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ar id="dwqt5"></var>
  • <input id="dwqt5"><rt id="dwqt5"></rt></input>

        <input id="dwqt5"><output id="dwqt5"></output></input>
      1. 河北十一选五河北十一选五官网河北十一选五网址河北十一选五注册河北十一选五app河北十一选五平台河北十一选五邀请码河北十一选五网登录河北十一选五开户河北十一选五手机版河北十一选五app下载河北十一选五ios河北十一选五可靠吗

        您的瀏覽器版本過低,建議您選擇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鳳囚凰 電視劇 熱度 3198

        地區: 中國大陸

        時間:2018

        語言: 普通話

        導演: 李慧珠

        類型: 古裝 / 言情 / 偶像 / 青春 / 宮廷

        簡介: 公元464年,劉子業即位,兇殘暴戾,同母姐姐山陰公主劉楚玉則喜昭華美,門客無數。江湖第一幫派天機閣欲推翻劉子業暴政,派長相酷似公主的女弟子頂替楚玉執行天機閣的命令,扶持劉彧新政。“楚玉”來到公...展開
        立即播放
        愛奇藝
        愛奇藝
        劇集列表 (共54集)
        分集劇情
        • 大清早,公主府里傳來了一陣鬧聲,原來山陰公主醒來后竟失去了記憶。山陰公主看到睡在身旁的白衣男子,她嚇得連忙用衣服遮住了前胸。白衣男子叫容止,他是公主府里最受寵愛的門客。容止請來御醫為山陰公主診脈,御醫診脈后認為公主是腦中有淤血才會導致暫時的記憶混亂。山陰公主本想進宮面見皇上,可侍女提醒她身上有血光不能面圣。這讓山陰公主很是生氣,她只得把氣撒在了侍女身上。一頓責罵之后 ,山陰公主讓侍女下去,她想一個人待會兒。容止跟著御醫一起離開,離開前他回頭看了看山陰公主,他感覺今日的她很是奇怪。原來山陰公主早已經被調包,現在的這個公主是朱雀假冒的。

        • 容止說他并不是府中最聰明之人,最聰明的人是公主,因為公主懂得用像他這樣的人。朱雀和容止一起坐在了案桌旁邊,她要他來幫光佐寫舉薦信,不僅如此,她還要他從今日起打理府中的公務。容止詢問該如何處置桓遠和其他的門客,朱雀讓容止看著處置桓遠,至于其他門客該打發的就全部打發了。桓遠被侍衛看管了起來,他本以為這是公主下的令,可容止卻說這是他的命令。容止說當日桓遠和江淹在房中密談,而公主和越捷飛就在房頂上監聽,就連他也不曾防備。桓遠說雖然這次公主放過了他,但她不過是將他當做肆意玩弄的玩物罷了。容止勸桓遠不要再起別的心思,因為下一次公主恐怕不會那么輕易饒過桓遠一命了。桓遠冷笑著質問容止是否甘心屈居在公主府中成為玩物,他看得出來容止的能力不止如此。容止讓桓遠不要操心他的事,他未來怎樣不需要別人來說。

        • 竹亭里,流水將竹杯送到了朱雀面前,她只好硬著頭皮說此番是陪堂兄前來,所以這詩可否由他堂兄來做。王意之雖然答應朱雀由她堂兄來作詩,但他要她多喝一杯酒。朱雀笑著連喝了兩杯酒,她讓桓遠去作詩。桓遠上前去做了一首詩,這首詩讓在座的才子們都稱贊不已。公主府中,墨香和容止在房間里下棋。墨香詢問容止為何今日公主一大早就帶著桓遠出了門。容止笑著回答那是因為公主想要用桓遠,桓遠可是桓家的后人,他不僅才華橫絕而且為人頗有城府。墨香認為容止不該將桓遠這等人才拱手讓給公主,容止卻說不急,因為桓遠遲早會是他的人。

        • 皇宮里,劉子業無聊又想要戲耍湘東王和建安王,他讓太監去把那兩頭豬拉上來。等到湘東王等人被帶了上來,他們看到劉子業不懷好意的笑容就知道今日難逃一劫。果不其然,劉子業要太監把王爺們放到火上燒烤。湘東王嚇得跪坐在地上,而建安王卻痛斥劉子業殘暴無道。就在劉子業想要殺建安王的時候,跪在地上的湘東王已經嚇得尿了出來。聞到味道的劉子業大笑了起來,他吩咐太監把湘東王拉下去洗干凈,等到洗干凈了再跟建安王一起上烤架。公主府里,粉黛將劉子業要殺湘東王和建安王的消息告訴了朱雀,她要朱雀趕緊想辦法進宮去救兩位王爺。朱雀先是慌張了一會兒,接著她鎮定了下來,她告訴粉黛若是兩位王爺無法在宮中自保,那么就證明他們沒有能力推翻暴君實施新政。果不其然,朱雀的猜測沒有錯,湘東王為了自保聽從天師的建議裝瘋賣傻,他吃下五食散扮起了豬。劉子業看到湘東王的樣子就哈哈大笑了起來,他決定暫且饒過湘東王和建安王一命。

        • 劉楚玉謝過容止幫忙拖延時間,容止只希望她以后不要再對自己充滿敵意。次日,劉楚玉進宮,在宮中遇到了天師天如鏡,她覺得天如鏡整日裝神弄鬼,嗤之以鼻,正好這時,宮人來報,說是太后生病了,劉楚玉想著自己怎么說也是太后的女兒,該去看看她。天如鏡勸她不要去,劉楚玉不聽勸,天如鏡暗暗搖頭,該來的總會來。七煞、貪狼、破軍三星齊出,世間必然大亂。劉楚玉去了太后所在的永訓宮,誰知太后見到她非但沒有笑臉,還一直趕她走,劉楚玉出來后,太后身邊的人追出來解釋,這些年來皇上和公主一直對太后娘娘置之不理,尤其是皇上,而公主名聲太差,太后多次勸說未果自然心生怨懟。臨走前,聽到宮人說太后非要去安泰殿,劉楚玉悄悄跟了過去,卻聽到了天大的秘密。

        • 劉楚玉找到天如鏡,問起他師父與容止之間的恩怨。天如鏡告訴她容止是貪狼之命,天生陰險狡詐之徒,奈何劉楚玉貪戀他的容貌將他留在公主府中,所以上一代天師與容止做了約定,除非他能挽回敗局,否則就不能離開公主府,天師去世后,這個約定由天如鏡來繼承。劉楚玉從來不信命格之說,她只信奉我命由我不由天。她希望天如鏡能給劉子業驅鬼,讓他不要再害怕鬼怪。誰知天如鏡執意說自己不會驅鬼,更不會說謊。劉楚玉回府后,面對這一池平靜的湖水,心中卻起了漣漪,她不知道該不該殺了劉子業。恰逢容止過來,劉楚玉問他心中糾結時該怎么辦,容止讓她遵從自己的心。這句話讓劉楚玉豁然開朗,既然她不忍心下手了,那就要徹底改變劉子業,這樣倒也不違初衷。只是面對同為天機閣之人粉黛,看著她為自己擔心,心中不免愧疚。

        • 劉楚玉拒絕了鐘年年這等美人,遭到了欽慕美人的名流唾棄,紛紛離去,一場宴會,不歡而散。劉楚玉生氣而走,桓遠隨之而去。王意之聽到桓遠叫劉楚玉公主沒有一絲驚訝,只是詫異于她為何生氣。容止告訴他劉楚玉為了這場宴會,費盡心思,卻被一個被名門世族追捧的美人給毀了,她能不生氣嗎。鐘年年放話只要喻子楚在建康一天,她就永不歸來,仰慕她那些名流恨透了喻子楚,劉楚玉拉攏名流的計劃徹底落敗,劉楚玉和鐘年年無冤無仇,劉楚玉敢肯定背后有人搞鬼,她是不會讓背后之人如愿的,拉攏名流不成,還有寒門庶族呢。鐘年年背后之人正是容止,這件事后,他命鐘年年即刻離開,帶信回去,少則半年,多則一年,他必會成事,讓那邊的人再忍耐一些。

        • 劉子業在花園偶遇先帝義妹、新蔡公主,對她起了齷齪心思,但是新蔡公主早已嫁人,是衛將軍何瑀的兒媳,也就是何邁的妻子。劉子業為了自己的私心弄了具假的新蔡公主的尸體送回何府。與此同時,牢房里天機閣的人此次只能救出去一人,湘東王劉彧當機立斷把機會讓給了九哥義陽王。義陽王逃跑的事很快就被發現了,天機閣的人去引開一波人,義陽王趁機跟著送新蔡公主尸體出去的隊伍混了出去。公主府中,劉楚玉擬好了奏折,拿給容止看想要爭取他的意見。容止告訴她不可,氏族豪門圈占土地之風盛行,要做成這件事,必須要有軍隊的護持,而且不止建康城,城外的山川湖澤也被氏族圈占,百姓就算是釣上來一條魚都要上稅。聽他如此說,劉楚玉有了新的主意。

        • 今日就是天機閣主留給劉楚玉的最后期限,如果她不能殺了劉子業完成任務,那等待她將會是嚴酷的懲罰,粉黛一直為劉楚玉擔心,提醒她不要忘記任務。但劉楚玉一心想改變劉子業,早就放下了殺心。劉楚玉帶著容止給她的香囊進宮,誰知半路遇到了刺客,侍衛急忙回府求救,容止匆忙趕去營救。混亂中劉楚玉落了單,刺客鶴絕持劍進入馬車,鶴絕是與花錯齊名的劍客,鶴絕一直以為是劉楚玉囚禁了花錯,威脅劉楚玉放了他,劉楚玉告訴他花錯只是受傷暫住公主府。鶴絕一直恐懼女人,因此近不得劉楚玉的身,馬車狹小的空間,反而讓他自己難受不已,容止就是在這時飛身上了馬車,他告訴鶴絕追兵馬上就到,勸他識相的話就趕緊離開,鶴絕不疑有他飛身離去。

        • 墨香之前是被湘東王劉彧送進公主府的,劉彧一直佯裝窩囊就是為了有朝一日能重獲天日。墨香在容止的幫助下,親自去見了劉彧,與他達成協議,待時機成熟,殺了劉子業,助他上位。而后,墨香又去見了沈攸之,沈攸之是沈慶之的侄子,一直被沈慶之壓著本就心生不滿,墨香允諾他事成之后讓他取代沈慶之的地位,沈攸之毫不猶豫就答應了合作。沈慶之一直知道劉彧扮豬吃老虎,留著遲早會壞了大事,但是劉子業一直不見他,沈慶之等不及了,擅自沖去關押劉彧的牢房,對著劉彧砍了兩劍,不過劉彧有墨香之前給的防護內衫,并沒有受傷,反倒是劉子業在沈攸之的帶領下,及時趕過來,在沈攸之和劉彧的挑撥下,對沈慶之起了殺心。

        演職員表
        電視劇榜
        換一批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