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ar id="dwqt5"></var>
  • <input id="dwqt5"><rt id="dwqt5"></rt></input>

        <input id="dwqt5"><output id="dwqt5"></output></input>
      1. 河北十一选五河北十一选五官网河北十一选五网址河北十一选五注册河北十一选五app河北十一选五平台河北十一选五邀请码河北十一选五网登录河北十一选五开户河北十一选五手机版河北十一选五app下载河北十一选五ios河北十一选五可靠吗

        您的瀏覽器版本過低,建議您選擇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重耳傳奇 電視劇 熱度 1146

        原名: Chong Er's Preach

        地區: 中國大陸

        時間:2019

        語言: 普通話

        導演: 賴水清 趙箭

        類型: 古裝 / 劇情

        簡介: 春秋五霸之一的晉文公重耳自幼飽讀詩書,謙虛而好學,愛護身邊的人,很多有才華的人士都愿意跟隨著他。重耳一心愛國,才華橫溢,治理國家有很多的辦法,但卻被朝中奸黨們排斥陷害。驪姬預謀要立奚齊為太子...展開
        立即播放
        愛奇藝
        愛奇藝
        劇集列表 (共72集)
        分集劇情
        • 春秋時代,周王室力衰敗。諸侯林立,群雄爭霸,戰事頻亂。晉國公子重耳睿智仁厚,卻因天生異相遭遇宮廷構陷,流落異鄉,自此開啟了跌宕起伏的傳奇人生。狄國草原,草原上的勇士紛紛參加三年一度的騎射大賽,一長相英俊,身手非凡的少年勇士脫穎而出,他便是晉國的二公子重耳。

        • 齊姬從五大夫的口中得知重耳即將歸國,大為盛怒。晉國公在得知新田大旱之前就已準備召重耳回國,她深知晉國公一直都在防著她,此番晉國公召重耳回國就是想讓重耳替他去擋新田厄運。為了申生的未來著想,齊姬決定在半途中殺了重耳,絕不讓重耳平安回國。

        • 朝堂上,眾臣因新田大旱一事而爭吵不斷,眾大臣皆束手無策,不知該如何應對。重耳跟齊姜已經抵達晉國,重耳到皇宮門口卻被攔了下來,幸虧齊姜隨身準備了金片,她以金片賄賂了官兵,讓官兵前去宮中替他們二人通報。看到士兵受賄的情景,重耳搖頭輕嘆,認為晉國風氣過差,且他猜測晉國公也并非是一個良善之人。士兵來到宮中通報,晉國公要求重耳拿出帛書和令牌證明自己的身份。

        • 重耳叩拜狐姬,母子二人分別十八年終得團聚,重耳向狐姬保證,他已經長大,絕不會再讓狐姬受半分委屈。隨后,狐姬讓襄兒帶重耳去洗沐浴更衣,晉國公亦來到了狐姬宮中。晉國公稱他之所以沒在朝堂上認重耳是礙于情勢,所以只能將重耳關在密室中。狐姬與重耳分別十八年,他知道狐姬已經去密室看過重耳,故他希望狐姬能夠交出重耳,他將對重耳委以重任。狐姬不愿意交出重耳,晉國公以逼宮之法脅迫,狐姬心寒于晉國公的狠心。

        • 狐突在宮中見到了重耳,重耳對狐突行叩拜大禮,感恩狐突當年的救命之恩。飲茶之時,重耳問起了當年狐突為救自己而失去手臂一事,狐突深明大義,他希望重耳能夠放下過去的枷鎖,好好過好當下的生活。隨后,狐突提起了重耳即將赴新田一事,狐姬懇請狐突設法保全重耳,重耳是狐姬之子,狐突點頭應下,決定盡自己所能,相助重耳。狐突帶重耳見趙氏孤兒先祖趙衰,趙衰字子余,他為重耳占卜,卦象顯示重耳赴新田危險重重。

        • 重耳準備查賬,方閏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可杜仲早有準備,他將自己早已經準備好的假賬交給了重耳,重耳豈不知賬冊有誤,可既然杜仲跟方閏敢做假賬,其中就必定有紕漏,他們只需細細查看便可發現。看過賬冊,重耳提起自己想到煮粥的伙房查看,方閏阻擋不得,只好帶著重耳到伙房查看,重耳在伙房提起了賬冊里登記的施粥數量,以測米之法辨出了賬冊的虛假,要求方閏給他一個交待。

        • 朝堂上,晉國公想要擴充疆土,眾臣皆不肯同意,認為晉國公當務之急應是安撫新田百姓,解決新田大旱。如今重耳已前往新田平亂,申生也在齊國借糧,晉國公認為新田之患不足為懼。正在這時,新田傳來噩耗,新田大旱再次爆發,難民闖進官衙行兇,新田縣大夫受傷,重耳遇害死亡。夷吾得知了重耳死在新田一事十分驚訝,允姬卻面不改色,她深知重耳的命運早在出生時就已經注定好的了,而且她沒猜錯的話,齊姬這會兒正在聯絡朝中大臣,慫恿晉國公去新田平亂。若晉國公去新田平亂,晉國的權勢就會落入齊姬手中,允姬早已經暗中安排好了一切,想要阻止晉國公親赴新田。

        • 重耳平定新田之亂的事情,得到了國君大大力稱贊,國君決定不再去新田,而是將精力都放在擴軍的事情上。狐突將重耳平安的消息告訴了狐姬,新田之亂解決,重耳應該快回來了,狐姬開心的為重耳的歸來做準備,膳食、被褥以及重耳要看的書等等,都準備好了。新田城外已經沒有什么災民了,看上去一片祥和,但重耳卻認為危機沒有接觸,糧食早晚有吃完的一天,新田的旱災沒有解決,百姓遲早還是會出亂子,所以倒不如讓子余親自回國都一趟,向國君請求,讓新田百姓遷移。荀伯是齊姬的人,場面上不得不順從重耳,事后他便將重耳的玉玦交給了齊姬,以此表忠心,齊姬認為重耳若非大善之人,必定是心機深沉之人,他看得到事情背后的好處,所以才愿意以公子玉玦換取糧食,重耳必須得盡快除去。

        • 驪姮為重耳送來點心,她對查賬一事略懂一二,故伴在了重耳身邊幫他查賬。賬目雖然枯燥無味,可二人陪伴在了彼此身邊,卻并不覺得有半分苦。之后,賬房的架子倒塌,重耳不顧自己的安危擋在了驪姮面前,驪姮半是感動半是愧疚,重耳將驪姮擁在懷中,出言安撫。另一邊,方閏來到魏犨家中,以重耳的名義逼迫魏犨的年邁父母交出賬冊,二老交不出任何賬冊,方閏直接命人拆了魏犨的房子,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挖出賬冊。

        • 新田風波暫時告一段落,重耳想要押解杜仲與方閏回京,驪姮也要回驪戎國,二人依依不舍地道別,重耳答應驪姮辦完正事之后,他定會到驪戎國看望驪姮。驪姮不愿與重耳分開過長時間,再加上她是驪戎國的貢糧使,她決定與重耳一起走。之后,魏犨與李木前來找重耳,二人愿追隨重耳,重耳念及二人家中有年邁父母不愿留下,可二人執意跟著重耳,重耳只好收下二人。