子,但太子的反應十分敏感,他果然知道玲瓏。

        • 正當狄公和色子調查走訪浴花谷,張順子報來情況,黃有安不知去向了。狄公感到事情不妙,急忙來到黃有安可能出沒的感恩堂,黃有安被殺了,看得出,他是在和兇手激烈搏斗以后被殺的。狄仁杰仔細勘察現場,尸體臉部一個微小的地方引起了他的注意。經綜合分析,狄公認為殺手應該是黃有安的一個熟人。現在的問題是:如果僅僅是官匪勾結導致的內訌殺人,事情倒簡單了。

        • 狄公重新勘察現場,終于發現了黃有安死前故意留下的線索,即屏風上留下的一個“祿”字。他沿著這條線索又找到黃夫人,終于套出了武承嗣府上的廚子阿祿十分可疑。可阿祿明明已經死了,他是死在狄公的家里,怎么會又來謀害黃有安呢?狄公和色子找到張順子,欲進一步核實某些情況,但張順子反而急于向他們打聽玲瓏的情況,他要到洛陽去找她。

        • 太子妃不但矢口否認“阿祿”這個朋友,而且對阿祿巧用掉包計換她出來的情況一無所知。狄公和色子都有些迷惑了。這個玲瓏,她到底是無辜還是故意呢?由于黃有安的死,這一切似乎都無跡可考了。但是,黃有安死了。可已死的阿祿果然還活著嗎?狄公料定,這位沒死的阿祿是個假的。一個偶然的機會,色子發現了假阿祿。追到武承嗣府的房頂上時,人就不見了。玲瓏又去郭湘成府上鬧騰了。

        • 狄公決定冒險采取欲擒故縱之法,在得到武則天和朝廷重臣的認同之后,同意了玲瓏的請求。用皇上武則天的話說:狄愛卿深謀遠慮,太子宮防備森嚴,憑一個手無寸鐵的羸弱女子就能把人救走或者殺了嗎?這絕對是不可能的。現在姑且把她當做很不錯的釣餌,也許能釣出大魚來呢。玲瓏就要去見夫君太子了,她提出了一個不好拒絕的小小要求,想帶一束花進去。為此她去了一趟花房,但是她被色子跟蹤了。

        • 沮喪回府后的狄仁杰,讀到了玲瓏生前留給他的書信,所有讀到這封信的人,都流淚了。太后武則天感慨唏噓之余,準奏將李賢和玲瓏的尸體一起運往山東泰安的浴花谷安葬。宰相郭湘成對狄公的這次失誤似乎很寬容:“算了,逝者已矣,就算再檢討也無濟于事了。”狄公也覺得的確是人算不如天算。誰也沒有想到會是這樣一個結果,癡情女子,無情殺手,到底哪一個玲瓏才是真正的、真實的玲瓏呢。

        • 狄公拜訪了宰相郭湘成,一針見血地指出,迎合武承嗣刺殺太子的陰謀,巧用玲瓏臥底,以假死欺騙眾人,成功營救太子的整個計劃,是他一手策劃的。郭湘成苦笑承認,“狄仁杰就是狄仁杰,沒有什么事能瞞得了你。”狄公進一步指出,冒充阿祿的那位假阿祿不是別人,正是他郭府的管家李祿。是個深藏不露的武林高手,他把廚子阿祿模仿得簡直惟妙惟肖,讓人嘆為觀止。

        • 武則天對狄公的請求感到很難辦,朝廷出了這么大的事,不會連一個有罪之人也沒有吧?武承嗣、張光弼等趁機進讒,指責這件事與瑯琊王有很大的關系,他應該是本案的元兇。但武則天識破了他們想點火搗亂、挑動戰爭、乘亂奪權的狼子野心和陰謀,反而傳旨給禮部,命他們速派欽差前往博州、汝陽,代表皇上和她安撫瑯琊王及其麾下所有官兵和當地百姓,這顯然是一個出人意料的決定,所有的大臣都呆住了。

        • 但是,由于多種歷史原因的作用,戰爭還是未能避免。公元688年,兵部尚書張光弼以瑯琊王殺害欽差大臣、拘押朝廷命官為借口,起兵圍剿博州,越王李貞之子瑯琊王李沖被迫開戰,韓王李元嘉、魯王李靈燮、越王李貞、上黨公李申、黃國公李靄、武陵公李誼等李姓家族紛紛響應,大唐歷史上出現了前所未有的混亂局面。回京復命的狄仁杰看到戰爭瘡痍痛苦萬分,他多么希望瑯琊王賜的那杯酒真的放了劇毒,那樣他就解脫了。

        • 狄公找到太醫毒郎中徐莫愁,說他活得太累了,得罪了不少人,連夫人都賠進去了。他找太后辭官,太后不準。他實在沒辦法,只好找他毒郎中,他狄仁杰也想假死?他只要騙過朝廷,就什么煩惱也沒有了,就可以悄悄躲回太原府伺候夫人,還可以過清閑日子了。徐莫愁刀子般的眼睛盯著狄仁杰說,你想死是你的事,上吊、跳河、抹脖子怎么都行,就是別找我。徐莫愁還問他是不是因為一勞永逸?狄仁杰說:別知道的太多,會短命的。

        • 經勘察與調查,狄公認為太子妃的確是自殺的。但是他非常想知道她為什么要自殺,而且為什么死得那么平靜,那么從容。在找接生婆詢問的時候,大家才驚然發現,接生婆失蹤了。綜合分析表明,有人拿著另外的一個孩子把太子妃的孩子換走了,這又是一出掉包計。郭湘成的夫人也恰好生產了。狄公找到郭湘成,他很懷疑郭大人用自己的孩子,換走了太子的兒子小太子。

        • 狄公因監管李賢和太子妃不力,被貶為博州知府,離開了洛陽。十六年后,已經登基的武則天廣開賢路,每年都要在洛陽設立專門的文武考試,凡通過考核者皆量才使用,為國效勞。武則天的侄孫女也被接進宮中,賜名錦媛,乳名饅頭,一時成為宮中炙手可熱的小公主。小公主因為鬧事,邂逅了已經長大并被提拔為皇宮侍衛長的狄公兒子狄光遠。小男女斗嘴斗氣,有了一種別樣的關系。

        • 與此同時,洛陽也發生了武姓族人被殺事件。武承嗣負責調查此案,他覺得敢于殺武姓族人的仇家除了玲瓏一脈,不會有別人。他要義子吳子虛調查所有進出洛陽城的陌生人,尤其是女人。博州的偵破工作有了初步進展,狄公通過調查悅來客棧的老板順藤摸瓜,破獲了老板趁人之危盜竊銀兩的劣跡。但是,銀子是老板拿走的不假,可人未必是他害的。狄仁杰有了一種感覺,這事遲早會把他牽扯進去。

        • 洛陽朝廷還沒有來得及作出反應,博州又出事了。衙役報告城東又有一個布店的老板被殺,媳婦和兒子也一同遇害。三具血淋淋的尸體躺在當地,麻花在查驗,衙役在四處搜索。經驗明正身,死者也姓武。狄公認為:兩起殺人案,死者都武姓,這完全不是巧合,而是有預謀、有計劃的一種復仇行為。是一種可怕的、變態的復仇。

        • 博州,狄公尋找玲瓏,找得很苦。很快,對翠屏樓的蹲守有了進展。狄公果斷查抄了翠屏樓,抓捕了鴇兒翠紅和妓女粉兒。粉兒當堂指認了翠紅的指使,翠紅則豪邁地承認,事情都是她干的,她就是要這樣干。她原來是郭湘成府上的丫頭,她認為是狄仁杰和妖后武則天的迫害,使他家老爺家破人亡;她發過誓要為他們報仇。她要殺死所有姓武的人,狄公勸誡她一番后說,我希望你能夠幫我找到玲瓏姑娘,我知道她才是真正的幕后主使。

        • 李多祚慶幸,好在狄公及時勘破了此案,不然的話,極有可能讓武承嗣有可乘之機,利用他人之手達到排除異己的目的。但是,狄公擔心問題恐怕不會那么簡單。果然,第二天會審的時候,翠紅、粉兒姑娘反水,將她們的幕后主使栽在了狄公的頭上,而且言之鑿鑿,不容爭辯。更讓人想不到的是,一直跟隨他協助破案的衙役麻花,也突然露出真面,對他進行了無中生有的誹謗和誣陷。所有的目光都落在狄公的臉上,他再怎么也說不清了。

        • 狄光遠聽到狄公的消息后,主動向武則天請戰參與破案,并且出手不凡,險些將刺客一舉抓獲。然而,突然又有黑衣蒙面人介入,將就要被擒的刺客救走了。武則天傳旨,要不惜一切代價將兇手緝拿歸案,她要看看刺客究竟是什么人。行刺失手被救的刺客就是公主饅頭。令她奇怪的是,救她的蒙面人竟然將她帶到了大理寺。饅頭佯裝要走,趁對方不注意,突然出手扯下了對方的面罩。與此同時,對方也一把扯下了她的面罩。

        • 押解囚車的官兵隊伍逶迤走出了鎮子,向遠方而去。囚車只剩下了一輛,里邊坐著狄仁杰。鎮外的山坡上,默然站立著粉兒、翠紅和麻花兒。他們呆然地站著,完全是一副很失落的樣子。粉兒突然捂著臉哭出了聲音,她捂著臉跑去,她跑得很快,漸漸消失在晨曦中。在押解狄公回京的路上,玲瓏發動了又一次襲擊。但由于粉兒姑娘故意把紅玫瑰放在酒店柜臺上,提前提醒了狄公。這才令他們躲過一劫。

        • 玲瓏要粉兒自裁,醒來的色子挺身而出英雄救美,勸說玲瓏放掉粉兒,自己愿意替粉兒去死。玲瓏被震撼,她轉身消失在蒙蒙的夜幕中了。色子告別粉兒姑娘,說他要走了,狄大人還背著殺人的罪名,他不愿意看著狄公無辜被關進天牢!他的功力現在雖然沒有恢復,但至少可以證明狄公是無辜的!粉兒突然問色子:如果有人愿意作證的話,狄大人就會沒事嗎?我想和你一起回京城。

        • 隨著狄公被押解回京,玲瓏等一干人馬隨后也秘密潛入了洛陽。玲瓏來到十六年前在城外棲身的廟宇中。當年的花圃雖然已經不復存在,但廢墟上依舊野花盛開。她追憶往事,覺得當年營救太子本來計劃的很周詳、很完美,簡直可以說是天衣無縫。如果不是狄仁杰從中作梗。狄公向武則天匯報,混在京城的殺手們還沒有露面。武則天調侃幾句,賜了他行走金牌。狄公出得殿來,遇到了一位跋扈女子。

        • 狄仁杰父子分析梁雨瀟其人,困惑一個女孩子為什么要女扮男裝參加會考?她的動機和目的究竟是什么呢?她確實是個疑點重重的人,可她身上的疑點和她那種直率的勁兒似乎又很矛盾。饅頭行刺武承嗣失手,暗器傷了吳子虛的胳膊后,趁機躥上了房頂,消失在夜幕中。狄仁杰來見武承嗣,詢問吳子虛殺手特征時,無意中發現吳子虛的后脖子上有一個很不顯眼的紋身,狄仁杰奇怪地看著,那紋身很像是一朵花。

        • 狄公和李多祚分析此事,懷疑梁雨瀟是郭湘成的孩子,覺得要真是那樣,可就麻煩大了!二人決定此事暫時不要說出去。武則天接著傳狄仁杰進宮,告訴他,她覺得十多年前的那場風云似乎又要飄回來了!狄公覺得梁雨瀟利用會考的機會想進宮尋找親生母親,這可以理解;問題是錦媛公主為什么也會卷到其中?僅僅是因為女孩子之間的吃醋嗎?像也不像,難道她們中間還有什么其他的瓜葛?他找到徐莫愁想進一步查清梁雨瀟的身世。

        • 色子和粉兒來到京城,狄公非常高興。看見狄公沒事,并且不需要作證,粉兒就打算離開。狄公分析從錦媛閣搜集的饅頭鞋上灑落的那點泥土,依稀看到殘碎的花瓣,很小,很不起眼。狄公的鼻子似乎聞到了什么,他把鼻子湊到泥土上仔細聞著,聞得很細。狄公若有所思:“花中有藥,藥中有花”。武承嗣的手下在監視狄府,被狄光遠發現了。

        • 狄仁杰在家中閉門思過,整個京城都因為天牢的命案亂了套。段無涯覺得時機不錯,完全可以趁亂發難,亂而取之!唐子賢卻覺得朝廷中所謂的混亂都只是表面現象,只要武則天和狄仁杰兩個人不亂,他們就不能下手!他感覺好像武則天和狄仁杰是在給人們演戲!而且是一出以靜制動的戲。他們是在等待機會,而武則天和狄仁杰是在等著有人跳出來!所以,他不能重蹈徐敬業和瑯琊王失敗的覆轍。

        • 色子根據狄公提供的泥土,終于找到了玲瓏的藏身地,在郊外破廟后面的一個暗室里。武承嗣的人也發現了這個地方,他決定露一手給皇上看看,于是命令吳子虛集合自己的人馬,務必要把玲瓏等緝拿歸案。而此時的密室中,玲瓏正在和前來奉勸她的段無涯爭吵。段無涯要她必須馬上罷手,不要再做任何蠢事。

        • 狄仁杰去天牢詢問梁雨瀟,據梁雨瀟供證,她最近幾天又找過玉珠,開始玉珠一直躲著她,可后來又主動約她去。當時玉珠的樣子很緊張,令她感到很奇怪。至于玉珠房間里的兇器和信件又是怎么回事?她卻一無所知。但那封信件上的字跡是卻顯然是她梁雨瀟的!梁雨瀟一愣,她想到了唐子賢,狄公告別梁雨瀟出來,恰恰遇到了前來探監的唐子賢,于是巧計邀唐子賢出去喝酒,借給唐、梁傳書的名義,拿到了唐子賢的書法筆跡。

        • 而此時的饅頭也十分痛苦,她坐在床上,呆呆地睜著一雙驚恐的眼睛。喃喃地自語著。一支短小精悍的護衛隊簇擁著兩輛馬車在絢麗的晚霞中緩緩駛入洛陽城。分別坐在兩輛馬車上的是狄夫人、張柬之和狄福。隨一行人前來的還有個傻子名叫糊涂,糊涂不坐馬車,而是像孩子似的跑前跑后,一邊嘻嘻哈哈地笑著。街道旁的酒樓上,吳子虛探出頭來,一雙陰冷的眼睛盯著經過的馬車。

        • 武則天親自提審狄光遠,狄光遠請求她恩準三天時間,如果三天之內不能將兇手繩之以法,愿意在滿朝文武面前自刎謝罪!張柬之帶兵包圍了狄府,宣皇上口喻,對狄府嚴加管束,無旨一律不許擅自外出,違令者格殺勿論!狄仁杰一聲不吭,一動不動,他仿佛真的成了一塊石頭。張柬之正準備離開,石頭般的狄仁杰終于說話了。“張大人,能麻煩您一件事嗎?替我到錦媛閣向錦媛公主請安!”張柬之受狄公委托,前來求見錦媛公主。

        • 玲瓏主動投誠見到了狄仁杰,供認粉兒是她殺的,與梁雨瀟無關!她求狄仁杰把梁雨瀟放了,由她去坐牢!狄仁杰告訴她,你想自首當然歡迎,但要以人易人,恐怕不是你我能說了算!大周的律條不是像做買賣,你給銀子我給貨那么容易!即使沒有這種所謂的交換,你坐牢也是遲早的事!不過,狄公還是很想知道,玲瓏為什么要做這種交換?玲瓏說至少你應該相信梁雨瀟不會殺人。

        • 不幸的是,被抓進大理寺的玲瓏很快就死了。經調查,是有人偽造圣旨混入監獄殺死了她。這個偽造圣旨的又是什么人呢?他們為什么要殺死玲瓏呢?狄公從玲瓏自首的目的是想用自己交換出關在牢里的梁雨瀟開始推理,由此斷定郭湘成不僅還活著,接著他根據梁雨瀟提供的情況,發現唐子賢的字和郭湘成非常相像,難道唐子賢會是郭湘成當年換走的那個太子的后人。

        • 狄仁杰到監獄里看望飛燕姑娘,飛燕是替光遠而死的,她也不想活在這仇恨中。紅唇將軍段無涯到大明宮遇刺皇上,結果早讓狄仁杰識破,命令化裝成傻子的色子保護皇上。唐子賢也在此刻去偷襲了狄府,被狄光遠察覺到,最終狄光遠負傷。對壘的兩軍同時回眸,他們看到了一支短小精悍的馬隊,看到了奔馳在最前面的狄仁杰和李賢。戰爭的硝煙沒有燃起,天空中的太陽依舊明媚。武則天大赦天下,泰安冤案也終于得到平反。

        • 對壘的兩軍同時回眸,他們看到了一支短小精悍的馬隊,看到了奔馳在最前面的狄仁杰和李賢。戰爭的硝煙沒有燃起,天空中的太陽依舊明媚。武則天大赦天下,泰安冤案也終于得到平反。一輛馬車駛出洛陽城,馬車上坐著狄仁杰和狄夫人,趕車的竟然是李賢,色子騎著一匹馬跟隨在后面。狄夫人想讓狄公參謀一下娶哪位姑娘更合適,可回答她的卻是狄公的呼嚕聲。他太累了,睡著了,睡得很香。

        收起
        演職員表
        河北十一选五{{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