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ar id="dwqt5"></var>
  • <input id="dwqt5"><rt id="dwqt5"></rt></input>

        <input id="dwqt5"><output id="dwqt5"></output></input>
      1. 河北十一选五河北十一选五官网河北十一选五网址河北十一选五注册河北十一选五app河北十一选五平台河北十一选五邀请码河北十一选五网登录河北十一选五开户河北十一选五手机版河北十一选五app下载河北十一选五ios河北十一选五可靠吗

        您的瀏覽器版本過低,建議您選擇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傾世皇妃 電視劇

        原名: Princess Dumping World
        別名: Introduction of The Princess

        地區: 中國大陸

        時間:2011

        語言: 普通話

        導演: 梁辛全

        類型: 古裝 / 歷史 / 愛情 / 劇情

        簡介: 在五代十國這個戰禍連綿、殺戮成風的亂世,馬馥雅身為楚國最受寵愛的公主,卻是個妙手仁心,懸壺濟世的醫者。這個動蕩的年代,所有人都在殺人,而馥雅一直在救人。因為仁德之心她得到了北漢皇帝連城的關注...展開
        立即播放
        優酷
        優酷
        劇集列表 (共42集)
        分集劇情
        • 故事發生在那天晚上花子喬公公為了救馥雅冒然劫獄,看著兩個人犯人已經逃出牢房,王爺馬義芳卻不去追他們,原來王爺只想等著他們闖過玄武門,這樣一來就有罪可治致馥雅于死地。奕冰帶兵去追拿她們,正好麗妃娘娘說是深夜去白馬寺為皇上祈福路過這里救了馥雅一命。 麗妃早早的就給她們準備好了馬車,當馥雅他們經過玄武門的時候,突然出現了大片的追兵。深夜皇上以為公主已經睡了,特地跟來看看公主,誰知公主讓侍女穿上自己的假扮自己出去了。玄武門公主冒死帶著匡子闖了出去;匡子只因偷了一點軍糧給奶奶吃就這樣被抓了起來,走的時候馥雅把自己的鑽子送給他做紀念。后面的追兵又追了上來,馥雅倉皇逃跑了。 劉連城太子帶著士兵來到了楚國的地境內,感嘆道做太子的無奈,馥雅正好逃到這里;為了救馥雅太子故意讓她拿著挾持自己,就這樣救了馥雅一命。楚國公認的第一美女湘云郡主練舞失態被侍女看見了,就這樣把侍女給斬了。她一心想跟比馥雅跳舞比個高低。馥雅從逃出來的那種高興的心情,如鳥兒逃出了牢籠,劉連城一直為自己太子的命運而惆悵。同為皇族的他們有時候并不能做自己喜歡的事。馥雅把自己帶的柿餅給太子吃,誰知太子的病突然犯了。 馥雅把劉連城帶著自己的閨房里讓姐姐照顧,自己則去跟父親請罪。看到馥雅過來王爺立刻派人將她抓住,就在法場上將要將馥雅砍頭的時候皇上過來了,救了她一命;劉連城的隨從在此時過來問皇上要人,嚷嚷著是公主劫持了太子,如果不把公主正法就要發兵楚國,劉連城這時及時趕了過來,化解了一場干戈。 王爺不肯退讓非要拿公主劫囚之事將公主正法,劉連城出面為公主說話,下面的百姓更是一聲高過一聲替公主求請,死罪可免但要受二十的杖責。就在杖棍打上馥雅身上的時候,花公公出現了非要保公主的安全,最后由花子喬公公代公主受過。那一杖一杖打在公公身上,即使是練過功的花公公也吃不消,皇上和公主特地來謝謝花公公。母后也擔心她的安全,讓她呆在家里哪里也不要去安心等著嫁給劉連太子。 馥雅又帶了些柿餅給太子吃,想讓太子成全自己不嫁給他的想法,看得出來太子也喜歡馥雅,可是馥雅不想自己的是君侯然后再后宮佳麗無數,她最大愿望就是云游四海、行醫救人,?可是她的公主身份就是最大的枷鎖,這正好也跟太子的脾氣相投,太子也不想強求馥雅。兩人喬裝出來在大街上玩的好不開心,吃著市井里包子,這對太子來吃就是莫大的新奇。馥雅還以為母后對自己管教嚴呢,現在看來真是知道什么叫嚴了;這時突然出了幾句刺客目標就是太子,幾個刺客就不是太子的對手,太子的跟班這時也來了。

        • 韓冥刺殺劉連城太子失敗,何去何從不知該如何是好。 夜里王爺還在分析著是誰要刺殺太子,刺殺太子一舉多得不僅可以阻止楚漢聯盟,還可以抱得美人歸。 太子睡覺中還迷胡念著馥雅的名字,醒來看到是湘云在照顧自己,多多少少讓太子感到有些失望。 馥雅還想喬裝出去跟太子玩,誰知母后已已經等在閨房里,再次拿國家的命運的擔子施加在馥雅的身上,逼迫她嫁給太子連城這樣一來就可以跟漢聯姻保的國家的安全。 王爺一直拿太子的病說事,阻止馥雅嫁給太子,皇上也不想讓自己的女兒嫁給一個中途夭折的人。花公公也來替馥雅求情,馥雅假裝生病昏倒,害得父皇直為了擔心,看得父皇為自己要死要活的,馥雅實在騙不下去了,一場誤會就這樣解開了,事后皇上懲馥花公公給花園里所有的花施一個月的肥,雅一輩子不得踏出皇宮半步。 晚上馥雅一個人坐在屋頂上賞月排解自己心中的郁悶,皇上也過來陪她一同賞月。 深夜王爺還在做著自己的皇上夢,穿上龍袍幻想著登基的那一天。麗妃還想著給王爺生個所謂的太子。 湘云找到馥雅跟她說起跟大漢聯姻的事,還說自己喜歡那個連城太子,可是自己并不是公主的身體,連城是太子的身份只有公主才可以配得上,為了幫助姐姐的幸福馥雅決定幫她。 花公公一早就去給花施肥,路過門位時要接受檢查,花公公告訴他們桶里裝的是大糞,讓花公公快走還來不急呢! 原來花公公桶里裝的并不是大糞而是馥雅公主,太子聽湘云姐姐說馥雅要出宮,也裝在桶里逃了出來。 湘云把太子和馥雅設計出宮的事情告訴了王爺,王你便下令除掉太子和馥雅,以解決日后做皇上后患。 馥雅跟太子來到一片樹林里,突然出現了幾個殺手想將馥雅和太子置于死地,還好這時出來了救了他們倆一命。 今天是皇上的壽辰,其它幾國的太子都來參加皇上的生日宴會,宴會上皇上盡語出洋相,搞得場面十分尷尬,還好皇后及時為他解圍。宴會上王爺給麗妃使眼色,麗妃便一個一個給大家倒酒,等到給皇上倒酒的時候換了事先準備好的毒酒。眾國太子嚷嚷著讓馥雅公主出來獻舞,可是公主不在。 深夜公主才跟太子一起回來,時間已經過去不短了,公主還未露面,就在大家等不急的時候,湘云出現了,一支優美的舞蹈立刻吸引了在場所有太子眼球,唯獨皇上跟太后感到有些意外。

        • 劉連城看著舞池上的馥雅更是如癡如醉,眾人都被馥雅漫妙的舞蹈被折服。湘云在下面暗暗的埋上對馥雅的仇恨。當所有的人都在欣賞舞蹈的時候,城門那邊已經開始在撕殺起來,準備著發生兵變。馥雅一支舞罷,體力消耗過度便昏了過去,劉連城立刻沖上去將她扶住。 馥雅醒來之后,看著女兒為了國家這樣付出,再也不逼迫女兒去聯姻了。各國太子都爭著好迎娶公主,皇上剛喝的毒酒開始始發作,王爺的人開始殺進來了。聽話有人判亂太子找父皇,皇后心急如焚,麗妃來到馥雅的房間里將房間一把火給燒了,母后為了救馥雅被活活的燒死了,看著母親被活活燒死,馥雅撕心裂肺的哭喊著,劉連城也在四處尋找馥雅的下落,毒酒?發作皇上變得瘋瘋癲癲的連婦兒都想殺,被花公公給用銀針暫時給震住了,皇上帶馥雅和花公公來到密道里,把他們送走自己卻留了下來,皇上這是做好了同國家一同滅亡的打算的,花公公帶馥雅離開,馥雅又跑回去正好看到自己的父皇被自己的皇叔刺死的那一幕,透過空隙看著父親怕死前的眼神,恐怕馥雅這輩子都忘不了。 馥雅想起父親生前說過的話:要在生日那天吃上馥雅給他買的棗泥糕,現在卻只能自己一個人吃了。看著馥雅一口一口的將棗泥糕塞滿嘴巴,花公公攔都攔不住。馥雅還想著回去將弟弟找回來,花公公也隨她一起去。 侍女冒死將太子給救了出來,可是太子卻深受重傷;花公公帶著馥雅來到城內,看著城門處懸掛的父親的頭顱,馥雅一激動想去找到父親的全尸,為了她的安全花公公將她打昏,只身來到城門前想將皇上的頭顱給拿下來,不料被抓了起來還被當眾羞辱。韓冥假裝押著公主去領賞,然后把花公公帶有皇上的尸首給救了回來。 侍女去找大夫一直沒有回來,只留下太子一個人在河邊昏迷,這時來了一個黑主人放蛇將太子給咬了。 馥雅帶著父親的尸首準備將他埋葬,可是卻韓冥一把火給燒了,現在連父親的全尸都沒有了,這一切其實都是為了皇上的好,不給判賊留下折辱的機會。 劉連城走在破敗的街道上,想起那天馥雅掙脫自己去救父親的情景,現在她到底是在哪里呢! 花公公也受了傷,馥雅帶著他藏在楚河附近。韓冥的話再次讓馥雅想起皇叔馬義芳殺死父親的場景,或許有一個人能救他們。 北漢那邊太子的隨從告訴劉連城的母后:因為楚國的公主太子一直不肯回來。為了騙太子回來母后說他們已經找到了馥雅公主。劉連城也去找馬義芳跟她要馥雅公主。

        • 隨從告訴太子馥雅公主已以身上北漢了,聽到這消息劉太城立刻趕往北漢。嫣兒跟母后下著棋,太子回來了急切問母后要馥雅人在何方。母后拿北漢的習俗說大婚前一個月不能讓太子見太子妃,母后還說要給他們準備婚事,讓太子安心當新朗,更拿宮門黃冊給太子看楚國公主確實來了北漢。太子也覺得蹊蹺,但還是相信母親的話了。對于這個北漢的皇帝,其實太子并不想當皇帝只是迫于只有太子的身份才配得起公主的金枝玉葉。 看著頭戴紅蓋頭的楚國公主,太子覺得這一個月來付出的所有努力都是值得的,更將這一個月來想對公主說的所有話全部都說了出來。隔著蓋頭兩人激吻起來,當掀開頭巾的那一剎那,幸福仿佛就立刻離自己遠去,太子萬萬沒有想到自己日夜夜想的人兒現在卻變成了湘云公主,那個馥雅哪里去了。 太子找到母后質問她:為什么要騙自己。母后不可能看著自己的兒子娶一個前朝的貴孽作妻子,太子更是憤怒的說母親心機歹毒、機關算盡。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在宮廷這種環境下逼迫的,為了能夠在這個環境下生存下來,不得不對他人用盡手段。看著自己的幸福就這樣斷送在母親的手中,即使母親承認是湘云的婆婆,劉連城也不承認是她的丈夫,母子因為這件事還鬧翻了。湘云這時也過來了,在太子眼里湘云在楚皇生日那天冒充馥雅獻舞,就是為了設計今天,她的行為是如此的下賤。其實太子當初在湘云府里養病的時候湘云就喜歡上了她,去壽宴獻舞更是為了他,湘去在太子面前說自己飽讀詩書、才華橫溢,更是楚國公認的美女,馥雅從小玩劣哪里比得上自己。可是這根本改變不了馥雅在劉連城心里的地位;湘云感到如此的絕望,自己所嫁的人都不要自己了,那種笑聲是絕望中透露著無奈。當湘云提到馬馥雅三個字的時候,太子立刻追問著她的消息。湘云為了報復他拿話激太子,太子一時激動身上的病就發作了昏倒過去。 當太子醒來第一眼看到的母親時,這并不能減少他對母親的仇恨。母后懲湘云跪了三個時辰,這才減少心中的氣憤;并告訴她連城太子正在寫休書的準備遣她回楚國。可是湘云是真的喜歡連城,哪怕是不做太子妃,只要看到太子自己心里就心滿意足了。看到湘云為了太子這樣,母后送她一句話“水滴可穿石”! 馥雅歷經千辛萬苦終于來到北漢,當她要準備進城門的時候卻被門衛給攔住了,正好這時向大人來了,馥雅這才進宮來。 湘云的侍女在花園里無意間看到馥雅立刻去通報給湘云,馥雅求向大人能夠通報給太子一聲。知道馥雅公主來了,湘云也準備采取行動來對付她。 向大人把馥雅到這里的事情告訴了連城的母后,母后也阻止馥雅跟太子的見面。 侍女把馥雅帶到太子的寢宮,湘云假惺惺的在馥雅面前演戲說“不認馬義芳這個父親”,這一切事情她根本就不知道。侍女也幫忙騙馥雅說這一切都不是湘云所愿意看到的!馥雅就這樣還相信了他們。

        • 太監告訴太子馥雅公主來這里找她,太子聽后立刻準備去找她。湘云在馥雅面前演著戲,還說在北漢境內也下了抓捕文書要抓她歸案,讓帶著自己的弟弟逃離這里。 太子找到母后問她要人,向大人的一句話讓太子想起了什么,立刻感覺情況不妙。湘云騙馥雅說是帶她去找自己的云弟,把她帶到一處懸崖邊準備將她推下懸崖,太子那邊正帶人往這邊趕來,兩人在懸崖邊互相推攘著,馥雅占了上風拿刀指著湘云,湘云哀求馥雅放過自己,馥雅心慈手軟再次相信了她的鬼話,就在馥雅放松警戒的時候,湘云一下將馥雅推下懸崖。太子這時趕來了,湘云在太子面前裝出一副可憐樣說馥雅生無可戀,跳崖自盡了。太子怎么會相信她的鬼話呢! 馥雅跳下懸崖后沉入湖底,父母的深仇大恨還沒有報,國家的仇還沒有報,她怎么能就這樣死掉呢!求生的本能讓她清醒過來,這時伸過來一支手把她給救了上來。 太子劉連城發了瘋似的到處尋找馥雅的下落,馥雅醒來看到花公公,讓她感到一絲的溫暖。原來孟祈佑斷定馥雅肯定是北上到了北漢便帶著花子喬一路來到這里。為了報仇馥雅什么都愿意做。 孟祈佑帶馥雅來到一處人家,給馥雅一個新的身份是縣令的女兒名叫潘玉,并教她如何變得絕情。 黑衣人把馥雅的弟弟度云變成了活死人。 三年后,一天馥雅回去后看到孟祈佑來了,三年的時間讓馥雅像換了一個人似的,為了真正把馥雅變成女人,孟祈佑把馥雅帶到春樓里,雖然馥雅已經做好了準備,但是眼前的一切還是讓她感到有些吃驚。馥雅雖然嘴巴上說愿意做這一切,可是當真正做那事的時候,馥雅卻逃脫了。 為了報仇馥雅算是豁出去了,孟祈佑給馥雅一個月的時間,由花公公來調教馥雅,如何成為一個能夠抓住男人心的女人。 靜若與孟祈佑兩人在院子里彈琴吹笛,靜若看孟祈佑為了一個女人這樣,覺得他不值。 馥雅再次來到春樓里,孟祈佑和靜若已經在那里等她了,孟祈佑一直想把馥雅變成真正的女人,可是馥雅并不愿意按他所說那樣做,她有自己的想法。 靜若從生活中的小事教馥雅做起,馥雅也很好奇孟祈佑是什么樣的身份,讓靜若這樣的女人甘心為他付出。孟祈佑把馥雅從縣令府上帶走,留下花公公在那里,馥雅再次面臨著離別的場景! 公子帶馥雅來到蜀國,并用潘玉這個名字來介紹馥雅,看著現在的孟祈佑跟之前判若兩人,讓馥雅很是吃驚,孟祈佑想讓馥雅當上蜀國的太子妃替自己奪回太子之位。晚上馥雅才知道原來公子是蜀國被廢的太子孟祈佑。

        • 云珠給潘玉送來被子大潘玉面前大言不慚的說自己還要做皇后,讓潘玉睡小床自己睡大床,真是虎落平陽被犬欺啊!就在這時皇宮內傳來有刺客的喊聲,孟祈佑帶人去捉拿刺客,刺客一路逃跑來到了潘玉的房間里,并把刀架在潘玉的脖子上,驚慌之中把房間內的花瓶打破了,刺客中了暗器,暗器上的毒發作便昏了過去,潘玉連忙把他給藏了起來。孟祈佑隨及來到潘玉的房間里,看到地上的花瓶孟祈佑有點懷疑,不過還是被潘玉給騙過去了。 孟祈佑給母后稟報刺客的事情,母后懷疑這件事情跟孟祈佑有關以報復她廢除自己太子的身份。母后一怒之下要懲治孟祈佑,下人康子極力替大皇子孟祈佑求情這才算了事。回去的時候孟祈佑換作一副老好人的形象安慰著康子,并在心里暗暗的發誓要做蜀國的皇帝。 潘玉給那個刺客救治的過程中,云珠一直在旁邊非常關心,潘玉就覺查到這其中的內幕肯定不簡單,刺客醒來后便走了。 孟祈佑來到屋子內里面已經有個頭戴面具的人在那里等著他了,二話不說兩人便打了起來刀光劍影,兩人打了個平手,那個交面具取下來,原來是孟祈佑的父皇,幾年不見父皇感慨道他的武功有長見,至于心里的恨,也只有孟祈佑知道有沒有減少。 今天是所有的秀女跟太子初次會面的日子,潘玉素面朝天的就去了。大家走在去太子宮的路上,太子突然出來拿著彈弓射了起來。潘玉不服輸便跟太子對射起來,康子跑過去告訴孟祈佑潘玉在宮中給惹麻煩了,過來一看太子跟潘玉正玩的興起呢!就在其它的秀女說潘玉沒有教養,要太子治她的罪時,?太子卻喜歡上了她的這種性格。還約她明天繼續在后花園玩! 皇后私下里調查潘玉的身份,只知道潘玉是縣令的女兒,還讓莞兒放機靈點去搶奪太子妃的位置。 皇后身邊的下人把這件事情告訴莞兒,聽得莞兒好像馬上就要做上太子妃了。 深夜孟祈佑來到潘玉的房間里,告訴她今天的事情讓她成了眾矢之地,要她以后小心。外面突然狂風大作下起了暴雨,縣令那邊還在思念著潘玉這個女兒,突然進來了一隊人馬將兩位老人家給抓了起來,關進牢房里用酷刑逼問他們潘玉的身份,二位怎么也沒有說出來。 莞兒的父親也私下里調查過潘玉的身份,知道潘玉并不是潘忠的真正女兒 潘玉身體感染風寒,云珠幫她去拿藥,半路被人抓了去,孟祈佑來到潘玉的房間里,看潘玉昏倒在地上,便把她抱在床上。 云珠被帶到了皇后那里,看到皇后便嚇昏了過去。康子偷偷的將這事告訴了孟祈佑,潘忠夫婦被打的半死帶到莞兒的寢宮里,莞兒一再讓潘忠夫婦召潘玉并不是他們的女兒。,可是潘玉夫婦并沒有召。

        • 杜莞仍然不肯放過潘忠夫婦,潘忠夫婦一口咬定潘玉就是自己的女兒。潘玉還生病躺在床上,姚姐姐匆匆忙忙的來到潘玉的房間里,大皇子立刻躲了起來,姚姐姐告訴潘玉要有大禍了,過一會就過來一隊人馬把潘玉帶到了杜莞的寢宮里,看著潘忠夫婦被打成那樣子,潘玉心里別提有多痛苦了。杜莞要拿滴血認親來驗證潘玉是否是潘忠的女兒,這時太子來了孟祈星來了,救了潘玉一命。 潘玉醒來第一件事就吵著要去救潘忠夫婦,大皇子孟祈佑把她給拉住了,潘玉苦苦乞求孟祈佑去救潘忠夫婦,可是在孟祈佑看來,潘忠夫婦他們都是自己棋子,為了達到目的可以不擇手段。 深夜牢房傳來消息說潘忠夫婦死了,孟祈佑也感到事情有些蹊蹺,康子一失口說“莫非是皇后娘娘”!太子為了照顧潘玉一夜未睡,早上太監把太子給傳到皇后那里,孟祈佑一早來到潘玉這里,再次讓潘玉認清她們的最終目的,云珠跑過來告訴她潘忠夫婦在牢房里服毒自盡了。 潘玉為潘忠夫婦燒著紙,云珠還在她面前說著大皇子孟祈佑的好,潘玉認為這一切都是孟祈佑造成的!杜莞也納悶皇后娘娘為何要將潘忠夫婦賜死,原來皇后娘娘是怕萬一潘玉真的是潘忠夫婦的女兒不知該如何收場,把潘中夫婦毒死了就死無對質。 為了博得太子的好感,杜莞在公公的建議下辦一個觀賞會。姚姐姐也在這次觀賞會做著準備,正當不知拿什么好的時候,看到箱子里父親生前留給自己的那把匕首,讓她想起了父親生前說過的話。 太子似乎對杜莞帶來的珍奇古玩并不感興趣,在潘玉的一番解說下立刻激起了太子的興趣,連連為潘玉拍手叫好。當看到那支鳳頭釵的時候,讓她想起母親的身影,杜莞搶過潘玉手中的鳳頭釵準備占為已有,潘玉奪回鳳頭釵又打了杜莞一巴掌,杜莞立刻派人去搶,潘玉冒死也要護著鳳頭釵。 杜莞將這件事情告到了母后那里,皇后娘娘派白發女莫愁去把鳳頭釵搶回來,太子立刻去找大皇子讓他想辦法去救救潘玉。莫愁從潘玉手中搶過鳳頭釵,潘玉拿刀追了上去潘玉哪是莫愁的對手,這時禁衛軍統領韓冥來了將鳳頭釵重新奪了回去,兩人撕打了起來。 云珠嚷嚷著潘玉把麻煩給惹大了,自己也要受麻煩了。皇后大怒要將韓冥正法,韓冥正好過來了跟皇后娘娘講道理,字字句句說的皇后無返口之力。皇后迫于韓冥的勢力也拿他沒有辦法,這一切都如孟祈佑所料的一樣,孟祈佑讓孟祈星立潘玉為太子妃這樣一來就可以保護潘玉,也達得到了他的目的。 云珠又在潘玉面前大吵大嚷的,潘玉知道這都是為自己好;云珠躺在床上睡得呼呼大響,誰知在床的下邊有條密道,孟祈佑正好在密道里準備上來,被死死的給壓住了。太子在皇后面前吵著要將潘玉立為了太子妃,皇后只讓他先下去。

        • 孟祈佑要潘玉把鳳頭釵交出去,潘玉冒死保護的鳳頭釵怎么可能輕易交出去呢!潘玉跪下求孟祈佑幫自己保住鳳頭釵,孟祈佑告訴她國家父母的仇恨跟這鳳頭孰輕孰重希望她考慮清楚,為了報仇潘玉決定去跟杜莞認錯。 孟祈星乞求皇后不要對大皇子那樣,拿對自己一半的好去分給大皇子,誰知皇后娘娘大怒要拿大皇子開涮,杜將軍看潘玉來認錯了也讓女兒杜莞就這樣算了,可是那杜莞怎么可能善罷干休呢,讓潘玉跪著來自己面前,并十倍的還她當初打自己的巴掌,看見潘玉腰間的鳳頭釵兩人又搶了起來,還拿香爐打在潘玉的臉上,孟祈佑在門外也快看不下去了,關鍵時候皇后來了,杜莞這才停手;看著躺在地上的潘玉被打成這樣太子心生憐惜直罵杜莞蛇蝎心腸,皇后做事更絕把鳳頭釵直接賜給杜莞,并想把她處死還好有太子一直護著她。 太子送潘玉回寢宮里,看著潘玉臉上的傷,太子直心痛要讓御醫來給她治病,可是潘玉卻拒絕了自己能夠治好自己。 深夜杜莞還沒有睡在鏡子面前自己展示著從潘玉那里得到的鳳頭釵,好生滿意。 大皇子來到潘玉的房間看太子趴在潘玉的床前睡著了,恨自己現在的無能。杜莞還在炫耀鳳頭釵的時候,突然出現一個黑衣人杜莞驚慌之中撞到柱子上,昏了過去。 看著潘玉的臉成了那樣,云珠還幸災樂禍誰知自己的臉也也不到哪去,杜莞的臉也因為昨晚撞到柱子變得紅腫,這正好被云珠無意間給撞到了,這下云珠別提有多高興了。 潘玉自己給自己的臉涂著藥膏,孟祈佑在旁邊也心生憐惜,潘玉帶著面紗去陪太子玩耍,孟祈佑在一旁吹奏著笛子;沒幾個月的時候潘玉臉上的傷便完全好了,沒有留下任何疤痕。 現在皇后娘娘也拿太子沒辦法了,自己兒子心愛的女人,卻不各該如何下手;莫愁愚鈍皇后娘娘可以這樣對太子卻對大皇子如此狠心。 潘玉對著鏡子卻不知為何想起孟祈佑的樣子,這時孟祈佑又從床下的密道里鉆了上來,并把花公公也帶來了;看到花公公潘玉比看到任何東西都開心,原來是大皇子買通了內務府安排花公公作潘玉身邊的貼身太監。 花公公也感到意外感覺這是大皇子關心自己才這樣做的;深夜大皇子卻不知不覺對著潘玉的畫像發呆。 潘玉帶花公公來到房間里看到云珠;兩人第一次見面就大吵大鬧的,潘玉只好在中間調停著。?太子來到大皇子的寢宮,看到桌子上擺著潘玉的畫像;不知該如何解釋時,太子卻單純的以為哥哥只是畫畫而已。

        • 太子乞求皇后立潘玉為太子妃,看兒子如此喜歡一個人,自己再不同意就說不過去了,便答應了太子的要求。太子終于得到了自己喜歡的人,欣喜若狂。 皇后還命令莫愁看著那些秀女們,讓她們不要去騷擾潘玉。皇后身邊的太監將這個事情告訴杜莞,杜莞非常失望要去找皇后娘娘問個明白,被太監給攔住了:皇后娘娘的事說一不二,讓杜莞私下里動手。 杜莞表面上裝作來給潘玉賠理道歉,還帶了謝罪酒;杜莞一共倒了兩杯酒,其中的一杯有毒,并將有毒的那杯給潘玉,誰知潘玉早就看出來了,并當場揭穿了杜莞的陰謀。 皇后知道了這件事情,杜莞來給皇后認錯,還在皇后面前大哭大鬧的作不了太子妃就去死給皇后看看,皇后娘娘根本不說她這套。 太子帶著潘玉畫像來見母后,當見到畫像中潘玉的眼睛,竟有些吃驚。太子跟潘玉商量著如何操辦婚禮的事,并把大皇子給她畫的畫像給她看,看著那畫像上的自己,讓潘玉有種說不出的感覺,并問太子要了那副畫像。 夜晚皇后娘娘還在想著畫像中那雙眼睛,讓她想起了以前的事情:當祈佑一歲的時候就被皇上給強行帶走了,自己怎么苦苦哀求卻還是沒能把兒子留下來,在長生殿看到的那個女人和潘玉長的如此的相像,就是她把自己的兒子給搶走的! 皇后悄悄讓莫愁去調查潘玉是如此被選進宮的,哪知潘玉進宮的那天正好是大皇子加宮的那天! 夜已深了大皇子還沒有睡,正入神的畫潘玉的畫像就連皇后娘娘來了也沒有覺察到!潘玉也想知道大皇子畫這副畫的目的,要找他問個清楚。皇后看著桌子上潘玉的畫像,非常憤怒再一次質問大皇子跟潘玉的關系,可是大皇子什么都沒有說,皇后將對那個女人的憤怒遷怒在潘玉身上,拿鞭子狠狠的抽打大皇子讓他召出潘玉跟他的關系。這一切都被潘玉看的一清二楚的;如果死掉可以解母后心中的恨,大皇子可以選擇去死掉。皇后發了瘋似的沖進雨里,仰頭大叫著曾經的那個佑兒在哪里!潘玉跑到大皇子的跟前,問她這一切都是因為什么,可是大皇子什么都沒有說,只是說了小時候的一些事情,迷糊中把潘玉錯認成了以前養自己的母親。 大皇子醒來看到這么晚潘玉還在自己的房間里,免得流言蜚語,讓潘玉快點離開這里。 回去之后潘玉給大皇子配制藥膏,并告訴花公公或許他們錯怪了大皇子,其實大皇子并不是那種無情的人! 深夜靜若來到大皇子的宮中,原來此次靜若是以編排歌舞才進來的,并告訴大皇子派出去的暗探并沒有找到馬度云的下落,劉連城也在各國打聽馥雅的下落。 杜莞跟幾個秀女在花園轉悠,看到皇后把只有皇族才能喝的銀血燕窩送給潘玉,秀女的幾句話便激怒了杜莞,杜莞便準備去潘玉。莫愁送來銀血燕窩,潘玉并沒有立刻接受。就在潘玉準備喝的時候,杜莞進來了將潘玉手中的燕窩搶奪過去,爭奪過程一小心將燕窩撒了出來,云珠過來將剩下的銀血燕窩給喝掉了,莫愁走后云珠剛喝的燕窩里的毒便立刻發作了,云珠疼的直在地上亂滾,還好在這之前喝了潘玉配的藥才救了她一命。大皇子聽說潘玉的宮中出事了,便立刻趕了過來。大皇子也沒有想到已經答應立太子妃的現在皇后娘娘說翻臉就翻臉了。

        • 皇后還以為此次沒有殺死潘玉會打蛇驚蛇,哪知道潘玉只身一人找到皇后對質,皇后讓莫愁來審問潘玉并拿鞭子抽打潘玉,這時大皇子來了,說要替母后出氣由他來審問潘玉,一鞭一鞭抽下去,大皇子自己也不忍心下手,但是要作戲給皇后娘娘看也只能狠下心來。潘玉被打昏了過去,這時太子來了,護住潘玉質問著母后和大哥為什么要這樣對潘玉。 太子把潘玉帶到自己的寢宮長生殿里,御醫也說潘玉快沒有救了,這時潘玉醒了叫花公公去拿冰魄雪魂霜,這或許能救她一命。康子把潘玉的病情告訴了大皇子,大皇子情緒失落道:潘玉的性命也只能聽天由命了。 現在由太子親自照顧潘玉,任何人不得靠近,皇后娘娘也拿太子沒有辦法。外面下著大雨,大皇子站在長生殿外或許這雨水能沖刷掉自己一些內疚吧。 潘玉終于醒來了,雖然現在很虛弱但小命算是保住了。大皇子已經站在那里一夜了,聽說潘玉沒死這才放下心來,剛走一步就昏了過去。 聽說潘玉并沒有皇后娘娘也感到很吃驚,身邊的太監又慫恿皇后要去潘玉處死,皇后娘娘擔心因為潘玉的事情影響自己的母子之情,要改變策略來對付潘玉。 太子親自照顧潘玉,花公公也罵太子窩囊保護不了自己的女人。這時皇后娘娘來了,太子連忙拿劍指著母后不讓她靠近。太子跪下來懇求母后放過潘玉,潘玉更拿出宮來說事,皇后娘娘說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考驗潘玉是否有這個能力做太子妃,還答應了太子他們的婚事。 宮中其它的秀女都拿潘玉的事作談資,姚姐姐替潘玉維護著,還說即將舉行的詩文大會才是選太子妃的真正機會。 太子找到大皇子跟他要個交待:怎么可以如此狠心對待潘玉呢!另一方面感嘆著如果自己是個平常百姓的人家該多好啊,那樣就可以為自己喜歡的人去爭取了。 潘玉通過用自己配制的藥膏很快就好了起來,沒有留下任何疤痕。大皇子從床下密道里出來說要準備將潘玉送也宮中,潘玉很不明白他們好不容易走到現在的地步,因為一個皇后的懷疑就將自己送出去,當初說好的交易現在又還毀。?潘玉怎么會輕意答應呢! 深夜兩個黑衣人進入潘玉的寢宮中,說是要將潘玉送也宮中,這時花公公出手阻止了這一切。潘玉帶著那個黑衣人找到大皇子要跟他對質,兩個人現在徹底鬧翻了,原來大皇子所做的這一切都是有內情的! 潘玉的情緒現在也很低落,云珠哭哭啼啼的從大皇子那里回來說大皇子生病了快要死了,大皇子之所以要送潘玉出宮就是怕自己保護不了她了,那天大皇子抽打她也只是傷了皮肉,自己則內力的反噬身受重傷了。潘玉連忙跑過去看大皇子,大皇子不僅身受重傷還感染了風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