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ar id="dwqt5"></var>
  • <input id="dwqt5"><rt id="dwqt5"></rt></input>

        <input id="dwqt5"><output id="dwqt5"></output></input>
      1. 河北十一选五河北十一选五官网河北十一选五网址河北十一选五注册河北十一选五app河北十一选五平台河北十一选五邀请码河北十一选五网登录河北十一选五开户河北十一选五手机版河北十一选五app下载河北十一选五ios河北十一选五可靠吗

        您的瀏覽器版本過低,建議您選擇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秀麗江山之長歌行 電視劇 熱度 1798

        原名: Singing All Long
        別名: 長歌行;秀麗江山;秀麗江山長歌行

        地區: 中國大陸

        時間:2016

        語言: 普通話

        導演: 林峰 陳權

        類型: 古裝 / 言情 / 偶像 / 宮廷

        簡介: 講述了東漢王朝開國皇帝劉秀和皇后陰麗華在云臺二十八將幫助下創建偉業的故事。新朝年間,劉秀于長安太學求學之時,結識了鄧禹、劉玄、馮異等少年才俊及童年的陰麗華,數年后,新莽暴政,天下大亂。由于王...展開
        立即播放
        愛奇藝
        愛奇藝
        劇集列表 (共56集)
        分集劇情
        • 滹沱河畔,王郎的邯鄲追兵將劉秀一行數十人追至絕境。數千追兵在滹沱河畔冒頭,紛紛叫囂道:“莫跑了劉秀!”陰麗華猶如冰雪中矯健的飛燕,滑向河面中央。槊下浮冰垮塌,陰麗華墮入了河中,心臟在冰水的刺激下似乎停止了跳動,寂靜而剔透的水里,逝去的親人故友,曾經的金戈鐵馬,一幕幕在眼前閃過。鄧氏勸說麗華,已過及笈之年,且求婚者甚眾,也該考慮婚事了。陰麗華撒嬌耍賴,推出大自己兩歲的表姐鄧蟬,表姐尚未嫁人,自己亦不急。鄧氏無奈,只得派人將侄女鄧蟬請來陰家,勸說麗華。遠在長安的劉秀被一旁的嚴子陵嘲笑,這五年來學費飯錢都捉襟見肘,卻還不忘買昂貴的絲帛,給麗華抄寫先秦百家論著和兵書劍冊。劉秀返回南陽途中,偶遇河北王族郭主和郭圣通母女被亂軍頭領吳漢打劫。劉秀仗義相助,令母女倆脫險。聽聞劉秀住在鄧晨家,鄧禹高興地趕來探望同窗好友。席間鄧禹說起陰家選婿之事,得意炫耀,鄧氏夫人和陰識已屬意于他,娶麗華非己莫屬,事在必成。見鄧禹眉目間滿是興奮之情,劉秀有苦難言,郁悶至極。而屋外偷看鄧禹的劉伯姬則嫉恨又焦急。

        • 入夜,善解人意的二姐劉元詢問弟弟,二十多歲還不成婚,是否在等麗華?劉秀并未隱瞞二姐,坦言家中境況,根本無資格娶麗華為妻,況且當年陰識提醒過他,為讓麗華忘記長安舊事,不要相見。三月三,上巳節,男男女女俱到河邊游玩。陰鄧兩家攜家眷在河畔聚會,踏青戲水。劉秀本想過河見麗華,不料悠悠古琴聲響起,原來是鄧禹撫琴,鄧奉等族親兄弟幫腔,吟唱起詩經中《關雎》,向麗華示好。得知鄧禹在向麗華求愛,劉秀黯然止步。遙望上游的芊芊身影,劉秀心酸亦欣喜于麗華已長大成人,默念著《蒹葭》,黯然離開。麗華似有所覺,向下游看去,只見人頭攢動,一個背影離去。鄧禹于宗廟行莊重的冠禮,正式成人。冠禮之后鄧禹向麗華正式求婚,麗華婉拒,坦言不想嫁人,對鄧禹只有朋友之誼。自視甚高的鄧禹碰了一鼻子灰,借酒澆愁。小鄧奉猜測陰家姐姐崇尚墨家,必是喜歡那種豪俠義氣,匡扶天下的大英雄,況且之前鄧禹待麗華太好,不如離開一陣,興許陰家姐姐就會后悔。鄧禹也覺有理,負氣未同麗華告別,便離家游學。鄧蟬與麗華回陰家途中被流寇馬武、王常、成丹劫持綁架以勒索。

        • 麗華慌不擇路,不慎摔下山坡,被一大手抓住,不巧救她的人又是馬武,麗華大嘆倒霉,再度落入劫匪之手。劉縯有心招攬馬武三人,無奈,馬武深惡豪族子弟,一口回絕。劉縯大怒,要將他們送交陰家時被劉秀勸阻。劉秀認出馬武就是當年建章宮的刺客,相信馬武并非存心為惡,將三人放走。離別時,馬武方認出劉秀就是當年救自己的恩人,羞愧不已,矢志來日以命相報。麗華詢問兄長劉家大哥的名字,得知是劉縯,頓時愕然,那誰是劉秀?陰識望著妹妹:方才那人不就是劉秀劉文叔?麗華揭開車簾回首眺望,茫茫麥浪在風中翻滾,劉秀的身影已趨于模糊,麗華終于想起,劉秀便是十一歲那年,千里迢迢,背自己回陰家的文叔哥哥。陰麗華返家后幾次想偷溜出家去見劉秀都被兄長攔阻。鄧蟬前來探望,告知因被綁架一事,鄧家逼自己出嫁,哥哥鄧晨已將她許配給宛城士族公孫家。麗華愕然,約出大哥陰識,讓鄧蟬剖白心跡,莫錯過情緣。陰識仍舊態度冷淡,表示恭賀之意便要離開,絕望的鄧蟬生出勇氣,從背后抱著陰識的腰,懇求表兄娶她。而陰識雖喜歡鄧蟬,卻因不想委屈她做妾室而狠心拒絕。

        • 遠在舂陵的劉秀堅信與麗華緣分未斷,并認為反莽時機并未成熟,勸說兄長劉縯耐心等待總有一日大展宏圖。歲月匆匆轉眼便是地皇三年,關東災蝗病疫流行,被新軍戰敗的綠林軍分支下江、新市義軍轉戰入南陽郡,為原本饑荒遍野、民不聊生的南陽雪上加霜,帶來更大的混亂,然而陰麗華已不再是三年前那個跳脫任性不諳世事的小姑娘,專心習武研究兵法,分析陰家影士收集來的情報消息,靜觀天下局勢為無法逃避的戰亂做應對準備。麗華以沙盤推演之術與陰興模擬城郭攻防戰。麗華教訓弟弟,再厲害的進攻之策和防守之術都要順應戰事變化,否則便是紙上談兵。兄長陰識前往長安游學未歸,你暫代家主之位,若有人如我這般攻打陰家,你如何守城保護族人?被姐姐揶揄一番,陰興懊惱離去。麗華唏噓陰興與鄧禹一樣,自恃聰明看輕實戰。長安陰識正在納言將軍嚴尤家中做客。席間大司徒王尋與嚴尤說起南陽郡劉室宗親不安份,尤其有個叫劉縯的人,應嚴加提防。陰識留心不動聲色。嚴尤喚來家養的舞姬為王尋表演樂舞。丁柔舞姿動人,而馮異作為嚴尤幕僚旁坐,倆人視線相交,眉目傳情。

        • 麗華記起了許多與劉秀在太學中的往事,但大多都是零散細節,而父母因何亡故,為何離開長安等前因后果仍記不清。為尋回記憶,也為再見劉秀一面,麗華心生一計,讓鄧奉幫忙騙住陰興,又讓陰就假扮作她,自己則裝扮成家仆,混出陰家。麗華訪鄧家,沒見到劉秀,卻撞上了劉縯。誤會麗華是賊,倆人交手,竟是旗鼓相當,不分高下。鄧晨聞聲趕到,發現是麗華,忙分開二人,喚出“陰姬住手”。麗華尷尬,為掩飾身份,自稱“陰戟”。劉縯向來重英雄惜好漢,將麗華視為朋友。劉元深知弟弟劉秀對麗華的一片心意,為撮合兩人,私底下告知麗華劉秀去了宛城一事。麗華來見表姐,發現兩名妾侍對鄧蟬冷嘲熱諷,而鄧蟬只是隱忍受氣,當場大怒,鄧家是仕宦之家,鄧蟬又是正室夫人,豈能讓妾欺負。鄧蟬竭力息事寧人,而胭脂則向麗華訴苦,若非鄧蟬是鄧家人,且又懷孕,只怕在公孫家早無地位。麗華不解,表姐受了委屈為何不告訴鄧晨。

        • 鄧蟬苦笑,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不想為娘家添麻煩,況且丈夫娶妾也是她同意的。麗華愕然,終明白鄧蟬早在出嫁時,心已成灰。麗華去宛城鄧府找劉秀卻再次撲空。仆人告知劉秀一早便被宛城望族李通請去做客。麗華滿心失落正要離開時,鄧晨與劉縯趕到,聽聞劉秀去了李通家,臉色大變。原來劉縯曾殺了李通的親戚,而劉秀此時去李家,只怕是中了陷阱,將遭報復。麗華大驚失色,當即前往李家尋劉秀通風報信。李家是當地豪門,鄧晨出面到李府要人。無奈守門家奴拒不通傳,也不讓通行。麗華更覺不妙,擔心劉秀安危,逐翻墻而入。李通之弟李軼鼓動,勸劉秀回去說服劉演一同起兵,匡扶漢室。劉秀心知此刻須得謹慎行事,遂婉言拒絕。李軼百般游說無用,大為惱火,正要翻臉時,木窗被踢裂,麗華闖入,執劍相向。再度與麗華重逢,劉秀意外又驚喜。劉秀與陰麗華兩人河邊漫步,百感交集。劉秀心感苦澀,麗華問起父母之事。劉秀因承諾過陰識,不想麗華憶起悲傷往事,含糊其辭。麗華再三追問,都被劉秀回避,大失所望。劉秀將李通之事告知大哥劉縯。

        • 麗華隨劉縯、劉秀來到蔡陽。劉縯召集親信好友及門客,分頭準備,招兵買馬,置辦兵器。麗華幫忙訓練兵士,因個頭小,且無盔甲及兵器,被劉稷等人嘲笑,指陰家兒郎如此瘦小,怕連雞都不敢殺。麗華氣結,與劉稷相斗,數招間制伏劉稷,劉稷一向勇猛剛烈,不服再打,竟毫無還手之力。眾人至此對陰戟刮目相看,再不敢輕視。而劉秀微笑看著麗華,更為欣賞喜愛。劉縯贈盔甲與麗華防身,劉秀則送給麗華一把特制的環首劍。兄弟倆一片愛護之心,令麗華感動,拱手相謝道:追隨左右,赴湯蹈火,再所不辭。劉縯大笑,勾住麗華的脖子,豪爽承諾:來日匡扶漢室,封侯拜相,絕不虧待陰戟兄弟。對兄長的粗線條,劉秀啼笑皆非。而劉伯姬聽聞劉稷說起陰家小子厲害,好奇來看,發現了‘陰戟’即是麗華。

        • 劉伯姬因鄧禹之事一直厭惡麗華。不想麗華與哥哥們有牽扯,伯姬尋機挑釁譏諷,均被機智聰明的麗華駁倒。李軼見伯姬貌美,大獻殷勤,并向劉縯暗示結親之意。劉縯正為起兵之事煩心,推諉敷衍道大事未成,來日再說。李軼悻悻不滿。劉縯視麗華為肝膽相照的兄弟,信任有加,不拘小節。劉伯姬借機挑撥,提醒劉縯之妻潘氏,麗華身份不明,恐為奸細。潘氏心生疑竇,趁麗華避開眾人沐浴時,險些發現麗華的女子身份。幸有劉秀及時勸止,并言麗華是自己少時便認識的故交,解去麗華身份之危。而麗華氣惱伯姬挑唆,呵斥伯姬小人行徑,枉為劉家女兒,更不配胸懷坦蕩的鄧禹。伯姬反駁不得,惱恨萬分。

        • 劉縯與劉秀準備在母親的壽宴上游說眾族親起兵。不想伯姬借舞劍祝壽之際佯裝失手,劃斷麗華的發帶,拆穿其女子的身份。麗華難堪至極,百口莫辯時劉秀忽然上前,拉住麗華的手跪在母親面前,當眾剖明心跡。壽宴后陰麗華感激劉秀為自己解圍。劉秀卻道并非解圍而是真心。麗華一怔,劉秀欲挑明對麗華的感情,忽然有人斷喝:“劉秀,你敢謀逆作亂!”劉秀麗華勃然色變,幸虧冒出的人是風塵仆仆的嚴子陵。子陵正色道,李通之父李守已將你們三家起義之事告密,李守被殺,長安派兵而來大禍臨頭。劉秀帶麗華躲過追兵,四處尋找李通和鄧蟬下落。胭脂將麗華帶到廢屋,內里是將要分娩的鄧蟬。鄧蟬懇求麗華帶自己回新野,便是死也要見到親人。出城時有守城兵士認出鄧蟬。半路上馬車顛簸鄧蟬臨盆麗華被迫停下,然而捉拿鄧家同黨的新軍追來。鄧蟬含恨而逝。眼睜睜看著親人在血泊中掙扎無力挽救,麗華大受刺激,終憶起8年前母親衛悅和父親慘死一幕。這時幾個新軍散兵發現麗華和鄧蟬的尸體。新仇舊恨麗華陷于瘋狂,奪劍第一次殺了人。新兵不敵麗華,竟以毀鄧蟬尸體做要挾。

        • 幸有一落魄路人拔刀相助,此人卻是久違的劉玄。李軼家被滅門,而堂兄李通又下落不明,急需靠山。李軼對劉伯姬更是大獻殷勤,并投其所好,數落麗華不是,言其害劉秀現在都沒從宛城回來。劉伯姬被挑唆,找麗華麻煩。麗華顧大局不予理會,伯姬不依不饒,羞辱麗華。劉縯大怒,怒打妹妹一掌。伯姬愕然,兄長竟然維護外人?劉縯卻道,不管麗華是陰姬還是陰戟,她舍千金之軀,隨他出生入死,便是他劉縯的兄弟,任是劉伯姬也不得羞辱。劉伯姬氣惱而走,麗華對劉縯更為敬重。劉縯決定于舂陵起義,劉氏宗族不少人顧慮重重,更有劉良等族中長者指責劉縯此舉,是害了劉氏家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