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ar id="dwqt5"></var>
  • <input id="dwqt5"><rt id="dwqt5"></rt></input>

        <input id="dwqt5"><output id="dwqt5"></output></input>
      1. 河北十一选五河北十一选五官网河北十一选五网址河北十一选五注册河北十一选五app河北十一选五平台河北十一选五邀请码河北十一选五网登录河北十一选五开户河北十一选五手机版河北十一选五app下载河北十一选五ios河北十一选五可靠吗

        您的瀏覽器版本過低,建議您選擇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乾隆秘史 電視劇 熱度 919

        地區: 中國大陸

        時間:2016

        語言: 普通話

        導演: 尤小剛

        類型: 古裝 / 言情 / 宮廷

        簡介: 《乾隆秘史》是由尤小剛導演、張建偉編劇的古裝傳奇題材電視劇,該劇曾名《大清寶典》,是“秘史系列”《孝莊秘史》《皇太子秘史》的第三部 ,講述了清朝年間雍正皇帝猝死,弘歷勝出登基為乾隆帝。京師四...展開
        立即播放
        愛奇藝
        愛奇藝
        劇集列表 (共45集)
        分集劇情
        • 清雍正十三年八月二十三日午夜子時,大清雍正皇帝胤禛,在圓明園九州清晏寢宮,突然中風,急病而亡。一黑衣人潛入宮中,將藏于“正大光明”牌匾后的皇帝繼位遺詔偷走交予一人手中,那人看后不禁大怒,將遺詔撕碎!繼位者誰,無法定論,決策者們只好按照雍正七年皇上曾說過的話,把兩位均有資格繼承大統者,理親王弘皙和寶親王弘歷請進宮來再說,而兩親王各不相讓,事情陷入困境,清史記載,這些人物為此,留禁中七日不出,處分大事。協議最終達成,寶親王弘歷繼位,但如果寶親王之子永璉,在成年之前因健康等原因死亡,弘歷則于一年之內禪讓皇位于弘皙。此誓約在雙方同意后燒毀,見證人是各位王公大臣,兩親王擁抱,事情圓滿達成。弘歷登基,改國號乾隆,是為大清乾隆皇帝。三年之后乾隆下旨查抄忠靖侯李鼎府,李家所有家眷即刻押送崇文門眷口變賣。京城趙氏家族家長趙頫從大理寺京堂趙時飛處首先得知此事,帶著兒子趙寶芹匆匆趕往鄭家莊理親王府求助,趙頫并叮囑寶芹和家丁一定要瞞住趙頫母親老祖宗。

        • 趙頫回到頫公府,面見老祖宗,雖然鳳姐也幫忙打著圓場兒,但老祖宗仍然有種不祥的預感。永琛怒氣沖沖趕回王府,態度強硬地懇請弘皙準許營救李枕霞,并以當年弘皙被雍正皇帝囚禁之時,自己落難街頭流離失所的經歷說服阿瑪。他的這番話打動了弘皙,弘皙要求永琛既救之、則娶之。這番對話被躲在一旁的眉萱聽個清楚,暗自神傷。永琛得到阿瑪的應允,和寶芹帶著經辦此案的大理寺京堂趙時飛一行人及時趕到富商家,將正被強逼著圓房的枕霞救出。與此同時,李家罪產浮出水面。就在王金鳳與侄子蓉哥顛鸞倒鳳之時,李府師爺沈宜士拿著這四十萬兩罪產找到鳳姐,請求代為管理,鳳姐竟也答應了沈師爺的請求。當晚,沈宜士帶著王金鳳和蓉哥前往罪產藏匿之處查驗銀兩。鳳姐和蓉哥看到白花花的銀子利令智昏,鳳姐將看管銀子的鑰匙交給了情人蓉哥。

        • 弘皙提醒永琛和眉萱,要他們把精力放在那件“天大的事情”上!弘皙的僭越之舉,早已報到了皇宮,這說明他已在行動。皇后無比擔心小皇子永璉安危,乾隆安慰皇后:“此刻一定要沉得住氣,要不顯山不顯水,能動就讓他動起來,才知道從哪下手”。宮中太監來福告知趙頫,乾隆批準了他拜謁女兒秋影的事,同時,乾隆皇帝還要趙頫把寶芹帶進宮去,說是要見見“銜玉生的”寶芹。來福向趙頫打探其進宮內情,趙頫說了他對弘皙設第二內務府的疑惑,來福卻以理親王與乾隆關系“不一般”為由旁敲側擊,云里霧里,使趙頫越發糊涂。薛府內,枕霞聽見薛文龍夫婦因自己住進薛府在爭吵,暗自神傷。趕來的寶芹和薛蕪君細心開導,枕霞終于破涕為笑。可是面對吵鬧不停的兄嫂,蕪君只能好言相勸,反被嫂子辱罵,哥哥又暴打嫂子,亂成一團,薛蕪君只好令家丁將兄嫂分別拉走關入房中。而后,她又回到屋內,與寶芹一同安慰恐婚的枕霞。枕霞因寶芹說過的“男人都是濁物”一番話而恐婚,蕪君則以“清者自清,濁者自濁”撫慰了枕霞,這讓寶芹對蕪君越發佩服。

        • 寶芹來到瀟玉館看望林顰顰,顰顰避而不見,讓鸚哥將印有自己姓名的名牌遞予寶芹,二人將印有對方名字的名牌分別拿至手中,隔空私喁,竟能互訴衷腸,雙雙許下承諾,永遠在一起不離不棄,心心相印。顰顰一直對枕霞和寶芹的親密關系心存芥蒂。寶芹回去后,翻箱倒柜找出他的金麒麟,打算贈予永琛作為賀禮。轉眼到了枕霞婚嫁的日子,寶芹、顰顰先行趕到薛家迎接,姐妹相見潸然淚下。蕪君深解顰顰心中醋意,為打消她對“金玉良緣”的顧慮,將自己那個鏨有“不離不棄,芳齡永繼”字樣的金鎖送給枕霞作賀禮,待枕霞上轎后,卻發現未被帶走。看著金鎖,薛姨娘說這也許正是天意。李枕霞到了頫公府,老祖宗特別拿出一份體己,給枕霞做陪嫁。眾姐妹也紛紛拿出自己的賀禮送并賀新婚之喜,煞是熱鬧溫馨……

        • 枕霞派侍女去請永琛,想問個究竟。永琛送走海望公公,陪同寶芹和顰顰,看大戲《牡丹亭》。侍女請永琛去見枕霞,寶芹和顰顰二人也一同前往,眉萱暗自神傷。回到新房之后,看見桌上的一對綠玉斗,三人都大為吃驚。寶芹差點說出綠玉斗的主人就是綺玉,被林顰顰阻止。永琛更是難以自持,追問另一只綠玉斗的主人現在何處。枕霞傷心欲絕,沖出新房,卻闖入王爺弘皙禁所,追趕而來的永琛向弘晳賠罪,卻被弘皙扣留。枕霞在寶芹和顰顰的陪伴下,回到新房,這對綠玉斗隱喻著永琛和綺玉之間不止認得還必有隱情,枕霞難過落淚。肩負皇命的永琛想趁機打探出宮中內鬼,可弘皙總是顧左右而言他,每每都把話題岔開,永琛悵然若失……神情恍惚的永琛回至房中,要枕霞說出綠玉斗主人如今何在,而淚流滿面的枕霞則要永琛先說出事情真相。永琛半真半假地講了一個故事:永琛五歲那年,他的爺爺、前廢太子胤礽去世,雍正皇帝還是不放心的查抄了鄭家莊,將父親弘皙軟禁在皇宮里。永琛趁亂逃出京城,最終遠遁金陵淪落街頭,并取了一個漢名陳若蘭。

        • 寶芹對著顰顰練習禮儀,卻不想林妹妹趁機捉弄揶揄他,寶芹不禁念了一句薛姐姐好,這讓心思敏感的顰顰頓時冷臉生氣,竟轉身進屋關了房門,寶芹連忙道歉也無濟于事,好生失落只好嘆氣作罷……皇家后花園里,乾隆正與寵妃秋影一起在園中栽稻插秧,兩人的恩愛可見一斑。這時,趙時飛來報,被抓捕的李家師爺供出了趙家藏匿罪產一事,這讓秋影心頭一驚,生怕皇帝動怒降罪趙家,趕緊隨機應變轉移話題,而皇上卻不動聲色顯得異常平靜。趙頫、寶芹拜見皇帝,小皇子永璉對寶芹很是喜歡,命其與自己玩耍。皇帝對趙時飛稟告的罪產藏匿一事只字不提,還對寶芹格外恩寵,一家人這一幕讓趕來尋找璉兒此處的皇后心生醋意,當著皇帝的面沖秋影大發雷霆。 趙頫與女兒在風藻宮相見,戰戰兢兢地打探弘皙辦內務府一事,身旁的來福奉傳達乾隆旨意竟是“多一個內務府也好,都是給朕辦事的”,這更讓趙頫不解。趙頫本想繼續向來福打探,被秋影巧妙阻攔。

        • 此時在趙家,老祖宗察覺出家里發生了大事。趙家在榮喜堂召開族長會議,趙連當堂提出休妻一事,并指責趙天佑之子蓉哥與鳳姐有染,趙天佑欲蓋彌彰。大家要把鳳姐叫來當庭對峙。鳳姐在老祖宗面前強顏歡笑,卻無法瞞哄住老祖宗。鳳姐被叫到榮喜堂,趙連提出休妻。其目的還有一個,就是與鳳姐趕緊脫離關系,將罪產之罪全部推給鳳姐。鳳姐本是個潑辣風流貨,當場發飆,撕毀了休書,讓趙連顏面掃地,大鬧榮喜堂。這時,預感事情不妙的老祖宗推門而入。趙母讓這斜刺里翻起的“休妻風波”略有平息。為了挽救整個大家族,她首先拿出了自己的一半私房錢來抵償罪產,隨后她竟昏倒在地。老祖宗病倒,急壞了趙家上下,她讓綺玉來給自己算算壽數,寶芹、顰顰主動請纓去往云翠庵,卻吃了個閉門羹。顰顰獨自再去拜見綺玉,依然庵門緊閉,卻不想同樣不死心的寶芹也再度來到云翠庵,卻被綺玉請了進去。顰顰本是多慮之人,這下就更多心了。寶芹對綺玉談及琛貝勒,綺玉表示與琛貝勒已經結束了。寶芹與綺玉去趙母處,卻與永琛夫婦撞了個正著,旋即陷入尷尬境地。

        • 永琛告訴寶芹,皇上追繳罪產的決定非同尋常,千萬不能掉以輕心,可寶芹對此事不甚關心,倒是惦記永琛與綺玉的兒女私情。永琛好生羨慕寶芹與姐妹相處的本事,而寶芹則真心覺得天下最高興的事就是哄得眾姐妹開心,永琛自嘆不如。寶芹領著永琛去拜望綺玉,吃了閉門羹,恰巧顰顰與枕霞也來看綺玉,兩個男人趕緊躲避起來。兩個女人自然也是被擋在門外,枕霞感慨為了永琛,自己甘心做小,而讓綺玉做大,而顰顰覺得婚姻中如果有了別人就不干凈了,二人對愛人的深愛之情讓偷聽此番言論的寶芹和永琛感動不已。大理寺堂官趙時飛奉圣諭前來頫公府,與趙頫商議如何辦理查繳李家罪產之案。皇上得知李家罪產曾入頫公府,又在頫公府之人手中失落,諭命趙時飛繼續追繳這筆罪產,卻并未指明要趙時飛到頫公府辦案。而且,趙時飛曾做過顰顰的私塾教師,又因受趙頫的提攜而進入官場,有了今日的地位。按照清朝官場慣例,趙頫當是他的恩師。趙時飛卻以“不辦而辦,不查而查”為托詞要住進榮觀園南側的南花廳,趙頫讓趙時飛秉公辦案。

        • 趙頎的大老婆讓鳳姐勸說珍珠,鳳姐自知此事麻煩,隨將這等煩心事交給蒔兒。蕭玉館內,珍珠告訴顰顰,老祖宗之所以會留出錢用于寶芹婚事,那是擔心顰顰沒有嫁妝,這更讓顰顰想起老祖宗的好,唏噓不止。說話間,蒔兒進門,將大老爺要納珍珠為妾的事告之,珍珠悲憤交加。 趙頎聽說珍珠激烈反抗,很是惱火,為了“修理”珍珠,派人將她抓走關起來。趙頫雖氣憤老太太尸骨未寒,趙頎如此荒唐,可怎奈王夫人卻是贊同這門婚事,只能作罷。顰顰、寶芹同情珍珠的遭遇,寶芹決定去鄭家莊鏢局找人劫走珍珠。雷雨交加,珍珠跳窗而逃,跑到趙母停靈的鐵檻寺,在老祖宗的靈柩前上吊。幸好顰顰、寶芹、永琛及時趕到,永琛揮劍斬斷白綾,珍珠獲救。永琛想出一個“假死”的計謀,珍珠也愿陪侍趙頫夫婦和寶芹扶柩南下,看守趙家祖陵和祭田。于是用“掉包計”安排了一場“假死”,讓趙頎親眼“看到”珍珠“死”了。寶芹即將陪侍父親,扶趙母靈柩南下,來與顰顰告別。寶芹糾結薛姨媽對自己的冷淡,顰顰則笑諷其實是蕪君在生他的氣,寶芹更慌了神,顰顰嗔怒,慨嘆寶芹胡思亂想。

        • 寶芹奉阿瑪之命前往鄭家莊找尋可靠的鏢局,到了理親王府,琛貝勒不在,卻路遇曾有過一面之緣的鏢局掌門胡一刀,二人相談甚歡便將此事定了下來。趙頫一家扶柩南下之日,府中上下皆來相送,唯獨少了顰顰的身影。原來寶芹遠行,顰顰不愿與眾人一起送行,便獨自到后山登高目送,誰知竟在這里碰到了綺玉。二人不期而遇,各有心事。趙母去世,趙頫南下,趙連眼見鳳姐沒了靠山便開始實施自己蓄謀已久的休妻計劃。趙連從姘頭那里聽說了蓉哥曾在鄭家莊出現,并在姘頭的牽線下找到董二爺幫忙尋找趙蓉。蓉哥被抓到,最終在趙連和董二爺的嚴刑逼供下招認了與鳳姐通奸一事,并被迫簽字畫押。這次,手中握有鐵證的趙連是鐵了心的要把鳳姐休掉。他先將此事告于雙親,而那邢夫人聽罷自是歡喜,她對這個王家來的兒媳婦可是頗有微詞。隨后趙連又找來了族長趙天佑主持會議,一干人等到齊之后趙連拿出了早已備好的休書和蓉哥供詞。鳳姐早知此事躲不過去便提出了自己的條件,一是女兒巧姐要歸自己撫養,二是要趙連說出蓉哥的藏身之處。那趙連急于休妻斂財還賭債,也迫于鳳姐以生命相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